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8、第 8 章
    ()    “傅音笙,真是要气死我,是钱不好花,戏不好拍,还是阔太太不好当,为什么非要作死?”徐非原在傅音笙面前走来走去,恨铁不成钢。

    “胆子大的都飘了,敢跟穆总谈离婚,还要分五百亿?”

    “怎么不上天呢!”

    傅音笙休息两天后,便被徐非原拖出来工作了,参加一个直播类的访谈节目。

    身为一线,能挤出两天的空闲,已经算奢侈了。

    此时,傅音笙坐在节目录制组给她准备的休息室内。

    耳边听着经纪人念叨。

    徐非原想借着这个节目播出,公开澄清前几天的那个桃色绯闻。

    傅音笙靠坐在沙发上,化了漂亮的妆容,头一次化这么精致的妆,她表情不太习惯随便乱动。

    心里也是悔不当初。

    自从他们从私房菜馆回家后,一路上,也没有发生傅音笙想象中的恐怖血腥画面,反而穆淮从头到尾离她远远地,一言不发。

    后来穆淮当晚就收拾行李去外地出差,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嘴贱。

    谁能想到穆淮对离婚这个话题这么紧张。

    傅音笙心里更慌得一批,面上还得装作若无其事,嘴硬道:“放心,穆淮不会当一回事的。”

    不当一回事才怪,穆淮那天的眼神,就差想掐死她了。

    徐非原此时此刻就想锤死她:“这是老公当不当回事的问题吗?”

    “问题是,特妈的离婚了,谁帮干掉宋慈那个小贱人!”

    “呀。”傅音笙理所当然的回道,微微扬起的眼尾,闪烁着漂亮的珠光色,显得通透明艳。

    徐非原冷笑一声,直接甩了从包里拿出一叠合同给她:“抱歉,宋慈最近搭上了大佬,抢了的国际代言,而我!干不过大佬!”

    傅音笙垂眸看着手中几张薄纸,是一线国际珠宝品牌cg发来的解约协议,眉心轻轻蹙起。

    协议上说她最近爆出来的丑闻严重影响他们公司的形象,所以决定换掉她。

    徐非原唾弃:“什么丑闻影响形象,都是借口!分明就是被截胡!这就是不公开的代价,代言,封面,甚至片约,都会被宋慈抢走。”

    见她还没有反应,徐非原把手机丢过来:“看,被抢代言上热搜了,微博上都是讽刺要凉。”

    小仙女大酋长:一线女星被二线抢代言,傅音笙逼格真是越来越low。

    奶糖超甜:爆出这种丑闻,哪家大牌谁还乐意用她,我觉得宋慈观感还不错啊,人美又接地气。

    asdfg:傅女神要凉,立帖为证。

    沈哥哥的小迷妹:当年傅女神火的时候,还需要沦落到被二线抢代言吗。所以不是要凉,而是已经凉了。

    ……

    看着微博评论,傅音笙若有所思,大明星的光环她还没有感受到,就要凉了?

    她不要面子的吗。

    就算要凉,也不能被人踩着凉啊!

    徐非原见她刷着微博上的评论,冷嘲道:“宋慈这个贪慕虚荣爱钱如命的小贱人,是娱乐圈最爱抢资源的女明星,谁的资源她都想插一脚,现在又搭上新的金主,敢抢的!”

    “爱钱如命,好办啊,用钱砸她,砸的她把代言拱手给我送来。”傅音笙眯着眼睛,红唇微微勾起,财大气粗的说:“毕竟本小仙女最不缺的就是钱。”

    她可是拥有五百亿的大富婆呢,砸个女明星而已,算什么?

    也就是九条大黑牛身上的一根毛而已。

    徐非原被她暴发户的气质惊住了,无语凝噎:“这是钱的问题吗?”

    “不是吗?”傅音笙一脸无辜,“我老公说他有钱的。”

    “呵呵,不是要离婚了吗,还一口一个老公,叫的这么亲密。”徐非原双手环臂,冷冷的睨着她,毫不留情的嘲讽。

    傅音笙难得被他噎了一下。

    听着他那句老公,再想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我老公,小脸忍不住浮上一层红晕。

    轻薄的粉底挡不住脸上的窘色。

    她刚才是中邪了吗,怎么说‘我老公’的时候这么自然。

    傅音笙单手托腮,眼睛轻眨巴着说:“没离婚,他的钱就是我的钱,离婚了,我也有五百亿!”

    “反正有钱!”

    徐非原头疼说:“有钱人家也不一定真的愿意被砸。”

    傅音笙视线却突然定在微博上的一张照片上。

    推了推他的肩膀:“徐哥,这个就是宋慈?”

    “是她,就算p的曝光有点过分,也没到认不出来的地步吧。”

    听后,傅音笙想到自己前两天在贺家私房菜馆遇见过的那个趾高气昂的女明星。

    当时似乎还怼过她叫/床打嗝……

    现在要是拿钱砸,估计还没接近到她,就会被她的保镖叉出去。

    傅音笙好看的眼睛眯了眯,想了好久,突然灵光一闪。

    对,亲和路线!

    “徐哥,宋慈的联系方式,给我弄来。”

    “傅老师,该您了。”

    工作人员敲了敲门,“我们这边主持人已经准备好了哦。”

    “来了。”徐非原立刻让化妆师给傅音笙补妆,才亲自带着她前往演播厅。

    这次访谈,是早就安排好的,之前有彩排过,问题也是提前对过的,傅音笙即便第一次参加这种节目,也能有惊无险的结束。

    节目是直播的,访谈过程中,傅音笙的经纪公司,也同时发布了律师函,有名有姓有理有据的状告当初一水转发超过500条,带有传播侮辱诽谤性质的所有微博营销号。

    网上一片哗然。

    许多yxh疯狂删除通稿,可是律师函已经到了他们手里。

    从电视台回家途中,徐非原满意的看着网上的舆论,开始往他们想象的方向发展,这才让傅音笙亲自发微博。

    沉寂许久的微博,终于登陆。

    傅音笙v:真相大白,清者自清。

    评论是傅音笙粉丝的狂欢。

    笙世美颜:终于等到,还好没放弃。看这一秒飙升第一的热度,谁还敢说我女神凉!

    咸鱼少女233:们尽管黑,脱粉算我输。

    扯到我的智慧线了:卧槽,笙妹淡妆也超美,就像从高岭之花的冷艳女神,一下子变成了空灵小仙女。

    ……

    于是乎,话题从这里开始歪了。

    一溜都是夸奖傅音笙盛世美颜,生图抗打,娱乐圈最美女明星……

    傅音笙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饶有兴致刷着他们的彩虹屁:“徐哥,她们说我是小仙女,真有眼光。”

    见不得她这么得意,徐非原一盆冷水泼下来:“哦,这些是我们花钱买的一毛钱水军。”

    傅音笙:“……”p。

    空间静止一百秒,傅音笙幽幽地看着他,语调透着浓浓的失望:“徐哥,真是水军吗?”

    现在水军这么有职业道德,夸她都不重复。

    徐非原被她这样的眼神看着,莫名心软,没好气道:“行了行了,是真粉,我开玩笑的。”

    傅音笙脸上立刻重新染上明艳张扬的笑:“我就知道,她们眼光好。”

    “……”徐非原无语,他就不该心软。

    沉默半响,才无奈岔开话题:“对了,宋慈的联系方式,我拿到了,想做什么?”

    “快给我。”

    傅音笙伸手要过来,红艳艳的唇角微扬起,漂亮的脸蛋带着胸有成竹的意味:“这事儿先别管,我肯定要把这个代言给要回来。”

    “怎么要?”徐非原警惕的看着她。

    傅音笙眼尾轻挑,勾着几分潋滟神态:“当然是用钱砸啊。”

    徐非原:特妈的真的没有开玩笑?

    傅音笙在徐非原眼皮子底下,表情淡定的亲自致电宋慈。

    “宋小姐,我请做美容呀,鹿城最豪华至尊美容院的高级vip待遇哦,有钱都预约不到,做不了吃亏,做不了上当,做完之后,就容光焕发,美貌更上一层楼,金主更宠,粉丝更爱……”

    上次跟宋慈见面,傅音笙基本上确定,这女人确实如同徐哥所说的那样,爱慕虚荣,贪小便宜,这么高端的美容,她肯定不会放过机会。

    宋慈刚接到傅音笙的电话时,还有些懵逼。

    妈的傅音笙撞邪了吗,这搞传/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不过……当她听到豪华至尊美容院,有钱人都预约不到,傅音笙请客的时候,眼睛立刻就亮了。

    哼,傅音笙估计是见她要飞升一线,想讨好自己。

    矜持的犹豫一会儿,宋慈高傲的回道:“那本小姐给这个面子。”

    傅音笙目的达到,语调含笑:“不见不散。”

    啪!

    在宋慈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挂断电话。

    宋慈:……操,傅音笙这是跪舔她该有的姿态吗,难道不该等她先挂电话。

    傅音笙眼眸弯弯,十分愉悦的看着自家经纪人:“搞定。”

    徐非原一言难尽:居然答应了!宋慈是傻逼吗?都不怕是鸿门宴?

    傅音笙揣着从家里翻出来的美容卡,施施然赴约。

    不愧是超级豪华至尊百万一人的美容院,整个建筑都是金碧辉煌,堪称某城豪华洗浴中心的装修。

    傅音笙与宋慈躺在床上,等服务小姐姐的准备工作。

    宋慈来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慌,不知道傅音笙搞什么鬼,还带了十个保镖,谁知道,她竟然真的请她来美容。

    眉眼之间,也没有了以前挥之不去的高冷淡漠。

    被宋慈一直盯着看,傅音笙眼眸微眯,下巴轻抬,学着视频中自己高贵冷艳的姿态,语调平静的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宋慈表情带着点微妙的意味,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变得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傅音笙微微怔愣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故作镇定的扬起红唇:“怎么不一样?”

    宋慈眉心轻轻一折,缓缓摇头:“说不上来。”

    对上她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傅音笙心底沉了沉,想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自我调侃道:“我最近又没去打过什么玻尿酸。”

    谁知,宋慈却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一直盯着她的乌黑浓密的卷发,渐渐往下,落在她一身酒红色长裙上。

    喃喃自语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半年前,我们在《风华》剧组拍戏,杀青的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想去湖边醒醒酒,谁知,在岸边看到一个背影跟长得特别像的女人,穿着一条正红色的裙子,正要跳湖自杀。”

    “那条裙子特美,后背是两条细细的交叉绑带,后腰系了个丝缎的大蝴蝶结,所以我印象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