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12、明烟&温衡
    ()    看着他那明显跟激吻过后的薄唇, 明烟柔软的身子往后一仰, 红唇若无其事的勾着:“是烫过的还是亲过的跟我有关系吗?”

    “跟当然有关系,万一跟我妈去告状。”

    想到明烟每次告状, 自己的信用卡就会被冻结,温衡就烦躁至极。

    这次明烟居然敢用他未婚妻的身份自居, 谁给她的胆子, 除了他妈之外, 温衡想不到第二个人。

    明烟双手环臂, 懒懒散散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上, 瓷砖的凉意透过薄薄的旗袍布料清晰的传递到她的身上, 忍不住想要瑟缩,可是明烟动也没动, 精致的下巴轻抬着,眼眸微眯:“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告状。”

    “想要怎么玩都行。”

    小时候她不懂,被温夫人忽悠着, 就能给套出平时温衡做什么。

    可自从她长大了,很少会被套路,除非她是故意泄露。

    坑了温衡好几次。

    “真的?”温衡眼神不怎么相信的看着她, “这个婚约怎么回事, 骗他们的吧?”

    他妈喜欢明烟,将这个贵重礼物送给明烟也不奇怪。

    明烟看着他手里的那个礼盒:“是不是真的,问爸妈,他们找很久了。”

    说着, 便要拂开他的手臂。

    “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温衡被明烟嚣张的语气给气到,早已成熟结实的身材抵着她,俯身,距离近到能数清彼此的睫毛。

    看着温衡离自己越来越近,明烟好看的脸蛋微微僵住,然后在他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

    一巴掌扇了过去。

    温衡早有准备,偏头躲过她的攻击:“明小烟,还想来这一招。”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下一秒,明烟反扣住他的手臂,两人的姿势调换,换成了明烟将温衡抵在冰凉的墙壁上,她踩着高跟鞋,几乎可以与温衡平视,只略略仰头,声音清冷透彻:“到底是谁不客气。”

    “嘶,明小烟,给爸爸松手,疼死了!”

    温衡脸色一下子变了,瞬间怂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快松手。”

    这个暴力女,真的跟她温婉雅致的外表完不符,谁会想要她当老婆啊,以后还不得天天被家暴。

    也就是他们家里那些长辈,才会被明烟这副装出来的乖巧娴雅给蒙骗。

    从小跟明烟一起长大,温衡比谁都清楚,这姑娘太坏了。

    完没有表面上的那么乖。

    看着明烟这个表情,温衡很是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求饶比较好。

    明烟看着他这副模样,颇为嫌弃的松开了手:“以为我想嫁给,就这狗样子,本小姐看不上。”

    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温衡这下不敢再撩拨她,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在洗手间把他按在地上打。

    想到上次被她支配的感觉。

    温衡决定大人不跟女人计较。

    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他是绝对不会跟她客气的。

    目光扫视明烟那苗条玲珑的身材,温衡突然邪气一笑:“娶也不错,最起码这个身材比我之前的女朋友都要好。”

    “想死吗?”

    明烟见他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路过他的时候,一把掐住他手臂内侧的软肉,使劲一转:“再看把的眼睛戳瞎。”

    “卧槽,明烟,太狠了吧。”

    温衡疼的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形象,原地跳起来。

    “一点不心疼未来的老公。”

    “未来老公?”明烟冷笑一声,聘聘婷婷的踩着高跟鞋,往洗手间门口走去,她怕自己再跟温衡待下去,会忍不住打爆他的狗头。

    温衡:“……”

    她这调调是什么意思?

    看不起他这个未来老公吗?

    明烟走到门口,突然想到自己的来意,细白的手指覆在门框上,蓦地转身,看向斜倚在瓷砖上的男人:“别忘了给温阿姨去个电话,她很担心。”

    说完,明烟也没打算等温衡的答复,便转身离开。

    看着她婷婷袅袅的背影,温衡没有拦着她。

    在她离开之后,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拿出裤兜里的手机,放在掌心把玩着,好一会儿,才拨通了自家亲妈的电话。

    刚接通,那边就传来贵妇人凉凉的嘲讽声音:“呦,事务繁忙的温大少爷终于有空给家里的孤单老母亲来电话了。”

    温衡扶额,无奈道:“妈,正常一点。”

    “呵呵呵,还是烟烟最靠谱,这才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让失踪不归家的人来电话了。”

    温夫人对儿子没有什么好脸色,嘲讽的话一套一套的。

    不过心里对明烟却更满意了。

    果然,只有明烟才能管得住温衡。

    这个儿媳妇绝对娶不错。

    就在温夫人内心不断地夸赞明烟的时候,她这个熊儿子开口:“妈,我跟明烟的婚约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们趁早解除婚约,我跟明烟不可能,她就是我的好兄弟。”

    “明烟那么漂亮优雅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成兄弟了。”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给弄回来的婚事,可别给搞黄了,不然别怪我不认这个儿子。”

    温夫人一听他要解除婚约,当场炸了。

    人家明烟听到这个婚事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想法。

    她家这个混小子,凭什么嫌弃人家明烟。

    “烟烟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哪里配不上,是配不上人家。”

    温衡:“……”

    总觉得明烟才是他妈亲生的。

    沉默几秒,温衡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绪:“妈,明烟她……”

    “明烟她很好,们的婚事是两家长辈定的,就算是我也改变不了,好好跟烟烟培养感情,要是让我知道欺负她,就给我等着。”

    温夫人说完,最后补了一句:“这两天有空回家一趟。”

    说完,毫不留的挂断电话,完不打算问问她儿子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

    嘟嘟嘟。

    看着挂断的手机好久一会儿。

    温衡将手机丢进洗手池。

    随手点了根烟,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烟雾将他俊美的面容渐渐缭绕的若隐若现。

    偏偏挡不住身上那骨子颓劲儿的俊美。

    抽完整整一根烟,温衡才缓缓地洗过手,才离开洗手间。

    离开的时候,没有忘记将那个正在检修的牌子重新拿进去。

    明烟离开酒吧之后,在门口看到了倚在那辆骚包的明黄色法拉利车身上的男人,她脚步一顿。

    大概是听到了明烟的脚步声,本来低垂着眼眸的贺承修缓缓抬头,对她笑的清俊好看:“烟宝宝。”

    “怎么在这里?”因为背着光的缘故,明烟没有看到他眼底弥漫的漆黑幽暗,脚步轻移,向他走过去。

    “我在等。”贺承修转身,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

    拉开了车门:“明烟小姐可否给小的一个机会,送您回去?”

    姿态优雅绅士,嗓音磁性好听。

    让人完生不出拒绝的意思。

    再说。

    明烟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酒吧门口,甚至路边还有醉汉时不时地傻笑着,抿了抿娇艳的红唇,没有拒绝他的邀请,再说,大家都这么熟了,送她回学校,也不需要跟贺承修客气。

    “也回学校吗?”明烟拉过了身前的安带,轻声问道。

    发动车子后,贺承修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站在酒吧门口的那个高大身影,随后,毫不犹豫的加速。

    一边回答明烟的问题:“不回。”

    “今天要回家一趟。”

    “那岂不是很麻烦。”明烟难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她能找到温衡,完成温阿姨的任务,还要感谢贺承修的友情帮忙。

    贺承修突然道:“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明烟看着他认真开车的侧脸,神情一顿:“什么问题?”

    “跟温衡的婚事,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喜欢温衡吗?”

    贺承修声线在密封的车厢内,显得低沉又缥缈。

    明烟不知道贺承修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目光微微闪了闪,垂眸看着自己细白的手指:“今天温阿姨跟我说了一句话。”

    “我们身处这个位置,就要做这个位置该做的事情。”

    “嫁给温衡就是我目前该做的。”

    贺承修心口蓦地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了几分。

    一路无言。

    他的薄唇抿的紧紧地,宛如他此时的神情一般。

    明烟不知道贺承修在想什么,可是……

    就在车子停在校门口之后,明烟想要打开车门时,发现车门被锁了。

    她下意识的转身。

    红唇微动,话还没有说出口。

    唇边就被一只修长的食指抵住,男人嗓音低沉,眸光漆黑:“明烟,我们在一起吧。”

    “……瞎说什么。”明烟说话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唇瓣随着男人的手指碰撞着。

    她都要订婚了,贺承修说这话有意思吗。

    想到这里,明烟清亮的眸子滑过一抹不悦。

    “别急着生气。”贺承修移开了他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安带也解开了,就这么转身看着她,“烟宝宝,温衡有过那么多女人,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为他守身如玉,他却到处浪,是不是很不公平。”

    “我都替不公平。”

    “这么美,这么优秀,这么让人着迷,怎么可以婚前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呢。”

    “烟宝宝,我愿意成为第一任男朋友。”

    “气死温衡那个小贱男好不好?”

    小贱男这个称呼,是平时明烟唤温衡的。

    明烟听着贺承修宛如蛊惑般的话语,本来清明的眼神,渐渐有些迷离。

    竟然觉得贺承修的话很有道理。

    对啊,凭什么只允许温衡到处交女朋友,她却要为他守身如玉。

    不公平。

    明烟向来要求公平,她认同了贺承修的话。

    但是……

    明烟突然抬眸看着贺承修,朝他笑的风情万种:“想追我呀?”

    “我长得有那么好骗吗?”

    贺承修哑然,摇摇头:“不好骗。”

    要是好骗的话,他怎么会暗她这么多年,现在她快要结婚了,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

    在他摆手的手,明烟才看到,他左手指骨都烂了。

    难怪刚才她闻到了血腥气。

    明烟本来尚带着微笑的面庞上微微一沉:“的手怎么回事。”

    刚才来的时候,她可没有看到这么大的伤口。

    一看就是撞到了什么东西,皮开肉绽不说,四周还有淤青,看着极为惊怖。

    大概是车内光线昏沉,明烟才没有第一时间发觉。

    贺承修怕伤到她的眼睛,随便用车上的纱布包了一下,没想到开车的时候散开了。

    此时纱布凌乱的散在他的腿上。

    他重新将纱布裹住:“别看。”

    “贺承修,有病啊,都这么严重了,还随便一包,不怕发炎,的手不想要了?”

    明烟强势的抓住他的手腕。

    往自己眼下一看。

    因为有点轻微近视,光线一暗,离得远了,她看不太清楚。

    眼看着自己与心爱的女人离得这么近,贺承修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手,想要去拥抱她。

    只是没等他付诸于行动。

    就被明烟按着伤口教训了一通。

    后来,明烟亲自给他包扎好了伤口……

    至于贺承修的告白,也就不了了之了。

    明烟回去的时候,见贺承修没有再提起来,心里松懈了许多。

    贺承修回宿舍时,清俊的脸上难得带着久久未散去的的笑,一直看着手背上扎成蝴蝶结的纱布温柔的笑。

    笑的其他舍友头皮发麻。

    直到温衡回来。

    他跟贺承修上下床,看着下床的他对着手背上的纱布温柔的笑,温衡略挑眉:“贺承修,傻了?”

    “不是伤了手吗,怎么跟伤了脑子似的。”

    贺承修现在看温衡都顺眼了许多。声线温和:“温衡,祝与明烟早日解除婚约。”

    作者有话要说:  温衡:我可去吧。

    本章前100有红包,下章部发红包哦~零点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番茄烂芝士、一点点小雨滴 15瓶;suicide  girl 11瓶;唐七唐七唐七七、35218813 5瓶;spig、静默年华、lush、言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