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7、第 7 章
    ()    “……”

    宋慈涂口红的手一滑,瞬间划出了唇角长长的痕迹,正红色的口红都糊在了唇边,好端端的美人,显得十分滑稽。

    “傅音笙!”

    宋慈捂着画残的妆,想追出洗手间,刚踏出门口,猛地停住。

    万一她出去被拍到这么狼狈的一面怎么办。

    粉丝脱粉,金主厌恶,她的事业更比不上的傅音笙了。

    想到没有大牌衣服穿,没有大牌珠宝戴,没有限量版包包,没有钱做美容,而她在出租屋凄惨又丑陋的死去。

    不!

    看着镜子里照出来的貌美脸蛋,宋慈决定:这次先忍了。

    等以后能死死的将傅音笙按在地上摩擦,这次被她打个嘴/炮又怎样。

    只能恨恨的踩了踩湿滑的地面,尖锐的高跟鞋发出刺耳的声音:“傅音笙,我等着跪舔老娘!”

    迅速逃离现场的傅音笙心有余悸的在侍者的引领下,去了穆淮定好的包间。

    将背后的女人气急败坏的怒喊声抛之脑后。

    吓死宝宝了,还以为要跟女妖精在厕所打架了呢。

    傅音笙余光撇到走廊一侧的玻璃框架,映照出来的自己纤长笔直的大长腿,很是满意。

    幸好她腿长,跑得快。

    到达目的地。

    傅音笙仰头看着诺大的超级至尊vip包间的标志。

    突然陷入沉默。

    霸霸还是霸霸,是她低估了穆淮的牛逼程度。

    嗨呀,好后悔,早知道她刚才就拿穆霸霸出来吹牛逼了!

    反正霸霸也不知道。

    听那个女明星得意的炫耀,傅音笙哼了声,她男朋友是至尊vip,穆霸霸还是超级至尊vip呢。

    傅音笙带着一种莫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推开了包厢门,走进去。

    没想到,包厢内除了穆淮之外,还有个清瘦隽秀的年轻男人,眼神微微一凝:

    又一个陌生人。

    年轻男人见傅音笙进来,立刻站起身:“嫂子,好久不见,还以为您嫌弃我这个小店了。”

    傅音笙压下心底的茫然,表情带笑,客气道:“怎么会呢,这儿的菜可是连正在减肥的女明星都会多吃好几碗饭。”

    “头一次见嫂子这么客气。”贺承修亲自给傅音笙拉开椅子,调侃说,“小弟受宠若惊。”

    傅音笙:“……”

    像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贺承修。

    这男人是抖,对他客气,还不好?

    穆淮长指提起茶壶,给傅音笙倒了一杯果茶后,才轻描淡写问:“刚才谁在叫?”

    原来那女明星嗓门这么嘹亮,连穆淮离这么远都听得到,看样子,是个歌唱明星。

    腹诽完毕,傅音笙从善如流的接过茶杯,入口清甜,隐隐透着点酸涩,却恰好是她喜欢的口味。

    喝完后,才想起回答穆淮的话:“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是一个炫富炫夫的女明星。”

    “噗……”贺承修刚入口的茶水差点没忍住喷出来,幸好自小养成的礼仪让他收放自如,拿出雪白的手帕捂嘴,好不容易缓过来。

    才不可思议的看着傅音笙:“跟嫂子炫富炫夫?哪个女明星,这么蠢。”

    桌上满满的菜色,每吃一口,傅音笙都觉得,这菜简直就是为她的口味做的,每一道都恰到好处的戳到了她的点。

    穆淮不急着吃饭,反而端过最中间的一盘虾,开始剥虾,剥完放到干净的盘子里。

    他剥虾的动作自然优雅,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弯曲着,红色的酱汁溅到他白皙的手背上,仿佛手中不是烟火气的虾子,而是一件艺术品。

    傅音笙想吃,但不敢跟穆霸霸抢,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穆淮的手指流口水。

    穆淮不为所动。

    “嫂子,那个女明星不知道身家五百亿吗?”

    贺承修话一出口,傅音笙直接被一口糖醋小排的酱汁呛到了:“咳咳咳!”

    “说啥?”傅音笙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懵逼,卧槽,她什么时候,成了身家五百亿的大富婆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女明星这么赚钱?

    一个亿她还信。

    五百亿?

    她吹牛逼都不敢这么吹,做梦都不敢这么梦。

    偏偏贺承修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嫂子少说也有五百亿的身家,毕竟淮哥身家早就破千亿,分一半给嫂子,五百亿不是妥妥的。”

    傅音笙仿佛活在梦中,扭头看向穆淮,漂亮清透的眼睛,此时亮晶晶的。

    穆霸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

    怎么以前没看出来,校霸还这么会赚钱。

    她总算明白十年后的自己,为什么会嫁给穆淮了。

    穆淮还是有优点的,例如能赚钱!

    头一次被老婆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看着,穆淮向来沉稳的神色微微一顿。

    随后云淡风轻的将剥好的虾推给傅音笙,擦着手,语调温沉矜贵:“谁跟炫富,就用钱砸回去。”

    “老公……”穆淮话略一停顿,偏头看向她,随即轻缓的抬起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刮了刮她白皙的脸颊,嗓音低沉中散着浓浓的笃定,“很有钱。”

    傅音笙被他财大气粗的样子迷住,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挥开他的狼爪。

    事后,傅音笙自我反省,她当时大概是被散着着人民币魅力的穆霸霸给迷住了。

    再看穆淮将一整盘剥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虾推到她面前,傅音笙乌黑柔软的长发散落肩头,挡住了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侧脸。

    除了有钱之外,穆淮还有风度。

    时间真是神奇的东西,让一个阴晴不定的校霸大大变成现在这样温沉绅士的男人。

    “嫂子,说的那个女明星是不是宋慈?”贺承修记得今儿圈里一个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房产大佬,带了个女明星过来吃饭,正是宋慈。

    看在他爸的面子上,他还亲自做了一道菜送过去,印象颇深。

    “嫂子?”

    “嫂子,在想什么?”看着傅音笙低垂着眼睛,对着那盘虾发呆,略扬高了声音。

    傅音笙下意识的隐藏自家的小心思,脱口而出:“想离婚。”

    说完后,傅音笙先怔愣住了。

    下意识偷瞄一眼穆淮。

    触及穆淮向来温沉柔和,现在却一下子冷冽沉暗的目光。

    默默地拖着椅子往后退了退——不,其实她现在最想死。

    瑟瑟发抖。

    想要自己打自己嘴巴子,让她嘴贱,让她嘴贱。

    空气一下子窒息到了顶点。

    连贺承修都一脸看烈士的目光看着她,嫂子果然是嫂子。

    终于,穆淮放下筷子,薄唇微启,不疾不徐:“为什么想离婚?”

    穆淮面上有多平静,心里就有多翻涌。

    呵,他都被戴了绿帽子,还没提离婚呢,她倒是好,还主动要跟他离婚?

    这次她不好好解释,哄他,他是不会继续纵容她的。

    贺承修:淮哥真乃神人,这个时候,还能这么淡定的问老婆为什么想离婚。

    突然想起最近新闻上关于嫂子的桃色绯闻,贺承修胆战心惊的想,报道不会是真的吧,嫂子另结新欢,给淮哥戴绿帽子了?

    傅音笙根本不敢看穆淮的表情。

    就算不用看,她也能猜到,穆淮心里是多么生气。

    这男人,从来都是受不得半分委屈的。

    她记得上次看穆淮在巷子里跟人打群架,原因是那个人嘲笑穆淮长得像女孩子。

    就这件小事,穆淮当场发飙,把人打的头破血流。

    而她,居然说出了要跟穆淮离婚。

    她提离婚!

    穆霸霸多没有面子!

    傅音笙张了张唇瓣,好一会儿,才弱弱的回道:“我这不是听说有千亿身家,想着离婚就能分一半给我……”

    穆淮眼微低垂,沉默许久。

    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将西装挂在手肘上,动作肆意的解开衬衣最上方的两颗扣子,然后大步往外走。

    傅音笙:“哎……”

    见他要走,傅音笙心慌意乱,一把揪住穆淮的腕骨,仰着头看他:“要去哪儿,生气了?”

    她就是开玩笑的。

    虽然真的很想要五百亿就是了。

    但,她也没有胆子大到敢跟穆霸霸要五百亿啊。

    傅音笙穿着平底鞋,即便她的身高在女明星中,比例算是数一数二,但在穆淮面前,还是比他矮将近一个头,她仰头的时候,只能看到穆淮线条优美而坚毅的下颌。

    大概是表情不善,他显得整个修长的脖颈连接着下颌的位置,都绷的很紧,像是蓄势待发的野兽一般。

    傅音笙抓住他后,见他完不回答自己,周身的气势却越来越寒凉。

    在她气势越来越弱时,穆淮反扣住她的手,微微垂眸,眸光透着晦暗不明的寡漠。

    一根,两根……

    等她细白的手指部掰离自己的手腕。

    才对贺承修微微颌首,便转身出了包厢。

    贺承修连忙拉着垂着眼眸,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傅音笙往外走:“嫂子,淮哥生气了,快去哄他。”

    “哄他?”

    傅音笙小脸迷茫,怎么哄?

    校霸需要哄吗?

    校霸难道不该一怒之下,把人按在地上打个半死,才解气吗。

    不不不,不能去。

    脑补出自己被穆淮打的脑浆四溅的血腥画面,傅音笙疯狂摇头:“我不去我不去。”

    她现在过去,就是去送死的。

    贺承修:“……”

    “那啥,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傅音笙拿出手机,刚准备给自家助理打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谁知,却在私房菜馆的门口看到斜倚在柱子上的男人。

    柱子是木制的,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男人漫不经心的的立在那里,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眉眼冷然,见她下来,随手掐灭闪烁着红色暗光的烟头,薄唇抿着,眼神浅淡的瞥了她一眼,却没有丝毫想要说话的意思,神色自若的直接上了车。

    黑色的宾利,就那么停在路边,等穆淮上去后,几分钟都没有发动。

    在昏黄的阳光下,车身隐隐透着亮黑色的光芒,线条流畅而低调,后车门一直都是开着的,意思不言而喻。

    傅音笙站在原地踌躇许久。

    妈的,穆霸霸是不是想在车里弄死她?

    先奸/后杀???

    还是先杀后奸???

    呜呜呜,画面血腥到,傅音笙雪白纤细的小腿肚都开始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