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3、第 3 章
    ()    傅音笙踉跄了两步,终于站稳,下意识仰头,对上了穆淮的眼眸。

    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平静中隐隐翻涌着如墨般浓郁的**。

    视线纠缠数秒,傅音笙惊恐的猜测:

    妈的,穆淮这眼神,不会是想上本小仙女吧?

    即便别墅内是恒温的,傅音笙还是没忍住,身子瑟缩了一下。

    回过神来,傅音笙躲开他逼迫的视线,目光停在他线条优美的下颌,顿了顿,才不自然的推开他的仿佛烙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掌。

    迅速换了拖鞋,就要往客厅跑:“我给倒水!”

    看着她消失在厨房苗条纤细的身影,穆淮眼底划过一抹讶异,他老婆可从来没有这么主动热情的伺候过他。

    突然这么狗腿,肯定是心虚了。

    穆淮骤然表情淡漠下来,视线落在他随手放到柜子上的那叠杂志上。

    傅音笙明明不记得这个地方,却能熟门熟路的去烧水,并能准确的找到穆淮喝水用的杯子。

    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水来了。”傅音笙双手端着水,走向坐在沙发上的穆淮。

    穆淮修长的身形慵散的倚在沙发靠枕,原本脖颈扣到最后一颗的扣子,此时解开两粒,隐约露出白皙的锁骨。

    傅音笙忍不住腹诽,他一个男人,锁骨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是想干嘛。

    顶着她的眼神,穆淮镇定自若的接过水,然后深深的看着她,嗓音低沉矜雅:“谢谢。”

    傅音笙突然受宠若惊。

    天哪,校霸大大跟她说谢谢,太有礼貌了吧。

    心中警惕,不对,校霸这么有礼貌,肯定有问题!

    傅音笙连连摆手,声音虚浮飘忽:“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

    应该的?

    穆淮眼眸轻抬,心中念头流转,随即颌首:“确实应该的。”

    结婚这么多年,他老婆还是第一次履行妻子照顾丈夫的责任。

    心虚成这样,难不成那新闻……

    穆淮薄唇陡然抿起,气压瞬间沉下,将她递过来的水杯送到唇边。

    傅音笙见他气压突然冷沉,表情紧张的看着穆淮扬起清隽好看的下颌,喉结一下一下的滚动着,面不改色的将杯子里的水喝光。

    他喝的不慢,但是却没有一滴水珠滚出来。

    这男人就连喝水的动作都这么优雅绅士,还是那个暴戾凶残的校霸吗?

    傅音笙开始产生怀疑。

    只是下一刻,她立马不怀疑了。

    因为,穆淮将水杯递给她,声线透着淡漠清冷:“我先去书房处理工作,先回去睡吧。”

    傅音笙一把接过杯子。

    指腹贴着杯壁,差点没把杯子丢出去。

    卧槽,好烫!

    感受到杯壁的滚烫热度,立马能想到这水有多烫。

    错愕的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果然,校霸还是校霸。

    这面无表情把这么滚烫热水喝下去的气势,令人窒息。

    她甚至能脑补出来,如果自己敢跟他提离婚的话,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被穆淮打死。

    傅音笙将水杯放下,掐了掐她纤细白嫩的手臂,白的发光的肌肤上,迅速浮现出一道清晰的红痕。

    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不行不行!

    像她这么嫩的女人,承受不住,承受不住。

    必须从长计议。

    傅音笙进了主卧,准备拿睡衣洗澡的时候,手指倏地顿住,话说,她怎么这么自然的就进了卧室。

    他们的婚房很大,两层的复式,有好几个房间,而她,却在没有任何提醒的情况下,居然能一下找到卧室。

    她真的是失忆吗?

    失忆的人,会有这些下意识的行为吗?

    傅音笙恍惚着,推开了放睡衣的柜子。

    然后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目光梭巡,那一件件情/趣睡衣映入眼帘。

    随便拎起来一件,傅音笙觉得十分辣眼睛,零星一点的布料,还是透明的黑色薄纱小睡裙,对比着落地镜在身上比划了一下。

    傅音笙小脸陡然涨红,随手将那件穿上跟没穿一样的小睡裙丢进衣柜中,用其他衣服埋进去。

    十年后的她,居然喜欢这种调调的睡衣。

    这十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审美变得如此清奇。

    难道!

    是校霸威胁她了?

    按照她的本性,再怎么变化,也不会变成这种审美啊,这些分明都是男人最喜欢的调调。

    等穆淮办公完,回到卧室时,发现他老婆眼神奇怪的看着他。

    穆淮准备脱衬衣的手微微一顿,俊眉不动声色的挑起:“等不及了?”

    嗓音低沉,隐约透着性感的沙哑。

    傅音笙脸红了,白了,然后黑了,小脾气上来了,扭头面向墙壁,不去看他。

    怕自己一开口,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得罪了脾气特别差的校霸。到时候万一被家暴,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穆淮看着她纤瘦倔强的后背,眸光染上几分浓烈的暗色,脑中记起老婆平时那得不到满足就生气的小模样,微哂一下:“等我洗完澡,别急。”

    谁急了!

    傅音笙听到他脚步声越来越远,而浴室门也跟着关上后,才转身,对着他离开的方向竖中指。

    穆淮进浴室的时候,顺便将卧室的灯光调成了温暖的柔光。

    浴室是透明的磨砂玻璃,傅音笙只要往那边一看,就能看到里面的男人模糊的影子。

    舒展而修长的身体,正在慢条斯理的解着扣子。

    “卡……”

    她甚至能听到腰带解开的声音,然后是拉链被拉开,一系列动作与声响,宛如慢动作回放一般,在傅音笙眼前,耳边静静的播放着。

    傅音笙从床上坐起来,脑海中回忆起穆淮那个眼神,她虽然是个没有什么经历的花骨朵,但,作为女人,她还是很敏锐的。

    穆淮,绝对,肯定,非常想上她!

    看了眼自己纤细又娇嫩的四肢,打是打不过,逃也逃不了。

    傅音笙突然想到什么,重新躺回床上,然后摸出早就可以熟练操作的手机,打开十年前就存在的一个论坛,进入情感专区。

    一脸严肃认真的发了个帖子:

    如果有暴力倾向的男人跟女人滚床单,会怎么样?

    再次刷新一下,下面就有很多回复了。

    傅音笙感叹,十年发展真不是白发展的,以前论坛大晚上可没有这么多人守着,现在夜猫子可真多。

    不过……傅音笙在看到回复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现在的人都这么直接粗暴吗?

    1楼:这取决于男人的尺寸,所以,敢问楼主,男人的size,我们也好帮判断一下?

    2楼::越粗暴越爽,楼主会很□□!

    ……

    18楼:我也建议楼主先去测量一下,不然无法分析。

    ……

    刷完十几楼,傅音笙脸都红透了,现在的已婚少女们尺度太大了吧。

    忍不住脑补自己测量穆淮尺寸的画面。

    “咕咚……”

    傅音笙将整个脸都埋进枕头里,挣扎着摇头,她做不到,肯定会被穆淮弄死。

    想到回复说的尺寸,傅音笙突然想起来,她之前在医院被诊断为性生活过度,搞不好是穆淮的手笔,卧槽,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十年间,她再怎么变,也不会连三观都变了,已婚却性生活混乱,绝对不符合她的品性。

    打死她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所以!

    呜呜呜,穆淮到底是在床上怎么欺压的她,才会被性生活频繁啊。

    却没听到,浴室的花洒关了。

    她正在疯狂脑补,被穆淮粗暴弄死的画面,到时候,按照她现在的热搜体质,新闻标题就是:

    #某f姓女星,因床事过度,送医途中,抢救无效死亡#

    越想越害怕,单薄的小身子瑟瑟发抖。

    趴在枕头上,傅音笙认真思考过后,真诚的觉得还是有必要抢救一下自己的。

    恰好,穆淮裹着缎料的浴袍走出来,腰间松垮着系着腰带,露出白皙却肌理明显的胸膛,上面布着零星的水珠,眼神落在床上。

    傅音笙好不容易才从衣帽间翻出一件白色的大衬衣套在身上,本以为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没毛病了,殊不知,这件衬衣,之前她跟穆淮玩过角色扮演。

    此时,穆淮看到背对着自己趴在枕头上,露出纤细白嫩的小腿,漂亮圆润的脚趾做了酒红色的纯色美甲,一晃一晃的,撩着他的心微乱。

    薄唇勾起,穆淮眼底暗色越来越清晰:摆出这副想要被强/奸的模样,是想干嘛。

    想到她之前的表情,穆淮索性故意靠近。

    “偷偷摸摸的想干什么!”傅音笙敏锐的感觉到了身后独属于男性炽热的气息,喷在她薄薄的肌肤上,毛骨悚然。

    穆淮对上她警惕的眼神,眼眸微眯,低笑了声,没回答她的话。

    也不知道她在警惕什么,昨晚明明还很热情。

    穆淮平静的关了壁灯,嗓音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磁性低哑:“猜。”

    傅音笙:“……”p。

    不敢骂他,也不敢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上床,并且若无其事的掀开被她揉成一团的薄被,盖在身上。

    傅音笙从来没有跟男人这么亲密的一起睡过,尤其是还盖着同一床被子,僵硬着不敢动。

    夜色充溢着整个卧室,鼻翼间,隐约能嗅到男人身上淡淡的柠檬薄荷沐浴露的味道,明明很干净小清新的味道,偏偏,傅音笙总觉得充斥这浓烈的荷尔蒙,炙热的,又避不开的。

    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的。

    谁知,身边男人没有丝毫动静,躺下之后,动也不动。

    甚至连呼吸声都是平静的。

    这般安静之下,傅音笙竟然很快有了睡意。

    即将陷入深度睡眠时,傅音笙突然感觉到身边男人浓烈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却发现,本该躺在一侧安安静静的男人,此时,居然撑在她身上。

    适应了夜色,傅音笙清晰的看到男人那带着烈性/**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