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13、明烟&温衡
    ()    温衡:果然是伤到脑子了。

    贺承修见温衡不说话, 只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 倒也不生气,反而用十分柔和的目光凝视着他:“温衡。”

    被他这么温柔的呼唤给惊得头皮发麻。

    温衡睨了他一眼:“有话就说, 这么油腻做什么。”

    “恶心到本少爷了。”

    看着温衡,贺承修想着怎么着现在明烟都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即便是还没有宣布, 他们也还没有订婚, 作为兄弟, 他得提前问一问, 免得成为兄弟抢女人。

    贺承修轻抚着手背上的那个蝴蝶结, 徐徐问道:“温衡,我问个问题。”

    温衡随手将外套丢到椅子上, 往椅子上一坐,长腿交叠,看向他。

    刚才还油腻,现在突然这么认真。

    贺承修是脑子坏掉了吗。

    “有话就说。”温衡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细碎的刘海覆在光洁的额头,没有弄发型,显得整个面容极为少年。

    身上衬衣领口被扯得乱七八糟的, 又带着点颓靡的气息。

    长眉轻抬, 懒散的看着若有所思的贺承修:“说不说,不说我去洗澡了。”

    “都快要没有热水。”

    贺承修缓缓开口:“喜欢明烟吗?”

    温衡下意识的回道:“谁会喜欢那个暴力的女人。”

    下一刻,贺承修脸上立刻扬起微笑:“那我就放心了,去洗澡吧。”

    温衡现在还没有练出千杯不醉的酒量, 本来这几天喝的就有点多,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明白他的意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脱了衣服在浴室里了。

    水流淅沥沥的从他结实的肌肉上滑过。

    温衡蓦地锤了一下冰凉的墙壁。

    “妈的!”

    贺承修这个王八蛋,这是想要挖他墙角。

    温衡都没心思洗澡,草草的冲了几分钟,裹着睡衣,甚至来不及擦头发,就大步冲出浴室:“贺承修,……”

    一出门,竟然看到贺承修的床上空荡荡的。

    后面的话一下子憋在心里。

    室友看到温衡头发湿漉漉的,以为他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去找贺承修,于是回道:“老贺回家了,他说自己的手背可能发炎了,未免发烧影响到我们,就回去了。”

    然后啧啧嘴:“没想到老贺这么贴心。”

    “贴心个王八蛋!”温衡没忍住爆粗。

    这个混蛋就是不想见他。

    室友看着气得不行的温衡,无辜的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转身了。

    第一次看到向来从容温雅的男人变成现在这个跟吐火的恶龙似的,室友瑟瑟发抖,不敢惹不敢惹,也不知道老贺做了什么,让温衡这么生气。

    温衡见林唯来就这么转身了,随意抬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水珠,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背上:“手机给我用用。”

    要是他打电话的话,贺承修这个狐狸肯定不会接。

    林唯来沉默的将自己的爪机递过去。

    然后转了一下椅子,背对着温衡:“我要学习了。”

    一本正经的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计算机入门。

    一副沉迷于学习中的模样。

    温衡懒得搭理他这个做作的样子,拿到手机之后,便拨通了贺承修的电话。

    几秒钟。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温衡手掌用力,差点没忍住,把林唯来这个手机给捏碎,幸好林唯来‘学习’之余,还分出一点点的心思在自己的手机上,眼看着自己的小机机要报废,立刻扑上去抱住温衡的手臂。

    “温公子,手下留情啊!”

    “小的买个手机不容易。”

    “您千万要冷静。”

    “捏坏了手机事小,万一伤到您这尊贵的手,岂不是我的罪过……”

    听着他唐僧似的在自己耳边念叨。

    温衡头更疼了。

    “闭嘴,给。”

    说着,将手机丢给他,然后当着他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吓得林唯来瑟瑟发抖:“温,温公子,我我我我,我只卖艺不卖身。”

    虎背熊腰高大的男人抱着胸缩在椅子里的小可怜模样,真是……辣眼睛。

    温衡漠然:“……”

    他怎么觉得宿舍里这群人,都不怎么正常呢……

    瞥了眼另一个已经盘腿坐在床上打坐状的舍友,再看看这个大男人一副要被强的辣眼睛模样,温衡将睡衣丢在椅子上,然后打开衣柜,找出外出的衣服。

    林唯来总算反应过来。

    知道温衡不是要来上他。

    这才放心的问道:“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去捉个奸,要一起吗?”温衡扣着扣子的时候,蓦然转身,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林唯来:“……”

    嘶,难怪觉得温公子一回来就洗头,还不擦头发,原来是头发绿油油的,需要洗干净。

    不过……

    林唯来觉得奇怪:“不是前两天和平分手吗,还惦记着英语系那个校花呢,要我看,那姑娘长得都没有们家那个明烟小青梅一半美貌。”

    听到他提到明烟,温衡的手指一顿。

    “咦,今天怎么不说明烟不是的菜了?”

    林唯来本来还等着温衡反驳呢。

    以前每次他们提到明烟的时候,温衡这个花心浪荡子,第一时间就会说跟明烟不是一路人,不喜欢明烟那种类型的女人。

    这次居然没有说。

    温衡已经穿好衣服,嗤笑一声:“懒得说。”

    “今晚不回来了。”

    说完,就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直奔贺承修在学校外面的公寓。

    贺承修早就在公寓里等着他了,在他说话之前,先塞了一听冰镇啤酒到他的手里:“看热的头发都湿了,喝杯酒降降温。”

    听着他这凉凉的话语,温衡冷睨着他:“老子这是洗澡洗的。”

    “别跟我废话,跟明烟怎么回事?”

    贺承修漫不经心的自己仰头喝了一口,然后突然将啤酒往桌上一放,发出清脆的声响。

    下一秒。

    贺承修陡然开口:“打一架吧。”

    温衡:“神经病。”

    “我都要抢的未婚妻了,确定不打我?”贺承修徐徐一笑,薄唇间的笑意,却没有渗透到眼底。

    眼底一片冰冷。

    温衡:“……”

    眉目之间骤然冷凝:“贺承修,是认真的?”

    他明知道,温家与明家联姻代表着什么,他若是中间插进来,可不只是他们三个人的问题,而是三家的问题,哦,不,可能是四家。

    毕竟明烟是在穆家长大的。

    明烟与温衡的婚约,穆家那边肯定也是默认的。

    贺承修轻声一叹:“从见到她的第一面,我就前所未有的认真。”

    “不过,既然不爱她,我就放心了。”

    温衡倏地冷笑:“……”

    这天晚上,公寓灯光彻夜未关。

    而南大学校某个宿舍内,明烟也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因为困倦,而慢慢陷入睡眠之中。

    只是没想到,刚睡了几分钟,身侧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猛地睁开眼睛,眼神还有些迷茫,因为睡得太晚,眼睛发涩,直到铃声再次响起时,她才迟缓的接起电话。

    “喂。”

    “烟烟。”

    听到贺承修的嗓音,明烟意识渐渐回笼:“有事吗?”

    刚刚醒来的她,俨然已经忘记了昨晚跟贺承修的事情,跟他说话的时候,语调依旧是不冷不淡的,不过因为刚刚醒来,她的嗓音带着点小女孩的那种绵甜。

    倒是跟她之前高贵冷艳的样子莫名的有种反差萌。

    贺承修轻轻浅浅的笑声透过声波传递到明烟耳中:“我给带了早餐,下来拿。”

    明烟:“……”

    贺承修干嘛要给她带早餐。

    直到下楼之后,被早晨的凉风一吹,明烟目光落在穿着黑色休闲装的高大身影上,突然想到昨晚那个极具压迫力的气息。

    心口骤然一窒。

    “过来。”贺承修站在笔挺的梧桐树下,朝她招了招手。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朝阳明朗的光线下,带着点冷白的颜色。

    明烟在原地犹豫了几秒,还是朝他走过去,因为起得仓促,她难得没有穿旗袍,反而穿着一件极为简单的连衣裙,外面披了一件小外套,挡风。

    “贺承修,……”

    明烟刚想要跟他说,他来这里送什么早餐,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贺承修如昨晚那样,将修长的手指竖起,抵在她好看柔软的红唇上,低笑一声:“说好要追的。”

    “送早餐只是第一步。”

    贺承修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着,明烟微微垂着眼眸,沉默了几秒,才握住了他抵在自己唇边的长指:“贺承修,我们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贺承修目光落在右前方那一抹修长闲散的身影上,微微俯身,在明烟耳边轻声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

    怎么着都是好朋友,明烟不想要把话说得太狠。

    因为即便是她想要找男朋友把初送出去,也不打算找身边的人。

    以后分手,还怎么当朋友。

    为了让贺承修死心,明烟轻嘘一口气,漂亮冷艳的眸子看着他:“说,怎么试。”

    贺承修将余光收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好看脸蛋,她绷着脸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美。

    她的所有的一切,完完都是长进了他的心里。

    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契合他了。

    贺承修抬手,缓缓地抬起她精巧白皙的下巴。

    在明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蓦地低头,试图吻上去。

    “嘭……”

    明烟手里的早餐掉到了地上。

    突然,她纤细的腰肢,被一双大手从身后箍住。

    狠狠地往后一扯。

    “贺承修!”

    温衡透着冷意的嗓音侵入明烟耳中。

    明烟撞进男人硬朗结实的怀中,后脊被撞的生疼。

    明烟怔愣了好几秒,才扭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男人。

    眉心微蹙,一脚踩向温衡:“做什么。”

    温衡神色很难看:“是们在做什么!”

    “说我们在做什么?”

    贺承修当着温衡的面,缓缓地抬手,摩挲着自己的薄唇,本来淡淡的唇色,因为他的动作,而染上了几分靡丽的颜色,嗓音低越,“打扰别人谈爱,不厚道啊温衡。”

    “贺承修,还要不要脸……”温衡想到昨晚贺承修的骚操作,就气得不行……

    居然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挖墙角,昨晚为了不让他出去,还把他锁在公寓里。

    说好的打架的。

    这个死狐狸!

    看着纯良温驯,实际上心底里坏水比谁都多。

    贺承修依旧笑的从容:“追女朋友,要什么脸?”

    “要脸的话,女朋友都要嫁给别人了。”

    这句话怼的温衡哑口无言。

    不过却没有放开握着明烟手腕的大手,闭了闭眼睛,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被贺承修牵着鼻子走,冷静下来之后:“什么女朋友,这是我的未婚妻。”

    明烟终于听不下去了,这两个男人把她当成什么了。

    谁的附属品吗。

    她没有自己的思维的吗。

    一把甩开温衡的手,明烟往后退了两句,嗓音凉凉的,“们继续。”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地方。

    她还没有从被贺承修亲的过程中缓过来,又听到这两个男人为了她争执的语调,要不是知道温衡一点都不喜欢她,看着温衡这个占有欲强烈的想要将她化为己有的模样,她真以为温衡爱她爱的深沉呢。

    “烟烟。”贺承修没心思跟温衡瞎扯,连忙越过他,想要拉住明烟。

    “烟烟也是叫的。”温衡一拳头打过来。

    年轻时候的温衡,向来是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动手。

    昨晚能忍住,也是看在与贺承修多年好兄弟的面子,今天看到贺承修亲明烟,这才克制不住自己。

    没想到,贺承修居然没躲。

    被他这么一拳头,直接摔到地上。

    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

    就连已经走出去两三步的明烟都下意识转身,看着倒在地上的贺承修,眼底滑过一抹震惊:“贺承修?”

    再也顾不得刚才跟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连忙跑过来,想要扶起贺承修。

    刚才那声音那么大,肯定伤的不轻。

    温衡怔愣几秒,看着自己的拳头???

    他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就这么随手一拳头,就能把人打成这个模样。

    “贺承修也太不抗打了吧……”

    温衡喃喃自语了两句,就被明烟踹了一脚:“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扶他起来,他都晕倒了。”

    贺承修缓缓睁开眼睛:“烟烟,我没事。”

    他得把握住这个度,不能让心上人觉得自己太虚,也要让心上人心疼。

    温衡看着贺承修那个装模作样的姿态,气得差点又想要补了一脚:“他就是装的,去什么医院。”

    “现在该关心的是我,我现在被他气得想要进医院。”

    听着温衡这不要脸的话,明烟艰难的将贺承修扶起来:“不带他去医院,我去。”

    本来是温衡打的人,明烟是想要让温衡负责的。

    不能给他养成这种做错了事情不负责的脾性。

    但是现在看他这个冥顽不灵的样子,明烟对他彻底放弃了,他也就是在到处交女朋友的时候,才会温柔一点,平时……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大傻子。

    看明烟真的生气了。

    温衡虽然自己亦是郁气难消,还是上前搭了把手。

    “我来我来,这个小身板,怎么抗得动他。”

    说着,温衡就准备直接把这个假摔的死狐狸扛起来,带着他在校园里走一圈,最起码要让他颜面尽失。

    不得不说,贺承修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兄弟的。

    在温衡将他准备扛起来的时候。

    就虚弱的趴在明烟肩膀上:“烟烟,我害怕。”

    “他会借机报复我,把我摔下去的。”

    “我刚才被他打到肋骨上,可能骨折了。”

    “要是再摔一下……”

    贺承修说这段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话说清楚,给人的感觉确实是虚弱急了,要是再造成二次受伤……

    明烟被贺承修压着,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呼吸洒在她乌黑顺滑的发丝上,偶尔拂开细碎的发丝,在她脖颈处缠缠绕绕的,让明烟莫名的有点心慌意乱。

    白皙的指尖拂开耳畔的发丝:“那,我扶。”

    说着,当真不准备让温衡动手了。

    温衡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偏偏明烟还让他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

    温衡薄唇紧抿着,深吸一口气,猛地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明烟眼底滑过一抹黯然,速度极快,却被离她极近的贺承修扑捉到了。

    贺承修长指攥住了明烟的手臂,自然道:“别担心他。”

    “没有担心他。”明烟贝齿轻咬了咬红唇,然后才无所谓的回道:“他这么大一个男人能有什么事情。”

    两个小时后。

    明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想到医生的诊断结果,他居然真的肋骨骨折,温衡那一拳头,太厉害了吧。

    其实,贺承修也有些无语。

    他觉得肋骨有点疼,还真没想到,自己真的是骨折了。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表现得这么脆皮,完不是贺承修想要的结果。

    然而现在说什么,也摆脱不了他的形象了。

    贺承修有点食不下咽。

    明烟将粥往他唇边送了送:“早餐没吃,吃一点吧。”

    “没胃口。”

    贺承修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看着明烟:“烟烟,会不会嫌弃我?”

    这话一落,明烟握着瓷白汤匙的指尖微顿,定睛看着贺承修:“贺承修,我们真的不可能的。”

    “就算没有温衡这个事情,也没可能。”

    谁知,贺承修却在她顿住的时候,握住她的手指:“没关系,我可以等。”

    等到对温衡死心为止。

    后面这句话,贺承修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的心思其实早就昭然若揭。

    他向来是个聪明人,只是平时都是用微笑的面容来隐藏自己的情绪而已,唯独在关于明烟的事情上,贺承修才会透露出一点点的情绪出来。

    看着他坚持的模样,明烟什么话都顿住……

    完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没想到贺承修居然是这么执拗的一个人,都说了不可能了……

    而且,要不是他摔断了肋骨,明烟还准备跟他算算差点被强吻的帐呢。

    要不是温衡来的及时,贺承修的唇瓣只磨到了她的唇角,明烟的初吻搞不好还真要葬送到贺承修手里了。

    贺承修不等着她的答案:“先回去吧。”

    “好。”明烟痛快的站起身,伸出手指,将自己外套上的折痕抚平,然后毫不留的转身走人。

    贺承修:“……”

    真的就这么无情的走了?

    女人!

    明烟虽然离开病房,但是却在门口顿了顿,给贺承修他们宿舍的舍友林唯来打了个电话。

    让他过来一趟。

    毕竟贺承修这里没有人照顾。

    她总不能真的抛下他不管了。

    自从这次的事情之后,连续一个月,明烟没有见过贺承修,也没有见过温衡,完没有跟他们联系。

    这两人像是凭空消失在了明烟的世界里一般。

    明烟却反而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

    这一个月爽到不行。

    直到暑假来临。

    明烟本来不打算回鹿城的,却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要她回去与温衡举办订婚典礼。

    机票都给她定好了。

    当明烟上飞机时,看到身边的早就已经坐着的男人,完不奇怪,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便跟空姐要了个小毯子,拉下眼罩,准备睡觉。

    回鹿城,需要三个半小时,她完不想跟温衡有什么接触。

    温衡见她居然连声招呼都不跟自己打,抬手先开了她的眼罩。

    突然从黑暗中变得明亮,明烟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温衡,有病啊。”

    看到温衡放大的俊脸,明烟一把将自己的眼罩扯了回来,“别打扰我补觉。”

    看着她白生生的脸上,眼下微微泛着青色,温衡蹙眉道:“晚上偷鸡了,一副好几天没睡觉的样子。”

    “去偷鸭了也跟没关系。”明烟想到温衡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没有什么好语气。

    “对未来老公就是这种态度?”温衡凝眉,沉沉的看着明烟,是不是真的爱上贺承修了,所以才会对他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明烟听到他张嘴闭嘴就是未来丈夫,忍不住有些想笑,漂亮冷艳的眸子睨着他,嗤笑了声:“温衡,一个月不见,的脸越来越大了。”

    虽然这一个月没有联系,但是明烟对温衡的传言还是听到了许多。

    毕竟是他们南大的传奇校草,走到路上都有人谈论他的话题。

    例如……

    又交了新的女朋友。

    这次是文学系的一位气质才女,与他之前的品味相似,眼睛大大的,头发长长的,看起来单纯又不谙世事,偏偏身上还带着那种书卷气。

    据说,温衡对这个女朋友喜欢到不行。

    上课接送,早午晚餐部包着,各种礼物惊喜丛出不穷,之前那些女朋友都没有这种待遇。

    江湖传言,温公子已经浪子回头了。

    当初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已经成了传说。

    现在还不是栽到在气质才女身上。

    不过这位文学系的才女,长相秀丽,穿衣打扮走的是森系风。

    因为与温衡在一起的缘故,她的这种气质打扮甚至掀起了南大女孩学走气质路线的新风潮。

    听着明烟这不带什么感情的话,温衡越发逼近她,伸出干净光洁的长指,想要跟以前一样掐她的脸颊,因为不想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这种对他不屑一顾的表情。

    谁知,刚凑近了几厘米,本来纹丝不动的明烟突然……

    作者有话要说:  久别重逢之礼~下章部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