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9、第 9 章
    ()    “奇怪的是,等我去叫人的时候,再回来,她就不见了。”

    傅音笙心里愣住,下意识的追问:“那看清楚她的脸没有?”

    宋慈摇头,觉得想不通这事:“算了,不说了。”

    恰好,美容开始。

    宋慈抛掉烦恼,觉得自己呼吸间都是人民币的清香。

    没想到她有生之年还能享受这种顶级豪门才能拥有的美容服务。

    傅音笙偏头看了眼隔壁舒舒服服的宋慈,精致的红唇忍不住轻抿了一下,总觉得宋慈这个模样,像极了一只待宰的小傻羊。

    宋慈心情好了,去看花钱流水的傅音笙,都觉得顺眼了。

    既然她这么献殷勤,一掷千金的请自己做美容,自己也不能太不给人面子。

    于是,主动问道:“对了,今儿不光是为了请我美容吧,还为了代言?”

    傅音笙听她主动提起这件事,从善如流的微微点了点:“cg代言事关我的面子问题,如果能放手,到时还一个更大牌的代言。”

    被品牌方以丑闻拒绝,还在网络上被群嘲,这面子丢大了。

    她这个好面子的小仙女,绝对死都咽不下这口气。

    宋慈一听更大牌,眼睛亮了。

    傅音笙见她表情,就知道有戏,漂亮的眼眸染上零星笑意。

    她之前想的是,先礼后兵,先是请宋慈做美容,要是她识相的话,那就用价值更高的代言来换取这个被抢走的。

    要是她非要跟自己杠上,傅音笙摸了摸手袋里没有上限的黑卡,她就用钱砸到宋慈同意为止。

    身家五百亿的小仙女绝不认输!

    却没想到……宋慈这么好搞定。

    生怕傅音笙拒绝似的,当场就给答应下来:“行,到时候我让经纪人去跟经纪人谈咯。”

    夏日的傍晚,凉风徐徐吹来,带来丝丝凉爽。

    傅音笙做完美容后,白皙的脸蛋盈透光泽,回家途中,她的唇瓣一直都弯着。

    直到……

    一进家门,被一道质问声才给弄得脸蛋上的笑意僵住。

    “们不是答应让我抱孙子的吗,这是怎么回事?”沙发上坐着一个年纪略大的优雅女士,看着她进门后,便指着茶几上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子质问的。

    抱什么?

    抱孙子!

    傅音笙清亮好看的眼睛里划过一抹迷茫之色。

    这是……谁?

    见保姆恭敬的立在她身边,又提到孙子,傅音笙突然反应过来,这大概率是她婆婆吧。

    傅音笙视线下意识随着她保养得当的手指,落在茶几上那一大袋子小盒盒上。

    她奇怪之余,俯身随手拎起里面小小的一盒,仔仔细细的在手心里检查,红唇动了动,小声念出了上面自己恰好认识的词:“durex?”

    durex!

    避孕/套!

    卧槽!

    傅音笙被这玩意儿烫的小爪子一抖。

    第一反应就是弯下腰,将那一盒套套丢回茶几的袋子里,然后迅速将它们扎扎实实封好。

    这才长舒一口气。

    哪里冒出来这么多避孕/套?

    穆夫人将她一系列动作收入眼底,以为她是心虚,表情伤感:“年底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们今年不避孕,争取年底让我抱上孙子,这就是们说的不避孕?”

    要不是今天她突然想到这事儿,突击检查了他们卧室,搜刮出这堆计生用品,还不知道他们背着自己阳奉阴违呢。

    备了这么多套套,她孙子什么时候能来?

    傅音笙在她的质问中,神色先是迷茫,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婆婆是来催生的。

    我才十八岁!

    还是个酥脆香甜的小仙女。

    居然这么早就要面对婆婆催生,还催的如此紧迫。

    冷静片刻,傅音笙小心脏渐渐平复,对她婆婆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解释说:“妈,其实,这个是我们之前没有用完的。”

    “穆霸……”傅音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及时改正:“阿淮他喜欢囤货。”

    穆夫人已经听到了傅音笙之前那个称呼,脸色有点古怪:他们两个要是没避孕,难道是小夫妻年轻气盛玩的太刺激太频繁,她儿子身体玩虚了?才导致孙子没来?

    “既然不是们用,那我离开的时候顺便带走。”穆夫人当即决定了这些计生用品去处。

    随即,又雷厉风行的让保姆带上她带过来补品、中药一起去厨房帮忙:“虽然们小两口年轻,那也要好好养身子,我熬点补药补汤,们今晚多喝点补补。”

    看着婆婆往厨房去的这股子劲儿,傅音笙小眼神落在那一大袋子中药上。

    心惊胆战的想,这不会是要给她喝的吧?

    小心脏一哆嗦。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

    随着婆婆熬药熬汤的时间越长。

    傅音笙感觉空气中都是中药的味道。

    一想到等会要喝这么苦巴巴的药汤子,她在客厅根本坐不住,红润的唇瓣紧紧抿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穆淮的身影,

    眼睛一亮!

    对,现在只有穆霸霸可以解救她。

    她从来没有如同现在这一刻,想念穆霸霸。

    傅音笙趁着婆婆和保姆都在厨房,偷偷溜到阳台。

    暗戳戳的把门关紧,主动拨通了又是好几天没联系的电话。

    嘟……

    通了!

    傅音笙大喜,说话语调都透着丝丝小颤音:“穆霸霸,江湖救急啊!”

    出差回来的穆淮已经站在别墅门口,看着别墅内亮起的柔和的光线,耳边听着老婆软绵绵的撒娇,英俊面上,表情淡漠:“怎么了?”

    “霸霸什么时候回来?我现在特别需要!”傅音笙余光偷瞄着外面,生怕婆婆会听到。

    需要他?

    穆淮听后,薄唇微扬起淡淡的弧度:“开门。”

    男人矜贵低沉的嗓音从听筒内传出来,沙沙的,磁性不已。

    傅音笙小脸却透着几分茫然。

    开门?

    开什么门?

    穆淮低低笑了声。

    听着耳侧传来的低笑,傅音笙突然反应过来。

    漂亮的眼眸闪烁出一抹亮光,激动的攥着手机往玄关跑去。

    一把将门打开。

    看着立在门侧英俊斯文的男人,他穿了一套深色高定西装,身形挺拔高大,西装裤下修长的大长腿旁立着一个小巧的商务行李箱。

    傅音笙白皙小脸染上了明显的惊喜:“回来了!”

    穆淮对她的表情很满意,微微展开双臂,等着老婆扑上来,来个久别重逢的拥吻。

    经过她今天主动求助自己,穆淮心里闷了好几天的气,已经消得七七八八。

    谁知。

    傅音笙扑过来后,却完没有抱他的意思。

    反而伸出细软的小手抓着他的手臂,踮脚在他耳侧,语调神秘兮兮的说:“妈来了!”

    甜软的气息突然的逼近,让穆淮难得空白一瞬。

    仔细算算,相较于之前频繁的夫妻生活,他们似乎许久没靠的这么近过了。

    穆淮没注意她的话,下意识的想搂住她纤瘦的细腰,往自己怀中带。

    就在这时,穆夫人突然从厨房出来:“是阿淮回来了吗?”

    看着他们小两口互动,优雅温和的笑说:“既然回来,就过来洗手吃饭吧。”

    穆淮长指微微顿住,他妈怎么来了。

    半个小时后,一家三口在餐桌前落座。

    穆淮看着桌上那堆补汤,还有自己面前那碗黑漆漆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中药后,恍然明了,他妈又是为了孙子而来。

    穆夫人亲自给傅音笙盛了碗汤:“笙笙多喝点,工作忙,得好好补补。”

    当傅音笙得知中药不是为自己准备的后,小脸的笑意就没有停下去过。

    对婆婆的印象越来越好,喝了一口后,真诚的赞美:“妈的手艺太好了。”

    被哄得眉开眼笑的穆夫人突然瞥到自家儿子桌前除了药碗外,空空如也。

    拍拍额头,站起身:“哎呀,忘了拿阿淮的筷子了。”

    穆淮神色淡淡,习惯了。

    眼看着穆夫人进了厨房,傅音笙连忙放下手中的喝了一半的补汤,趁着婆婆没注意,迅速戳了戳穆淮的肩膀。

    明亮的眼睛带着点怜惜看着他:“穆霸霸,在外面有没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要不抱回来应应急?”

    “不然我们岂不是总要被催生。”

    想想就觉得可怕。

    抱私生子回来应急,傅音笙觉得可行!

    毕竟很多像穆霸霸这种的豪门大佬,外面都有十个八个的私生子!

    傅音笙心想,搞不好他也跟风潮流有养一两个呢。

    现在婆婆催生催的这么急,补汤补药都上了,穆霸霸还藏着掖着。

    真不孝!

    本来因为傅音笙主动亲近而脸色柔和的穆淮,听到她的话后,神色一下子冷下来,向来温沉的嗓音染着清晰的沉郁:“私生子?”

    傅音笙警觉的发现自己又惹霸霸生气了,却不知怎么得罪的他。

    红唇张了张,刚想说什么,却看到婆婆拿着筷子过来,只能暂时闭了嘴。

    然后,脸蛋扬起明艳的笑容,对她婆婆笑的一脸甜腻:“妈,您做的汤也超好喝,我能喝三大碗。”

    穆夫人欢喜的合不拢嘴:“那妈经常来给们做。”

    穆淮坐在椅子上,脸色沉淡的看着她们婆媳,笑的跟两个傻白甜似的。

    目光落在面前冒着热气的补药上。

    沉默半响,突然伸出白皙的长指,端起面前的白瓷碗。

    微微扬起修长的脖颈,随着他的动作,颈部线条紧绷着,喉结滚动间,一口气将那碗中药喝光。

    夜色渐渐浓了,终于送走了婆婆。

    傅音笙仰头靠在沙发上,嫣红的唇轻吐了一口气。

    好累,想睡。

    但是……

    脑海中又不由得浮现出穆淮刚才上楼时深深看她一下的眼神,仿佛充斥着可怕的危险。

    傅音笙伸出白皙的手,扯过一旁抱枕死死捂住自己的脸蛋,表情茫然。

    不成,她还是得抢救一下自己。

    傅音笙决定了,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她突然把蒙住自己的抱枕扔开,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弯腰起来去找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调到自己之前演过的电影电视剧,为过两天进组做准备。

    并不断的给自己洗/脑,工作使我快乐,工作使我忘却危险。

    看着看着,傅音笙的小脑袋不断地点着,努力撑开眼睛,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

    嘴里小声嘀咕着:“不能睡,不能睡,睡着了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睡梦中穆霸霸把她掐死了她都不知道。

    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成了隐隐呢喃,消散于安静的空气中。

    凌晨三点,沙发上的呼吸声越来越细微。

    穆淮站在二楼栏杆处,单手抄着裤袋,侧脸的轮廓被灯光照映得几分出尘,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熟睡的女人。

    片刻后,他迈步缓缓下楼,直径走到了沙发旁。

    傅音笙浓翘的眼睫毛合着,在脸蛋落下一片漂亮的阴影,睡的很熟,完没有意识到眼前已经的英俊男人正俯身,修长有力的手臂将她动作自然抱起。

    夜深人静之下,穆淮步伐稳沉从容的往主卧走去。

    四周光线昏暗,仅在床头开了一盏台灯,窗帘紧紧合着,没有一点月光倾泻进来。

    傅音笙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一张舒服的大床上,迷迷糊糊睁开眼。

    浅淡的光晕朦胧之下,男人站在床边,身上的衬衣扣子已经完解开,露出结实分明的肌肉,修长的手指正放在西装裤的皮带上,随着他的动作,衬衣微微晃动,腰腹处的人鱼线若隐若现。

    隐约能感觉到男性强烈的气息朝她逼近过来。

    她努力要看清楚男人想做什么,可熬了一夜的脑子不允许。

    眼睛缓缓眨了眨,最后还是重重的阖上,脸颊下意识往软绵绵的枕头上蹭了蹭。

    似乎,又感觉到身体的束缚都被除去,红唇还溢出一声舒服声。

    穆淮线条优美的手臂撑在她身侧,垂眸看着她卷长的眼睫平静的覆着,只有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呼吸。

    他额角隐隐浮现青筋,眼神暗了几度,然后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的唇瓣,往中间一挤,就好像在跟他撒娇索吻般。

    睡得跟小猪似的。

    穆淮眼底恶趣味很浓,又觉得身躯下的女人没有反应,会让他有种傅音笙没有什么参与感。

    于是,他低下头。

    那薄唇带着滚烫的温度,轻轻摩擦着她的耳根低低说了几个字。

    傅音笙已经困倦的不行,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

    隐约间,她听见一道磁性好听的男音不停反复在问她:“好不好?”

    烦人!

    不知过了多久,穆淮英俊的脸埋首在她乌黑的发丝间,呼吸急促且沉重,片刻,手臂扯过一旁快掉落在床底下的被子,然后盖住了身躯。

    傅音笙整个过程都是迷迷糊糊的,仿佛大海中渺小的一叶扁舟,被海浪翻涌着,随着浪花晃个不停。

    穆淮平复完强势的气息后,翻身而下。

    他结实修长的身形站在床边,随意的套上西装裤后,转过头看了眼床上,女人从被子里隐露出的肩头有着点点鲜艳的痕迹,蓬松卷长的发几乎铺满在雪白的枕头上,被吻过后的双唇微微抿着。

    穆淮眉宇间起伏的情绪恢复冷静,伸出修长的手替她将被子盖好,这才转身走向了浴室。

    很快,一声房门开启的动静。

    很细微,却让傅音笙上下颤着的长睫艰难的睁开了一瞬,隐约看到了男人逐渐消失的高大背影。

    身体里的酸痛和强烈不适感越来越清晰,伴随浴室方向渐渐响起的水声,傅音笙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穆霸霸的臀,好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