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绯闻女皇 > 5 第五章
    镜头摆到别处去之后我才听到周梓兴夸张地惊呼了一声,他压低了声音道:“妹子,疯了吗?这是电视直播!几亿观众看着呢,怎么能就这么跟主持人呛上!”

    我冷哼一声道:“我没给他比中指就已经很善良了。”

    周梓兴被我噎住,看着我的眼神却柔软了下来,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说道:“恩恩,其实没必要为了我做到这份上。”

    “我是林二逼嘛,”我满不在乎地说道:“大家应该已经习惯我二逼的表现了!况且我说了我要拉一把的,就一定挺到最后!”

    周梓兴笑了笑,没有再说感谢的话。

    一切尽在不言中。

    其实,周梓兴不知道,刚刚我的手机特设给苑姐的铃声响了……

    虽然我迅速地按掉了,但是一想到事后她会怎么收拾我,我就立马吓尿了/(ㄒoㄒ)/~~

    果然做人不可以太冲动!

    颁奖的过程大同小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重头戏自然在后面。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低声对周梓兴道:“我要去准备中场表演了,一个人坐一下没关系吧?”

    “这是现场直播,难不成还能有人往我身上扔鸡蛋?我那么帅,他们也舍得?”

    =_=

    “对了,”周梓兴又对我挤眉弄眼道:“中场表演的明星鲜花环节,觉得会是谁给鲜花?小宁宁还是小宁宁?”

    怎么办,我现在就想往周梓兴脸上扔鸡蛋……

    后台非常的热闹,刚拿完奖的明星正笑意盈盈地接受记者的采访,舞蹈演员慌乱地跑来跑去,催场的工作人员红着脸大吼大叫,还有三三两两的明星们聚在一起拍照,然后传微博发状态。

    我特别喜欢后台这种慌乱的模样,让我觉得这个冷漠的娱乐圈也是有生机勃勃的一面的。

    “恩恩姐,别发呆了,快换衣服!”助理皮皮催促我道。

    我点点头进了我的专属化妆间,问皮皮道:“萱萱姐去哪里了?”

    冯萱萱是我另一个助理。

    “给拿新衣服去了,主办方忽然说要换一件衣服,不用之前那套长礼服了。”

    “为什么忽然换?奇怪……”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跟苑姐沟通的。”

    我正疑惑地时候,萱萱带着我的另外两个小助理一起推门进来了,气喘吁吁地说道:“我把新衣服拿来了!。”

    “快换吧,要来不不及了。”我催促道。

    可是当萱萱拿掉套在衣服上的罩子时,我却彻底愣住了。

    那是一件水晶礼服……

    我整个人呆在那里,被涌向眼前的一幕幕往事击中,忘记了反应。

    粉色的水晶,精致的裙摆,几乎跟我十九岁那年穿得那件一模一样。

    那一年,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上电视直播的机会,可是我的白色小礼服却被看不惯我的前辈麦嘉儿泼上了红酒。

    那时离直播只剩不到二十分钟了,如果不是那个人送给我那套礼服的话,我估计就完蛋了。

    “原来是啊。”我记得沈唐是这么对我说的,“还是第一个敢算计我的人,林恩,真有胆子。”

    那个时候,沈唐认出了我,发现我就是那个在坟场强吻他的女孩子。

    我本以为他会趁机好好收拾我,没想到他却让助理去他车里把他准备送给嫂子的礼物送给了我。

    那是一件粉色的水晶礼服,有美人鱼一样的裙摆。

    “谢谢沈前辈!”

    “不用谢我,很久没有见过像这样不折手段的女孩子了。”

    沈唐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总是忘不了。

    “恩恩姐,没事吧?怎么呆了?而且最近那诡异的微笑是怎么回事?”

    我白了一眼皮皮道:“废话那么多,快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萱萱跟另两个助理帮我换好了衣服,皮皮又给我补好了妆。

    “哇哦,是美人鱼裙摆诶,”皮皮两眼放着光道:“这件衣服太好看了,看样子,这应该都是真水晶吧!主办方可是下了血本啊!恩恩姐,现在出去肯定可以秒杀陆假脸!”

    萱萱也在一旁纳闷儿,说道:“是啊,太奇怪了。而且看,临时换的衣服竟然这么合身,就像是给林恩定做的似的……”

    “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这说明主办方很负责任!走吧,要上台了。”

    萱萱跟皮皮帮我拎着长长的裙摆往后台走去,还不忘记讨论这件衣服有多么漂亮。

    我隐约知道是谁我送的这件衣服,也只有沈唐那天地位的人才能够让主办方临时给我换衣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敢去相信。

    到后台的时候工

    作人员已经急得满头是汗了。

    “抱歉,裙子太难走了……”我非常内疚地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您上场吧!”

    我表演的中场节目是歌曲串烧,今年是“四大”的第十二年,所以我要将这十二年来的最受欢迎单曲串起来唱,每首差不多一分钟时间,整个表演一共是十五分钟。

    这十二首歌里的第一首就是沈唐的歌。

    《大梦想家》——十二年前,沈唐才20岁时的出道单曲,让他一炮而红的歌。

    当柔和的追灯打在我身上,前奏响起时,我竟觉得有些泪眼朦胧。

    即便是除开与沈唐私人的关系,这首歌依旧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首歌,我非常尊重它,就像是尊重我的梦想。

    舞台的灯光渐渐亮起,舒缓的钢琴伴奏流淌在整个礼堂里。

    我微笑起来,看着台下的明星与粉丝们说道:“刚到这座城市时,我还什么都不是,跟很多人一样,还住在地下室里吃着泡面、没休止地寄着De带。在很多个辗转难眠、无法入睡的夜里,都是这首歌陪着我直到天明的。我想,每一个有过梦的人,都会记得这首歌。沈唐——《大梦想家》。”

    我已经厌烦,

    那被们珍放在高台上的

    所谓成功、成就、成熟;

    我不再争辩,

    那被们供奉在神坛上的,

    所谓真实、真相、真理;

    请允许我独自坚信吧,

    独自坚信

    那被们嘲笑、滥用和遗忘的

    极微、极弱、极静默的

    梦与理想。

    唱完最后一句歌词时,我忍不住往沈唐的方向看去,不知道现在的他坐在台下,会不会有跟我一样的心情。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仅仅是坚信一个梦,竟然也是这样艰难的事。

    这个时候摄像机正好扫到沈唐那儿,追踪着他的表情。

    可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沈唐的助理阿金走过来将一束白玫瑰花递到了沈唐手中,然后沈唐便在众人地注目下站起身往舞台走来。

    白玫瑰……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强吻他时,就是拿着一束白玫瑰打掩护的。

    我没有想到组委会竟然安排的是沈唐给我鲜花!我会不会太有面子了一点?!

    即便是巨大的伴奏声也压不住观众的尖叫,沈唐捧着白色的玫瑰花,不急不缓地走上了舞台,往我的方向走来。

    我想象过无数次跟他再次面对面的情景,但是却从没有想过会是在舞台上,在电视直播里,在亿万双眼睛的注目下。

    沈唐一步步走向我的样子,就像是一场宿命的审批。

    我几乎听不到音乐声,只能听到我巨大的心跳声。

    当沈唐在我面前站定的时候,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重力一样,漂浮了起来。

    接过沈唐递来的鲜花时,我尽量让我的手不颤抖,可是我想我湿淋淋的手心还是出卖了我。

    “我在后台等。”我听到沈唐这样说道。

    还是我记忆里的声音,就像是最美的□□,暧昧、低沉、充满了诱惑力。

    可是这样的声音,却让我觉得很委屈。

    一直到沈唐走下了舞台我还在震惊里,差一点忘记了唱第二首歌,等我回过神来时才发觉我的脚几乎无法支撑我站稳,我要靠着一旁的钢琴才能站定。

    沈唐……

    他总是这样出其不意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我又唱完了接下来的十一首歌,总共这十二首里竟然有六首都是沈唐的……

    另外的六首里有两首是我的,可是其中最红的那一首《温柔》,还是沈唐当初替我制作的专辑里的歌。

    当我唱着《温柔》里的那句“我不该让的温柔,这样毁了我的一世”时,我才发觉,我的人生中,沈唐竟然占了那样重要的位置。

    我写的歌与他有关,我唱歌时的心情也与他有关,还有那些成长里的点滴,从小就贴在墙上、放在随身听里、记在小本子上的记忆,竟然也都与他有关。

    而当我长大之后,第一个爱的人,竟然还是他。

    不知道怎么的,我感到有些后怕。

    表演完了中场节目,我又观众的尖叫声中马不停蹄地去化妆间换今天的第三套衣服,也就是颁奖时穿的衣服。

    这件衣服是一件宝蓝色的小礼服,可比刚刚那条裙子方便行动多了。

    “这件水晶礼服怎么办?”萱萱问道。

    “收起来吧,现在就帮我把这套衣服拿到公司里去。”

    “现在么?”

    “现在……

    ”

    萱萱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还是替我把衣服默默地收了起来,准备替我拿回公司,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我道:“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去颁奖了,不要忘了时间。”

    我点点头,又打发掉了其他助理才独自出了化妆间。

    虽然沈唐没有说在后台的哪里见,但是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在最里面的那间化妆间。

    就是我十九岁的时候他认出我的地方。

    不过我对自己说,我去见他完是问他为什么要送我花而已,绝对没有别的任何企图!

    我紧张地往后台走去,低着头就像是做了坏事怕被别人发现似的,不过兴许是后台太嘈杂了,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我走到那间化妆室门口也并没被人发现。

    果然,这一间化妆室门口贴着沈唐的名字。

    我往前走了一步,却又马上退了回来,伸了伸手准备推门,可是一碰上门就像是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立刻收了回来。

    我现在有些明白什么叫做近乡情更怯了……

    /(ㄒoㄒ)/~~

    不行,我不能害怕,又不是我欠他的!

    靠,瞧瞧李哲宁每次出现在我面前是多么的理直气壮呀?我也应该这么理直气壮的出现在沈唐面前!

    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往里走的时候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

    谁这么不识趣?

    我不耐烦地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拍我的人是陆碧雨,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拿着相机的外国男人跟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

    怎么办,我好像更加讨厌她了……

    “林恩,怎么在这里?这里好像不是的化妆间吧?”

    “我……”我想了想,解释道:“我迷路了。”

    陆碧雨嗤笑一声道:“看来的方向感太差了,一条路竟然也能迷路?”

    见我被噎住,陆碧雨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她指了指身后的男人道:“这位是《视觉》的首席摄影师,这位是《视觉》的中国区主编,他们想采访沈唐很久了,所以我带他来找沈哥哥。”

    《视觉》可是国际时尚大刊。

    我看了一眼沈唐化妆间的门,丧气地看向我面前的三个人。

    兴许这就是命吧。

    我对陆碧雨身后的两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有对陆碧雨说道:“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去准备颁奖。”

    “那再见了,下次可不要迷路了。”陆碧雨冷冷地说道。

    我安静地在后台等着上场,跟我搭档颁奖的是最近很红的一个新晋男歌手孟青文,脸蛋比歌声好,歌声比智商好,人非常呆,一直在背着自己颁奖时候要说的话。

    这样也好,我能自己接着发呆,现在的我可没有心情跟人寒暄。

    可就在我们准备上台的时候,孟青文却被人叫走了,说是有位明星先走了,所以让他顶替一下颁之后的另一个奖。

    “那我怎么办?”我问工作人员。

    “非常抱歉,可以麻烦您自己一个人颁奖么?”

    =_=

    组委会们绝壁是故意的啊!

    们明知道下一个奖项有李哲宁入围,而且得奖的可能性很大,们还让我一个人颁奖?

    说们不会是故意的连孟青文那个呆子估计都不会信!

    “下面有请林恩替我们颁发年度最受欢迎电影男演员奖!”

    我听见主持人报幕了……

    大屏幕渐渐打开,我走下阶梯,听到场爆发出异常热烈的尖叫与口哨声,我回头一看,发现大屏幕上正拍着李哲宁的表情。

    想到明天报纸会怎么写我之后,我的心彻底就凉了。

    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感觉不会再爱了/(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