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10、明烟&温衡
    ()    南大校园, 夏日炎炎, 情人谷的凉亭内。

    在众多穿着青春活力的学生中央,穿着旗袍的美艳女生格外惹眼。

    只见她懒散坐在凉亭内的木制橫凳上, 纤细柔美的身子依靠着柱子,一身极为显身材的雅致旗袍衬托出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

    挽起的长发漆黑柔顺, 此时半眯着眼睛, 葱白纤细的手指握着精致的扇柄, 扇子略略挡在白皙的脸蛋, 只有半张千娇百媚的侧脸显于人前。

    红唇乌发, 眉眼轻抬时, 带着别人模仿不出来的美艳风情,看到她, 许多学生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民国剧中,那些风情万种的军/阀夫人,是不是就是这个模样。

    若是将明烟学姐这个模样拍成小视频发到某音上,恐怕会爆红。

    毕竟, 最近流行的军/阀夫人的那些小视频中的女主角,没有一个能有学姐这种风情。

    美则美矣,却在学生之间格格不入。

    有人大着胆子上前问:“明烟学姐, 您这身旗袍是从来买的?”

    明烟终于睁开眼睛, 看着这群小学妹小学弟们,四散在周围摄影的不多,大部分都围在她身边,她顿觉得无趣, 早知道这么无聊,她就不该答应二嫂来帮忙。

    今天是穆淮回国的日子,傅音笙去接他。

    这不是,学校里这个摄影社团,她今天就没有办法来带,作为社长,今天这个社团活动是一个月一次的比较重要的,她当然要在场的。

    一边是社团活动,一边是三个月没有见的男朋友。

    傅音笙果断的选择了三个月没有见面的异地男朋友。

    至于社团活动……

    她直接交给了闲闲无事的明烟。

    这就是明烟过来的原因,她摇了摇做装饰用的扇子,凉亭里面的风,徐徐吹来,将她发鬓间的碎发贴到了白皙光洁的额头。

    好听的嗓音轻缓悦耳,语调带着她独有的绵长:“这个旗袍呀。”

    “是外婆送我的成年礼,世界至此一件,没地方买。”

    她说的很真诚,偏偏她的长相太过妖艳贱货,让人觉得她语调中带着嘲讽的意思。

    小学妹面红耳赤的道歉:“对不起,学姐,对不起。”

    明烟眼眸间透着无辜:“为什么道歉?”

    小学妹以为她的话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我我我,我不该问的。”

    明烟学姐好可怕,呜呜呜,妈妈快点带我走。

    明烟更无辜了,怎么就哭了。

    这年头小姑娘咋回事。

    一个小时后。

    明烟解决完了社团活动,聘婷优雅的走在满是梧桐的小路上,接到了傅音笙的电话。

    “明烟,怎么把我们摄影社的小学妹欺负哭了,人家打电话告的状了。”

    明烟淡定的往校门口走去:“二嫂,们摄影社的社员心灵都太脆弱了,我就说了句我的旗袍他们买不到,他们就受不了了……”

    “我也很无辜啊。”

    傅音笙还是很了解明烟的脾性的,轻笑一声:“是不是说话的语气跟以前一样?”

    “那我还能怎样?”

    想到明烟那种跟人说话似笑非笑,眉眼上挑的调调……

    看谁都跟睥睨人似的。

    人家小姑娘能受得了才怪。

    傅音笙:“以后对小学妹小学弟温柔一点,不要太散漫。”

    “不然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脱单。”

    “都大三了!”

    明烟想到昨晚父母跟她说的那话,眉眼染上几分冷嘲的意味,凉凉回道:“搞不好我不用脱单就可以直奔结婚了。”

    “嗯?”

    傅音笙没反应过来,刚想要继续问。

    这边,明烟便已经准备收线了:“二嫂,我这边有个电话,一会儿聊。”

    “好。”

    明烟看着来电显示,向来冷清的眼眸染着几分烦扰,不过还是没敢挂断,脸带笑意:“温阿姨,下午好。”

    “烟烟,下午好,能来们学校北门一趟吗,我有点东西带给们。”

    明烟的后脊挺得很直,走路的时候,摇曳生姿。

    路过的人,都时不时的扭头回来看她。

    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眼神,明烟唇角带着疏离的微笑:“温阿姨,温衡今天没课。”

    意思是,可以让温衡自己去拿。

    温夫人头疼道:“温衡的电话打不通,不然也不会麻烦。”

    “有事情要忙吗?”

    对于温夫人,明烟并没有太大的抵触,甚至于以前她很喜欢去温家玩,但是从昨晚父母口中得到自己必须要和温衡联姻的消息后,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即将成为她未来婆婆的人。

    偏偏,要是自己这个时候拒绝她的话,很可能会让她误会。

    只能应下:“我有空的,温阿姨可以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厅稍坐。”

    “我大概十五分钟后会到。”

    他们学校太大了,她又穿着长旗袍,走不快。

    十五分钟后。

    温夫人坐在咖啡厅的小雅间里面,保养得当手慢条斯理的轻轻搅拌着桌子上的咖啡杯。

    直到房门被推开。

    她脸上才扬起一抹浅笑。

    看着明烟白生生的手指推开包厢白色的欧式门板上。

    甚至她的肌肤更白几分。

    穿着熨帖得体的旗袍,气质一下子就脱颖而出,温夫人对明烟从小就很满意,她是穆老太太亲自养出来的外孙女,气质亦是像极了穆老太太。

    这样的女孩,非常适合他们家里那个吊儿郎当的儿子。

    只有这样的女孩成为他们温家的下一代当家主母,她和温衡爸爸才不会担心家里被温衡败光。

    “烟烟来了,快坐,想要喝点什么?”

    温夫人主动上前握住明烟的手,感觉到她的清瘦,一脸心疼道:“该多吃点,比上次又瘦了。”

    明烟即便是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她现在还很难在温夫人面前毫无破绽。

    美艳肆意的眉眼染上了几分疏离,几不可查:“温阿姨好。”

    落座后,明烟才跟侍者点了杯摩卡,她不是很喜欢喝咖啡,也只有摩卡能入口。

    温夫人阅历摆在那里,一看明烟这个表情,就觉得不对劲,略一思索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烟烟,爸爸妈妈和说了和温衡订婚的事情了。”

    笃定的语气。

    明烟低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神色:“说了。”

    “很抵触温衡吗?”温夫人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轻叹一声,见她摇头,才继续道:“如果不抵触,感情可以慢慢培养,要知道,们这种身份,婚姻向来身不由己。”

    “是由穆老太太带大的,更应该明白。”

    “身处豪门,得到豪门带给们的光环与便利,也要为此付出些什么。”

    温夫人说话温温柔柔的,但是每一句话都像是扎在了明烟的心口。

    本来不抵触温衡的,被温阿姨,这么一说,明烟突然抵触了。

    温衡那种脾性,若是知道他们订婚的事情,恐怕反应比她更要强烈吧,明烟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松弛了,微微抬起眉眼,对温夫人笑的优雅从容:“温阿姨,您说的对,我会好好想想的。”

    “温衡还不知道我们订婚的事情吧?”

    温夫人见她真的放松下来,自己也放心了许多,明烟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通。

    于是也乐的跟她说说关于温衡的事情。

    “他还不知道呢,昨天就找不到人了,不然也不会麻烦。”

    温夫人叹息一声,随后脸上露出笑意:“不过现在有了,以后温衡还要麻烦,如果他不老实,尽管收拾他。”

    “阿姨和叔叔都站在这边的。”

    “对了,这是给买的,前两天逛街看到这个很适合。”

    说着,温夫人从手袋中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小礼盒,推给明烟。

    明烟打开礼盒,看着里面那一对紫的纯粹的翡翠耳环,惊了一下。

    因为外婆对翡翠颇有研究,所以也教了她一点,这两枚耳环虽然用的翡翠不多,但竟然是皇家紫,紫翡翠中难得一见的。

    收藏价值极高。

    未来婆婆居然这么大手笔的古董耳环给她。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温阿姨的心意,我领了。”明烟将盒子重新合上,本来以为就是个十万八万的那种小礼物,没想到……

    “很快就是我们温家的人了,温家的一切都是的,更何况这就是点小玩意儿,没有那么贵重。”温夫人不收回去:“长者赠不能辞。”

    不过对于明烟一眼能认出皇家紫,温夫人对这个未来儿媳妇越发满意了。

    这种品味与审美,果然,只有穆家这种家族才能养出来了。

    最后,明烟还是收下了。

    要是再不收,就成了不给未来婆婆面子。

    离开的时候,温夫人握住明烟的手嘱咐道:“跟温衡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彼此了解,我相信们未来肯定会很好。”

    “不要从心底里抗拒。”

    “温衡就麻烦了。”

    明烟看着温夫人的殷殷嘱咐,只能赶鸭子上架般的点头。

    礼物收下了,她也得帮温夫人找儿子。

    哎……

    这个礼物有点烫手。

    与温夫人告别后,明烟觉得手心里那个精致的小礼盒特别烫手。

    太阳不知道什么落下一半了。

    明烟眯起狭长妩媚的眼眸,抬眸看了看泛着昏黄的阳光,她出门很少带包,只能一手握着价值几千万的古董耳环,一手拿出手机,给温衡的舍友贺承修发了条微信。

    烟:们在哪?

    很快,贺承修几乎秒回了一条定位。

    然后问道。

    贺公子十分帅:我们在新开的酒吧嗨着呢,来玩吗?

    明烟知道,有温衡在的地方,就有贺承修。

    何况既然是在酒吧,怎么少得了温衡。

    得到了温衡的位置,明烟回了个嗯字。

    便收回了手机,感觉到手机在掌心接连不断的震动。

    贺承修连续给明烟发了好几条消息。

    烟烟,让小的来接您吗?

    我去接呀,那么美,万一被路上的坏叔叔盯上了怎么办?

    烟宝宝??怎么不回复我?

    烟烟?

    明烟看着自己身上这套最喜欢的旗袍,犹豫几秒,还是没有狠下心来打车过去。

    万一沾上了什么奇怪的味道。

    她后面很难继续穿了。

    最后还是打开了震动不断的手机,然后给贺承修回了个消息。

    烟:我在南大北门。

    贺承修立刻回。

    烟美人稍等,小的这就来。

    南大不远的酒吧内。

    本来玩的正嗨皮的贺承修突然站起身,拍了拍坐在他外面的温衡:“起来起来,我要去接个大美人。”

    温衡懒洋洋的睨了他一眼,衬衣凌乱的散开几颗扣子,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脖颈修长,形状优美,随着他仰头说话,喉结隐隐滚动,眉眼之间带着青年特殊的浪荡恣肆。

    眼眸缥缈漠然,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在眼里一般。

    “接谁?”

    能让贺承修这么激动的女人,还能是谁。

    果然。

    贺承修高大的身形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有压迫感,他清俊面容带笑:“明烟,好了好了,快让开,我要去接她,耽误我脱单,小心我赖着。”

    温衡唇角勾起一抹嗤笑:“明烟那个霸道的女人,要是真的追上了,能被她管一辈子。”

    说话间,他的长腿已经贴向沙发,给贺承修让出离开的路。

    贺承修出去之后,听到温衡那句嘲讽的话之后,转身看着他:“如果是明烟的话,要是被她管一辈子,也挺好。”

    看着贺承修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温衡怠懒的将自己整个身子倚进柔软的沙发内。

    跟明烟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来,他还真没觉得明烟这个强势霸道的小姑娘,有什么魅力,能让他这个好兄弟如此迷。

    想到上次看到明烟的画面。

    温衡薄薄的唇瓣微微张着,反复咀嚼着明烟这个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是一个大型真香追妻故事。

    们猜温渣渣能不能追到呢~

    本章随机红包~

    下章零点更,前100有红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忘了、大王喵家的正室w、乐丶小兔、漠小冉_0420、如星辰大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夜 34瓶;瓜子瓜子、慕漓 20瓶;薇薇727 17瓶;漠小冉_0420 15瓶;钱大大、夏末 10瓶;若非 7瓶;我爱酸奶、如星辰大海 6瓶;寅子衣、玺、一颗糖甜到醉、?李曉lin? 5瓶;25041593、良知 2瓶;溜息、初心尚无暇、呱呱桃莓、姜姜、敏幂、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山p的老婆、向日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