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高调宠婚 > 120、明烟&温衡
    ()    自从明烟回来之后, 温衡觉得明烟似乎越来越疏离她了。

    除了回来第二天, 他们一起去穆家老宅为外婆庆祝寿辰之外,其他时候, 温衡很少能见到自家老婆。

    明烟仿佛沉浸在事业当中,对于婚姻, 更加淡薄了。

    这几年, 温衡试图寻找与明烟的相处方式, 却每次都无功而返。

    他尝试着与明烟能好好谈谈, 但每次看到她那淡漠的眼神, 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明烟在忙自己的陶艺展览。

    这一天, 温衡实在受不了独守空房的滋味,提前下班, 让林特助确定了明烟此时的位置之后,便自己开车去了展览馆。

    这个展览大厅很少有陶艺展。

    因此只要一问就知道,明烟的展览场地在那里。

    温衡刚到展览中心时,便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主要是这辆车在众多深色的车子中,颜色太过于突兀,是那种亮蓝色的跑车, 上个月, 温衡还蹭过这辆车坐。

    眉心紧蹙着,温衡手指敲了敲方向盘,看着不远处那辆车:“啧,贺承修。”

    这个王八蛋, 居然知道明烟在这个地方有陶艺展览,却不告诉他。

    有这样的兄弟吗。

    温衡拿出手机,没有给明烟打电话,反倒是拨通了贺承修的电话,他知道,贺承修现在一定跟他老婆在一块。

    因为是鹿城很有名的展览馆。

    今天不单单是有陶艺展览,还有其他展览项目,展览馆很大,贺承修也是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陶艺馆。

    这不是,刚跟明烟见面没多久,就接到了温衡的电话。

    明烟正亲自接待贺承修,毕竟来看她展览的朋友不多,且贺承修来的比较早,明烟这边布置好了,便带着贺承修参观。

    贺承修看到屏幕显示后。

    抬眸看了眼明烟,嗓音低沉,温声道:“温衡不知道今天有展览吗?”

    “他忙。”明烟随便敷衍道。

    不过也看到了贺承修的手机响了,“接电话吧,我回避。”

    说着,便朝他挥挥手,去了展览馆的另外一侧。

    贺承修知道她没有看到来电显示,不然不会走的这么痛快了。

    慢悠悠的开了手机:“温总,有何贵干。”

    温衡微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别跟我文绉绉的,我问,明烟今天展览,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对我老婆还有什么想法?”

    “自己老婆有展览,完没有告诉的意思,难道不应该自我反省一下吗?”贺承修理直气壮的回道,“行了,我要欣赏艺术了,别打扰我。”

    “下来接我!”温衡咬牙切齿道。

    “不去,有本事让老婆下去接。”贺承修偏偏就要跟温衡对着干,要是他说去接他就去接,那他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美的温衡。

    温衡看着直接挂断的电话,俊美的面庞有一瞬间的扭曲。

    很快便恢复正常。

    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展览大厅如温衡想的那样很大,温衡看着极具设计感与艺术性的展览大厅,把玩着手中的车钥匙,薄唇微微弯起,还真是……跟明烟的气质很符合。

    也难怪她喜欢搞这种艺术性的东西。

    不过,温衡完不能享受这种艺术冲击。

    途中经过某个展厅的时候,温衡差点被一副油画里面出现的真人给吓到。

    特么的在玻璃展柜中,那副画居然里面居然有真人化了妆假装某世界名画。

    这就是行为艺术吗……

    温衡想着,难怪他老婆的思维他越来越猜不透,搞艺术的人就是这么天马行空,完不知道她下一秒想要做什么。

    温衡敲了敲那个玻璃展柜。

    准备跟画中人问路。

    画中人打开了一个小口子,声音幽幽的:“有事吗?”

    温衡听到这一言难尽的声音,随口问道:“问路,请问陶艺展览在哪个方向。”

    那人伸出苍白消瘦的手指,徐徐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然后又默默地将手缩了回去,重新坐在画后面,只露出自己的一张脸。

    温衡:“……”

    搞艺术的果然好多奇怪属性。

    这么看来,他老婆还算正常的。

    温衡顺着那人指路的方向,没想到,居然碰到了一个展览台上熟悉的女人。

    宋慈?

    自从明烟回国之后,这几年,温衡就再也没有跟宋慈主动联系过,而宋慈也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她。

    温衡只是定定的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这里。

    谁知……

    刚走两步。

    便听到身后传来女人好听妩媚的声音:“温总。”

    “我们分手吧。”

    温衡:“……分手???”

    卧槽,这女人居然主动跟他说分手?

    难道不该缠着他,让他跟家里老婆离婚吗?

    这么乖巧懂事?

    不对,他们都这么多年没联系了,还突然跟他说分手,这女人有毒吧?

    宋慈快走两步,她之前刚好准备下台了,便看到温衡的身影,这才一下台就追了过来。

    粉丝没想到宋慈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从后台出来。

    温衡转身,眼神古怪的看着带着棒球帽,黑色口罩,随意扎了个低马尾的女人。

    “宋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从来都是他甩别的女人,现在居然有被女人甩的时候。

    宋慈知道,温衡心里一直都有深爱的人,现在这个人回来了……

    从看到明烟的第一眼开始,宋慈就知道,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因为明烟的眼睛跟她很像。

    她也明白,为什么她跟温衡在一起的时候,温衡最喜欢就是触碰她的眼睛,也喜欢夸奖她的眼睛,原来她的眼睛跟他喜欢的人很像。

    他透过自己,看的是另外的女人。

    这些年,她一直在逃避,一直等自己彻底的放下温衡。

    才敢见他。

    宋慈口罩下的唇瓣带着自嘲的弧度,只是没有让温衡看到而已。

    她长睫低敛,加上棒球帽压的很低,温衡并没有看清她此时的表情,只是听到了她那句分手的话。

    宋慈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缓缓抬眸,露出她那双极其漂亮的眼睛,当初温衡就是对她的眼睛心动的,此时见她眸中雾蒙蒙的,颇有些头疼:“哭什么,被甩的是我,又不是。”

    宋慈戴着口罩,瓮声瓮气道:“我怕断我资源,雪藏我,报复我。”

    温衡:“……”

    “我现在雪藏得了吗。”

    有傅音笙护着,估计谁都雪藏不了宋慈。

    宋慈听他说了之后,抬手道:“那我能抱抱吗?作为最后一个拥抱?”

    也是久别重逢的拥抱。

    抱过之后,她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毕竟她也不年轻了。

    不远处的柱子旁。

    明烟与贺承修站在死角处,看着那边路口相拥而抱的两个人。

    男人上前,将衬得娇小的女人拥入怀中,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能看到他们亲密的模样。

    贺承修一看这个情况,都忍不住怒意爆发,温衡刚才那气势汹汹宛如捉奸的语气,还以为对烟烟多用心,现在倒是好,居然跟别的女人在这里亲密。

    “温衡这个渣。”贺承修咬牙切齿,抬步就要过去。

    却在走了半步的时候,被旁边的明烟拦住:“不用去,我们回去吧。”

    “可是……”

    贺承修看着明烟的表情冷淡,心底一沉:“烟烟,我……”

    “我知道是帮我,如果真想帮我,就不要管他。”明烟强行拖着贺承修下楼,“我请吃饭。”

    贺承修还扭头看温衡,却见温衡已经松开了那个女孩。

    不过两人还在说着什么。

    从他们的方向看过去,他们之间依旧亲密。

    温衡很少有弯腰顺从女性身高的绅士品格,而现在,他却微微弯腰,听那个女孩说什么话。

    越看,贺承修越为明烟不值得。

    “现在还这么年轻,真的要吊死在温衡这棵歪脖子树上吗?”

    “就算不喜欢我,也可以去喜欢别的男人,没必要……”

    展览馆的餐厅内。

    明烟听着对面贺承修无心吃饭,一心暴躁的话。

    慢悠悠的开口:“谁说我准备吊死的……”

    这边,贺承修还在继续:“说这么优秀,还不踢开这个……”

    “等等,刚才说什么?”

    贺承修说的正起劲,突然听到明烟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再说一遍。”

    明烟对上他那双满心满肺都是为自己着想的眼眸,亲自给他用公筷夹了一个鸡翅:“我说,我不会吊死的,放心吧。”

    本来以为自己看到那种画面已经会平静如水,毕竟失望太多次,早就变成了绝望。

    没想到,当真的亲眼再次看到他们亲密的时候,心还是会疼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下下而已。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只要再给她多一点点的时间,她就会彻底的……将他从心里抛开。

    迎接新的生活。

    温衡没有在展览馆找到明烟。

    他给明烟打电话的时候,却收到了关机的通知。

    他又给贺承修打电话,却发现连贺承修都关机了。

    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温衡看着那些陶艺,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终于找了个工作人员问:“明烟呢?”

    “您说明大师啊,她早就离开了啊,跟一个很高很帅的男人一起。”

    工作人员看着温衡的时候,眼神有些迷离,这个男人,长得好好看。

    “您是明大师的?”

    温衡一听到跟贺承修走了,顿时气得爆炸。

    冷硬这声音回道:“我是她老公!”

    工作人员:“卧槽……”

    那那那那那个又高又帅的男人是谁???

    明大师她……

    温衡一眼就看出这个工作人员想什么,虽然气明烟跟贺承修,却还是冷着声音解释:“那个是她哥,这什么眼神,他们去哪里了知道吗?”

    工作人员这才恍然大悟:“我听明大师说去吃饭了,至于去哪里吃饭,我也不太清楚。”

    温衡:“……”

    温衡开车漫无目的的在鹿城到了下午两三点。

    刚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吃饭。

    谁知,途中却突然接到了他母亲大人的电话:“回来。”

    温衡:“有大事吗,不是大事……”

    “离婚这个事大不大!”

    作者有话要说:  温衡:离婚???我不!!!

    烟烟要脱离渣衡独自美丽啦,小阔爱们明天零点见~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weet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