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1、第 11 章
    ()    “徐哥,快停车停车,先去药店!”

    傅音笙眼看着车要拐进自家别墅区,明艳的脸蛋浮上一层紧张的薄红,越过副驾驶的车椅,一把揪住徐非原肩膀上的布料。

    吓了徐非原一跳,扭头看过去:“去药店做什么?”

    傅音笙强装镇定,说话的语调隐隐带着轻浅的小颤音:“买避孕的药!”

    徐非原听后,唇角没忍住抽了抽,很是无语:“……”

    干嘛紧张成这样,就跟第一次买似的。

    黑暗中,疾驰的保姆车在一家24小时药店停下。

    临近晚上十一点,药店附近没有任何人影,傅音笙带上口罩,帽子,装备齐的亲自去买。

    她不放心徐哥。

    万一买错了呢?

    虽然她不记得穆霸霸昨晚做了多少次,但是,她今天百度过,一般到不敢走路的程度,最起码是两三次以上。

    那怀孕的可能性太大了。

    她还是十八岁的小仙女呢,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要给男人生孩子。

    所以,绝对不能出意外。

    见她小脸紧绷着,态度十分坚决,徐非原没办法,只能由着她,确认她挡着严严实实了,才放她下车。

    临近午夜,药店只有一个正在打瞌睡的收银员。

    傅音笙进来的时候,本来心里还有点小紧张,见收银员连看自己都不看,就懒洋洋的问:“欢迎光临,要买什么?”

    傅音笙故意压低了声音,改变了声线,声音又低又轻:“我要们这里效果最好的避孕药。”

    “哦,稍等,效果最好的不在这里。”收银员仿佛习惯了来这买药的客人都是这种状态,应了声后,转身去拿。

    “好的。”

    傅音笙紧张的站在柜台旁等候,无处安放的小手抵在柜台的玻璃台面上,余光不小心撇到身侧架子上熟悉的小盒子。

    durex.

    durex家族旁边还有其他长相相似的计生用品大家族。

    盯着那一架子上下六层,不同颜色,不同品牌的家族成员们。

    没想到套套也有这么多品牌。

    真与时俱进。

    傅音笙戴着黑色的棒球帽,帽檐隐约挡住的眼睛怔愣的看着货架好长时间。

    同色系的口罩下,脸蛋微微发烫,她想了一会,突然伸出蠢蠢欲动的小手,慢慢的移向货架。

    穆霸霸想做的话,她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像昨晚那种困顿极了,根本没意识到跟他做了的这种可能性都有。

    要是再被穆霸霸xx了,总不能一直吃药吧?

    事后还得心惊胆战,万一怀孕就完了。

    傅音笙小手抖了抖,垂下眼帘,扫视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盒子。

    她真诚的觉得,自己既然反抗不了,还是直接献上套套才是最安的做法。

    趁着收银员还没有过来,傅音笙拿起几个不同的小盒盒,看着上面的尺寸与口味,看不太懂,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她顺眼的颜色。

    至于口味品种,随便选了些,放到柜台上。

    收银员拿着一盒粉红色包装的药过来的时候,傅音笙下意识拉了拉帽檐,轻声问道:“这些我也要,一共多少钱?”

    收银员懵了懵:“这么多吗?”

    傅音笙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拿出手机,调到付款码,往她面前伸了伸。

    一点都不多,身家五百亿的小仙女不差钱。

    看着面前白皙纤细,甚至连指甲都莹润清透,极尽完美的手,收银员诧异的抬头,看了眼傅音笙。

    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顾客,手好漂亮啊,要是拍下来,放到网上,肯定能被选上美手排行榜前几名。

    都将她半夜的瞌睡虫美跑了。

    扫码收款后,收银员拿着一个小袋子,帮她装起来:“请慢走。”

    “谢谢。”傅音笙纤长的小指勾起透明塑料袋,长睫上下颤了颤,差点不小心跟收银员对视了一眼,立刻垂下眼眸,故作淡定的离开。

    心里却慌得不得了,小心脏都要跳出喉咙了。

    裹杂着夜色,傅音笙环顾四周,除了偶尔路过的车子外,四周没有行人,傅音笙快速的钻进车厢。

    等到车子发动,才摘下脸上的口罩与帽子,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

    徐非原扭头瞥了她一眼:“买到了?没有被发现吧?”

    傅音笙拎起小袋子在徐非原面前晃了晃,唇瓣勾起隐隐得意的笑:“当然没有,我隐藏的很好的。”

    而且她连声音都改变了,那个收银员肯定没有发现。

    倒是徐非原,目光不小心移到她拎着的那一塑料袋东西,一把将她手中的袋子拿过来,疑惑道:“不是去买个避孕药吗,怎么这么大一袋子?”

    说着,自顾自的拆开了袋子检查。

    担心傅音笙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瞎吃。

    毕竟傅音笙不是没做过这种蠢事儿,当初把安眠药当维生素吃了,差点没醒过来,幸好量少。

    傅音笙伸手拽住袋子一角时,却见徐非原已经将里面的小盒子掏出来,顿时,小脸变得五颜六色:“徐哥!”

    徐非原慢慢地抬头,一脸复杂的看着傅音笙:“买这么多,就不怕引起人家注意吗!”

    早知道,他该亲自去买的。

    偏偏傅音笙对他不放心,啧,难道身为经纪人,他还能害她不成。

    傅音笙漂亮的脸蛋上染着一抹尴尬,抬起细长的手指顺了顺因为戴帽子而有些凌乱的发丝,轻轻咳了一声:“不会的……”

    “这个尺寸……”徐非原本想将小盒子放进袋子,余光却瞥到了盒子上的尺寸,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将小盒子放到眼皮子底下,眼睛突然睁大,等等,这尺寸怎么怪怪的?

    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明显的尺寸标记。

    最小号!

    穆总居然用最小号!

    我屮hu???

    开什么玩笑?

    徐非原抖着手,不可置信的看向傅音笙:“穆总用?”

    傅音笙将小盒子夺过来,一把塞进塑料袋,然后封好,才抬起带着犯困水雾的眼眸,一脸无辜:“不然呢,我想用也没地方用。”

    “……”徐非原沉默了好长时间,让自己从震惊中缓过来。

    夭寿哦,穆总的长相,跟他的尺寸,完不匹配。

    用怜惜的眼神看向傅音笙,徐非原总算明白中午傅音笙说自己卖身得来的饭菜是怎么回事儿了。

    估计是穆总给她的封口费。

    自家艺人太可怜了吧,这没想到,穆总那么……

    “睡一会儿吧,等到家叫。”徐非原突然态度温柔的开口。

    傅音笙被徐哥突然的温柔,吓得纤细的手臂都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徐哥,正常一点。”

    “吱……”

    他们还在说话间。

    车子猛地刹车,车里的人都被闪的不轻。

    傅音笙被安带勒着胸口疼的嘶了一声,劳累过度而困顿的脑子彻底清醒了,看着司机发白的脸色,精巧的眉头轻轻蹙起,问司机:“于叔,怎么突然刹车?”

    这路上也没什么车。

    于叔将车停到路边,握住方向盘的手,还在发抖:“对不起对不起,侧面有面包车擦过来。”

    徐非原坐在副驾驶,眼神锐利的看着外面那面包车,常年的工作经验,他的嗅觉比一般人灵敏,声音有些沉重:“笙笙坐稳,于叔开车!”

    “那个面包车是狗仔。”

    他刚才看到了后面有一闪而逝灯光,百分百是闪光灯。

    傅音笙红唇惊讶的张了张,扭头透过玻璃,看着那辆灰色的面包车朝他们缓缓逼近,心脏跳了跳,脑海中突然出现相似的画面。

    “我经常被追?”

    于叔的车技很好,在一辆面包车与一辆黑色轿车的夹击下,还能开着保姆车,从路边重新开到了马路中央。

    等将他们甩出去一段路程后,徐非原才有心思回答:“不然那些所谓的黑照怎么拍的?”

    眼看着就要抵达玉林别墅区,那两辆车却跟橡皮糖似的,紧紧地黏在他们身后。

    徐非原警惕的观察着情况,路过别墅前,他脸色严肃的看向傅音笙:“今天先别回家,先回嫁人前买的那套公寓吧,他们是盯上了,不会轻易放弃。”

    这栋别墅,只要网上一查就能查到,是穆总的资产,既然傅音笙不想公开与穆总的关系,那要是被拍到她进出穆总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鹿城的富人别墅区-玉林公馆。

    别墅在黑暗中耸立,背对着月明星疏的天空,宛如能吞噬一切的怪兽。

    以往透着暖光的客厅,此时空荡荡的,入目漆黑一片,没有人气,唯独阳台旁,隐约有零星的红色小点明明暗暗。

    穆淮立在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前,指间夹着点燃的香烟,目光淡漠悠远,注视着回家的必经之路,路边却只有微黯的路灯,没有任何车子进来的声音。

    客厅华丽繁复的欧式钟表,发出沉闷的声音。

    叮。

    指针指向午夜十二点。

    穆淮白皙却略带粗糙的指腹掐灭了烟头,从裤袋拿出手机,屏幕干干净净的,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冰凉的机身。

    直到机身微微发热,才重新收回去。

    冷峻的眉眼越发漠然,慢条斯理的扯了扯让他身体发烫的家居服,步伐温沉,缓缓上楼。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穆淮冷漠的眼神突然有了波动,动作看似镇定,实则很快地拿出手机。

    等看清来电显示后,他刚恢复暖色的眸底,瞬间,冷意急速蔓延的更厉害了。

    “喂……”

    穆淮语调淡淡的接通了电话。

    “穆总晚上好,太太在家吗?”易修上来就问。

    大晚上的,易修不睡觉,关心他太太做什么?

    穆淮清俊的眉心紧蹙着,嗓音大抵是刚才抽过烟的缘故,带着几分沙沙的嘶哑:“没有,问这个做什么?”

    听穆淮话落,易修难得失了稳重,说话声音都透着紧迫意味:“因为,太太又给您戴绿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