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绯闻女皇 > 9 第九章
    就这么,我满心不安被护送到了飞机场,搭乘时间最近的那一班飞机,回了我的老家——哀水市。

    我准备去找我歌迷会的副会长,她是我的老乡,个性又很温吞,并不是什么坏人,还是这个基金的统筹人,也许她能是这件事情的突破口,能够帮我一次。

    当飞机降落,当我看到那灰色的天空,闻到那熟悉的潮湿的空气味道时,我非常确定,我的确是回到自己的故乡了。

    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我背离父亲的希望,离开这座城市背井离乡去追梦的时候,曾经想过有一天自己要以怎样的姿态回来。

    但是我哪里想得到,最后我却是用这样狼狈的方式偷偷摸摸地回来?

    我带上墨镜跟口罩,将连帽衫上的帽子套了起来,低着头往前走。

    因为怕太引人注目,所以我只带了皮皮一个助理,他是个男孩子,又高高大大的,正好可以帮我打掩护。

    刚走出机场,就起了一阵不知名的“妖风”,把我的帽子给吹掉了,偏偏我整头发的时候,又一不小心又把口罩给弄掉了。

    只见口罩被风吹得老远,于是我的二缺助理皮皮便一面拉着我的行李箱,一面追着我的口罩跑,而且还没忘记大声叫道:“恩恩姐,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把口罩捡回来!”

    叫妹子的啊!

    知道什么叫做低调嘛!

    我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找到一个比我还要二的助理!

    皮皮的这一声叫没有让我失望,立刻让周围人把注意力都移向了我……

    “那不是林恩吗!”不知道谁先这么叫了一句……

    皮皮呀,说不是故意害我的,我还真不信!

    见到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我的心是彻底凉了,完蛋了,我不会成为第一个在机场外被群殴致死的明星吧!

    皮皮捡回了口罩回过头看向我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握着我的口罩,哭丧着一张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谁曾想到我老家的人民这样爱戴我?不过十几秒的功夫就把我围住了,拿着手机围着我各种拍,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害得我想拦车都拦不到。

    我呲牙咧嘴地看着皮皮,想着待会儿要怎么收拾他!

    人越围越多,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更加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

    原来,一个人倒霉起来,可以这么没有下限/(ㄒoㄒ)/~~

    以后谁再跟我说最有效率最速度的队伍是消防队我就跟谁急!这个世界上最有效率速度最快的队伍明明就是狗仔队!

    今天不是我生日么?老天爷就送了一沓狗仔给我当礼物么?会不会太爱戴我了一点?

    狗仔队来了,基本上就等于我完蛋了。

    而且非常奇怪的事情是,这群狗仔并不是从其他地方驱车来的,还有一部分竟然是从机场里跑来的。

    我估摸着他们从哪里知道了我的消息,便赶着第二班飞机紧跟着我来了。

    们太爱我了=_=

    皮皮见我被围住,着急得就想往里冲,可是他太高估他那秀才一样力气了,往里冲了几次,反而离我越来越远,被这些身经百战的狗仔队们不知道挤到那里去了。

    我知道靠他救我是不可能的了,便尝试着往外走,可是狗仔队们对我亦步亦趋,依旧将我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密不透风。

    闪光灯噼噼啪啪地闪个不停,我被快门声吵得头晕,真庆幸自己带了个大墨镜,要不一定被闪瞎狗眼。

    可是我还没有庆幸完,不幸就发生了。

    不知到从哪里伸出一只邪恶的手,一把就抓走了我的大黑超,一时间四面八方射来的闪光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着急地用手挡住眼睛,低下头寻找,却见到我的墨镜被挤过来的记者一脚踏了个粉碎!

    “林恩,是回家乡躲难的吗?”

    “怎么看陆碧雨等女星对的评价的?”

    “有传言说要退出演艺圈是真的吗?”

    “是不是已经被经纪公司雪藏了?”

    “林恩,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林恩,要怎么向大众交代!”

    闪光灯刺得我睁不看眼睛,狗仔队的追问又让我慌乱无比,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绊了我一脚,我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了地上。

    狗仔队们就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似的,发了疯似的按快门,生怕放过了我任何一个狼狈的表情。

    我刚想站起来,可是才一撑手,就感觉到手指一阵剧痛。

    我忍不住大叫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记者踩着我的手了。

    “踩着我的手了!”我痛苦地喊着。

    可是那个记者却依

    旧踩着我,完没有移开的意思,就像是没听到我喊似的,我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腿道:“踩着我的手了。”

    可是“眼镜狗仔”却笑了起来,然后更加用力地踩了上去。

    我痛苦地大叫着,差点就要骂脏话了,但是我知道只要我骂了一定又会被他们写进报道去,只得忍着痛咬牙瞪着那个疯狂地冲着我拍照的狗仔。

    我一定要记住这个人的脸!

    手指传来钻心的疼,我疼得几乎要哭出来,我含着泪低下头,让头发遮住我的脸,咬着牙一声都不再吭。

    就算我再绝望,就算身体再疼痛,就算内心再受伤,也轮不到这群人看我哭!

    踩着我手的狗仔又加大了力气,就像是他不够满意我的哀嚎似的,我终于是疼得大叫了起来。

    “靠!把的驴蹄子从老娘手上拿开!”我终于忍不住冲着那人大吼了起来。

    我见到“眼睛狗仔”笑了起来,又开始疯狂地拍我的脸部特写,所有的狗仔队脸上都有一种得意洋洋的神态,仿佛只有看到别人不幸才能让他们快活似的。

    一群疯子!

    闪光灯闪得我几乎昏阙,我看着狗仔们疯狂的表情,听着他们爆炸式的质问与谩骂,第一次觉得这样的绝望。

    我好害怕,我觉得我也许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不远处传来车子急刹的声音,即便在这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中,那刹车声与砸车门的声音还是异常清晰。

    听那刹车的声音,我估摸着这车速得上百了,这车主简直就是玩儿命在开车!

    又是哪里的狗仔么?为了拍我这幅死样子也值得玩命,真不知道该说他们敬业好,还是该说他们疯狂好。

    正当我还在揣测来者何人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吼声。

    “滚开!”

    一双手将围着我的记者一层层扯开,我听到记者的愤怒的叫骂声与惊呼声,紧接着,我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抬起头逆着光看着来人,惊讶地忘记了反应。

    竟然是沈唐!

    这场景就跟我十岁那一年第一次见到沈唐时的情景一模一样,我都是跌坐在地上,他都是那样逆着阳光出现在我面前。

    不同的是,十岁的那一年,他撞到了我,而二十二岁这一年,他是来救我的。

    沈唐低下头看向我,却一眼就看到了我被人踩在脚下的手。

    他的眼里忽然出现了一种极度愤怒的神色,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到他一脚踢在了那个踩着我的狗仔身上。

    狗仔跌坐在地上,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又被沈唐一脚踩在了身上,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记者们都吓傻了,转眼又见到沈唐将那“眼镜狗仔”提了起来,然后重重地甩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我听见一声闷哼,然后便见到那“眼镜狗仔”的相机摔碎了,紧接着他整个人也跟他的相机一样,倒在地上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

    这一切不过几秒,趁着记者跟我一样被石化的当口,沈唐一把抱起我,快步往他的车子走去。

    皮皮正站在沈唐的车边等着,帮他打开了车门,沈唐迅速地将我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上车关上门,表情严肃地弯腰替我系安带。

    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安带!

    “别系了,狗仔又围上来了。”我提醒沈唐道。

    沈唐系好我的安带后,狗仔队已经围上来了,有几个就站在车前,正好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还有几个则在窗子边猛拍。

    我正着急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却见到沈唐拉下了车窗。

    “趁我还能控制住自己,都给我滚。”沈唐冲着镜头冷冷地说道。

    记者无视沈唐的警告,依旧对着车子拍照摄像。

    沈唐不再废话,而是回过头,面无表情地踩下了离合器,转动钥匙,发动了车子。

    我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沈唐挂上一档,一脚踩上油门就向几个记者撞了过去。

    靠,沈唐也玩儿太大了吧!

    我忍不住惊呼起来:“发疯了吗,这要搞出人命来的。”

    “我心里有数。”

    虽然这一撞并不算特别用力,但是也足够将几个记者撞倒到爬不起来了,没被撞到的,也吓得连滚带爬地爬到了一边去,再不敢拍照了。

    沈唐再一次看向愣在车边的狗仔,冷漠地说道“需要我碾上去么?”

    他也不等那狗仔回答就再次将车窗滑上去,又一次发动了车子……

    这一刻没有人敢照相了,所有人都知道沈唐不是开玩笑的,机车发动机的声音一响我就听见有人叫道:“快把地上那几个拉走啊,

    快!”

    只见狗仔队们惊慌失措地将那几个还在地上嚎叫的同伴拖走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沈唐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我觉得等这群狗仔回过神来想上车追的时候,沈唐应该已经把他们甩不见了。因为我发现沈唐正在用开飞机的速度开着车……

    “都过一百了!”我冲着沈唐喊道。

    沈唐不理我,继续将车开得飞快。

    我生命中遇到过两个开车不要命的人,一个是李哲宁,另一个就是比他还不要命的沈唐!

    “沈唐,要死自己死,别拖上我!”我抓着扶手冲沈唐绝望地哀嚎道。

    我本以为这将是一句无力的嚎叫,可是没想到的事情是,车速竟然降了下来,看到计速器上显示七十的车速之后,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虽然我觉得七十的时速也不值得我松一口气!

    得益于沈唐神一样的驾驶技术,与魔鬼一样的车速,我们很快就到了市区。

    我尝试着跟沈唐说话,尽量礼貌地说道:“沈前辈,在这里放我下来就可以了。”

    “不行。”沈唐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有些被沈唐的语气激怒了,虽然他刚刚的确救了我,我是该感谢他,但是他也没资格禁锢我的人身自由啊?

    当我还是两年前被无情抛弃的那个林恩么?

    “沈前辈,我要下车。”我冷冷地说道:“不停车,我不介意跳车下去。”

    沈唐听到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稍微和缓了一点,像是安抚我似的,说道:“我先带去医院,看完了的手伤,要去哪里我都送去,这样可以么?”

    “我自己会去医院。”我嘟囔道。

    沈唐脸上的表情渐冷,非常严肃地教训我道:“手伤越快看越好,想以后弹不了琴么?”

    这句话绝对是戳到了我的软肋,我不再要求下车,就当是默认了他的建议。

    车子又开了不到十来分钟的样子,导航提醒我们已经到达哀水市人民医院了。

    又是人民医院……

    无论是什么城市,都有一座专门宰人民的人民医院。

    =_=

    沈唐拔下钥匙,又探过身子给我解安带,依旧冷着一张脸。

    我可以看到他脸上有种愤怒与自责的表情,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到现在还在生气,他不是已经打也打了,撞也撞了么?

    沈唐解好我的安带,就立马下车替我打开车门,作势又要抱我下车。

    “不用!”我拒绝道:“我的手伤了,但是脚可没有伤。”

    “我不想弄脏的脚。”沈唐道。

    弄脏我的脚?

    我低下头一看,这才想起方才我被狗仔推倒的时候掉了一只高跟鞋……

    我还没有回过神,沈唐就已经把我抱了起来,这大中午的,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沈唐的行为又这么高调,彻底吸引了周围人的部目光。

    我只好低着头,用头发遮着脸,希望不会有人认出我来。

    “沈唐!”

    “林恩!”

    “沈唐抱着林恩!”

    =_=

    们够了……

    虽然大家碍于沈唐的气势而不敢靠近,但是却都掏出手机或光明正大或偷偷摸摸地对着我们拍。

    不过沈唐像是无所谓似的,只是快步抱着我走近了急诊科。

    “她的手受伤了。”沈唐对迎来的护士说道。

    护士看见沈唐的瞬间就呆住了,我估摸着她应该是被沈唐的美貌震撼了吧,想当初我也跟她差不多。

    “她的手受伤了,应该送去哪里?”沈唐有些焦急地问道。

    可是护士姐姐依旧傻笑着看着沈唐,站着那里一动都不动,张着嘴差点就流出口水来。

    =_=这个男人真是祸水……

    沈唐有些急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可怕起来,他直接绕过了护士,随便走进最近的一间急诊室,将我放在病床上,语气粗暴地对医生说道:“她的手受伤了,快点处理!”

    急诊室的医生是一位秃头的中年男人,我猜他并不知道谁是沈唐,但是见他一身黑衣的样子指不定还以为他是黑社会的呢。

    医生被沈唐暴躁的语气吓得一哆嗦,什么都没问立刻就上来检查我的手。

    “疼疼疼!”

    医生一碰我的手我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轻点!”沈唐冲着医生吼道。

    医生被沈唐吓得又是一哆嗦,一时控制不住手上的劲,反而弄得我更疼了。

    于是我只好无奈地对沈唐说道:“吼医生做什么?又不是他把我弄伤的……”

    沈唐估计也冷静了下来,皱着眉头对医生说道:“抱歉,我脾气不大好,您轻点。”

    虽然沈唐跟医生道了歉,但是我觉得这医生还是很怕他,而沈唐又继续死死盯着医生给我看伤口,所以医生的手还是时不时要抖一抖,害得我疼得嗷嗷直叫。

    忍无可忍我只好打发他去办手续交钱。

    等沈唐回来的时候,医生已经极其迅速地给我缠好绷带了。

    “一个星期之后来换绷带就可以了,记得让这位小姐定时吃药。”我感觉医生一副解脱了的样子。

    “谢谢。”沈唐对医生点点头,又准备过来抱我,不过这一次却被我激烈地拒绝了。

    “脚脏了没事儿,我特爱洗脚!”说着我就先光着脚出门了。

    沈唐没有勉强,只是护着我往医院外面走。

    当我们回到车里的时候,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一是因为冬天的时候光脚走路真心伤不起,一是因为虽然跟沈唐单独呆在一个空间让我很不安,但是比起护士们射着冷光的眼睛还是沈唐的眼神可爱得多……

    一坐进车里,我就感觉到一阵诡异的沉默,兴许是手伤也治好了,所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感觉沈唐放心了下来,也没有刚才那急躁的样子了,于是就沉默地盯着我看,不急不躁的……

    求了沈唐,别这么看我,难道您老人家不知道您那双眸子亮得跟闪光灯似的么?

    “沈前辈,能把我放到前面的路口么?”我有些僵硬地看着车子前方说道。

    见沈唐不说话,我又道:“可是答应了我的,等我治好手伤我想去哪就去哪儿的。”

    沈唐还是不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沉默地继续盯着我看。

    “沈前辈!”我皱着眉扭过头不自在地说道:“聋了哑了还是傻了!”

    “林恩……”沈唐忽然叫我的名字。

    我疑惑地看向沈唐,没想到就在我跟他眼神相触的那一刻,沈唐竟然忽然伸出了手将揽入了怀里。

    沈唐的呼吸就在我耳边,我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听见他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_=

    您回来了,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