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0、第 10 章
    ()    翌日,天光大亮,刺眼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

    傅音笙一觉无梦,睁开眼睛的时候,躺着恍惚了好一会儿。

    身都是酸酸麻麻的,尤其是小腿与腰肢都快被折断了,仿佛仰卧起坐做多了似的。

    想到这,下意识看向一旁的枕头,发现有睡过的痕迹。

    她愣了下,想起了什么。

    手指蜷缩着,慢腾腾的掀开薄被,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着男人的衬衣!

    这个衬衣,她昨天分明在穆淮身上看到过。

    昨晚,昨晚……

    傅音笙双唇微微张了张,最后表情虔诚的解开两颗扣子,然后,整个人怔愣在原地,白皙的脸蛋绯红一片。

    她她她她……她被……

    她被穆霸霸给上了!?

    傅音笙绝望的往旁边一瘫,生无可的看着装修简约却不失奢华的天花板,想要回忆昨晚细节。

    她到底是怎么跟穆霸霸滚了的。

    没想到,满脑子居然都是……

    男人那挺翘的臀!

    啊啊啊。

    傅音笙扯过身上的被子,将红彤彤的小脸深埋进去,想要叫出声发泄一下,又怕声音太大,把穆淮引来。

    突然,傅音笙白皙的手指从被子里伸出来,一把掀开被子,露出凌乱挂在身上的衬衣,乌黑顺滑的发丝此时也乱七八糟的披散在肩头。

    一落地,傅音笙光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两条小腿颤颤着打着哆嗦。

    傅音笙艰难的挪动着步子,只是往门边这一小段路,她光洁精致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点点小水珠。

    走路时,双腿摩擦,带起酥酥麻麻的痛感,只有真的经历过,才知道,有多难受。

    傅音笙被滋润的极其嫩白的小脸,紧绷着。

    好不容易艰难的走到门边,傅音笙温热的侧脸伸过去,小耳朵紧贴着门板,没有听到外面有丝毫的动静。

    小爪子按在门锁上,轻轻一转。

    细微的锁门声响起。

    傅音笙整个人虚脱无力的滑坐在地毯上,唇瓣微微张了张,长舒一口气。

    摸了摸额头被汗水打湿的碎发。

    坐在门边冷静了好长时间,傅音笙终于认清真相,她是真的被穆霸霸给做了。

    怎么办?

    她以后怎么直视穆霸霸……的臀。

    傅音笙在盘腿坐在窗边静静的发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惊得傅音笙圆润的肩头瑟缩了一下,扭头看着床头柜上不断闪烁的手机。

    探身将手机捞过来,动作的时候,身上宽大的衬衣往上跑,傅音笙余光不经意从落地镜中看到自己两侧那青紫色的手印。

    “卧槽!”

    指尖下意识点开了接听。

    电话那边,徐非原听到傅音笙这句粗话,没好气道:“还好意思卧槽,又上热搜了,热搜小天后。”

    “又上热搜?”

    傅音笙从沉浸在穆霸霸的暴力爱爱中回过神来,揉着腰侧,一脸迷茫,她最近没做什么上热搜的事儿吧?

    目光突然定在大开的窗帘,昨晚拉窗帘了吗?

    是不是没有拉?

    难道是她跟穆霸霸的昨晚那啥啥啥被拍了!

    傅音笙心里慌得一批,舌尖舔了舔因为紧张而略干的唇瓣,表情紧张:“徐哥,我跟谁上的?”

    “和宋慈,问题不大,不是黑料。”

    “等会徐妍去接,今天还有个杂志封面要拍,过两天进组,这些积压的行程最近都安排上了。”

    傅音笙随意嗯了两句,然后直接点开微博热搜。

    她只是很想知道,自己跟宋慈上哪门子热搜,她们有熟到一起上热搜的地步吗。

    好看的眼眸低垂着,目光看到了热搜第一的标题后,睫毛轻颤了一下。

    #傅音笙 宋慈姐妹情深#

    神特么的姐妹情深。

    当傅音笙点开大图,看到了宋慈昨晚发的那条微博。

    宋慈v:感谢傅姐姐请我做美容,开心鸭。

    附九宫格照片。

    最显眼的是中间那张。昨天自己临走前,宋慈拉着自己跟她一起自拍的合影。

    被她加了粉红色的心形滤镜,打上眼一看,还真是‘姐妹情深’。

    傅音笙想象昨天自己离开后,宋慈对着美容院的摆设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照的画面,红唇微抽。

    妈的,好辣眼睛。

    下意识翻了翻热门评论,傅音笙才知道,没有最辣,只有更辣。

    挚爱慈慈:唉呀嘛鸭,感觉她们俩才是真cp。

    一笙一世:这是什么绝美的爱情故事,站了!

    笙宝的女盆友:路转粉,我家笙宝跟她的小姐妹都美美美。

    ……

    还绝美的爱情故事。

    她跟宋慈能有爱情???

    苍了天了!

    傅音笙看的脑壳疼,僵着一张漂亮的小脸,面无表情的动了动细白指尖,将微博关掉。

    她怕自己要是再看下去,会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

    中午十二点,傅音笙在卧室里藏了将近三个小时后,终于踏出了房门。

    她小心翼翼的迈出了第一步。

    很好,穆淮不在。

    “太太,您起了。”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吓的傅音笙暗戳戳扶在楼梯扶栏上的手一抖,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保姆阿姨,这才长舒一口气:“张阿姨,是您啊。”

    “先生走了吗?”

    张阿姨笑的一脸慈爱:“先生走了,不过吩咐我给您准备了一桌子的菜。”

    傅音笙抬步下楼,表情淡定的走进餐厅,她以为也就五六个菜而已。

    谁知……

    看到餐桌上那将近三十几道菜,宽大的餐桌摆的满满当当,小嘴吃惊的张着,纤细的手指指着餐桌:“这些都是穆……淮给我准备的?”

    “是先生亲自准备的。”张阿姨很确定的回答。

    傅音笙迈着还有些酸涩的小腿坐下,拿起筷子,对着这一堆色香味俱的美味佳肴,小手手难得有些无处安放。

    轻轻咬着润泽的红唇,傅音笙忍不住想。

    喂饱了穆霸霸,待遇这么好?

    傅音笙难得享受这种超级豪华的美味攻势,心满意足的吃的饱饱。

    对穆霸霸昨晚趁人之危的怨念少了不少。

    起身时候,傅音笙垂眸看着还剩下一堆没动过的菜。

    眉心轻轻蹙起,要这么丢掉,太浪费。

    盯着那桌子菜想了半响,脑海中浮现出这几天为她奔波劳累的经纪团队。

    傅音笙摸着精致的小下巴,突然抬眸,喊来阿姨:“阿姨,把我没碰过的那些菜都打包,我带去公司。”

    “好。”赵阿姨心里乐了,连忙答应。

    等看着傅音笙带着打包的饭菜出门后。

    赵阿姨立马给穆淮去了个电话。

    “穆先生,太太很喜欢您准备的饭菜,吃完后还把剩下的打包带走了。”

    恒亚集团总裁办公室。

    穆淮修长白皙的手指姿态端正的握着钢笔,在一个个的文件上落下签名。

    眼眸低低的垂着,想起方才保姆打来的电话,指间的钢笔终于停顿。

    她突然开始珍惜自己的心意,是不是说明,她心里也是在意他的?

    想到这儿,穆淮眉眼之间宛如冰雪消融一般,染上了淡淡的暖意。

    恰好易修进来,敲了敲门,提醒道:“穆总,半个小时后有个会。”

    穆淮缓缓抬眸,对着易修勾起一抹笑:“嗯,知道了。”

    易修对上穆总那笑容,心底惊了一下。

    穆总,居然笑了!

    他当了穆总秘书这么多年,从没见他们家向来内敛矜贵穆总会有如此愉悦情绪外泄的时候,这是吹得什么风。

    更令他吃惊的是……

    穆淮不但对他笑了,还主动向他提及私事:“易秘书,如果一个女人突然对的态度发生改变,会是什么原因?”

    作为老板的左膀右臂,无论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易修都必须保持最专业的态度。

    即便他现在还是单身狗。

    依旧保持很专业的精神面貌,说:“那要看女人发生改变的态度,是好还是坏。”

    穆淮略一沉吟,指腹摩挲着冰凉的钢笔,嗓音温沉,隐隐透着零星笑意:“变得……依赖人了。”

    毕竟,以前的傅音笙可从未向昨天那般依赖他。

    她以前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跟他交流,仿佛隔着一层距离,昨晚却面对他母亲来访的时候,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

    易修分析一下,说:“她可能是喜欢上您了。”

    穆淮突然低低笑出声,笑声清越好听:“工作能力不错,这个月奖金翻倍。”

    易修差点维持不住沉稳的脸色:妈呀,今天是什么神仙日子,他真的可以去买彩票了!

    傅音笙抵达拍摄场地后,先去了休息室,将豪华多层食盒放到经纪人他们面前,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小得意:“我请们的,随便吃,别跟我客气。”

    徐非原掀开后,见过世面的他,也被里面精心准备的菜色给惊住,严肃的脸上慢慢挂上微笑:“算有良心,不枉我们给卖命这么多年。”

    已经换上一身银闪闪鱼尾长裙的傅音笙,看着他们吃的愉快,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状,美艳之中带着几分灵动,语调透着明显的随意:“这可是我卖身得来的,们珍惜点!”

    “噗……”

    一群人没忍住,被她的话惊得连饭都喷了出来。

    傅音笙连忙拎着裙摆往旁边一闪,俏脸带着嫌弃:“咦,们好脏啊。”

    “还不是因为胡说八道!”徐非原拿着纸巾,咳嗽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嗓音都哑了。

    被他们愤愤的盯着,傅音笙一脸无辜。

    她没胡说。

    要不是昨晚喂饱了穆霸霸,穆霸霸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求出去拍摄吧,别影响我们吃饭。”傅音笙团队里的化妆师双手合十,一脸祈求的看着她。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眼神。

    死亡凝视。

    傅音笙:“……”

    哼,说的就跟我想看们吃饭一样,吃相又不好看!

    吃了我卖身得来的美味,还嫌弃我。

    下次,再也不给们带了!

    傅音笙拎着裙摆跨过门槛的时候,腰间那感觉还挥之不去,这顿饭得来的太不容易。

    夜幕渐渐降临,晚上十点,杂志拍摄才收工。

    傅音笙倦懒的靠在保姆车里,白皙的手遮住半张脸,轻轻打了个呵欠,她浓密的长睫上都挂上了晶莹的泪珠,摇摇欲坠。

    拍摄封面好辛苦。

    她为什么会选择女艺人这种职业?

    “今天精力不太好,昨晚纵/欲过度了?”徐非原从反光镜看到她累成这副狗样子,下意识问道。

    以前她可是熬好几个通宵都不会露出任何倦色,依旧容光焕发的女人。

    傅音笙打呵欠的手一顿,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明显的震惊:“等等,说什么?”

    纵/谷欠过度?

    卧槽!

    差点忘了,她从昨晚开始,也是有x生活的人了!

    傅音笙漆黑的瞳孔骤然放大,瞌睡虫都被吓跑了。

    一脸紧张的摸了摸小腹。

    昨晚……

    婆婆把计生用品都收走了,那么穆霸霸用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