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绯闻女皇 > 10 第十章
    我冷漠地推开沈唐,微笑着说道:“前辈,可以麻烦把我放到前面的路口么?”

    沈唐估计没想到我是这种反应,有些发愣,可是当我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之后,他却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我不给他好脸色看他还这么高兴?这人出了一趟国,回来就变成M了么?

    沈唐心情好得很诡异,他微笑着开着车把我送到了前面路口,还非常好心地帮我打开了门。

    我满心疑惑地上了一辆计程车,沈唐依旧没有阻止,只是含笑看着载着我的计程车开走了。

    看到后视镜里沈唐渐渐消失的身影,不知道怎么的……

    =_=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凭我对他的了解,我总觉得他指不定在打什么鬼主意呢!天知道他会在哪儿等着阴我一道……

    待我回过神来才发觉计程车司机总在往我这边看,神情好奇。

    见状我立刻低下头,然后举起手假装不轻易地挡住自己的脸。我现在的名声这么臭,这位司机要是认出我来,说不准会直接把我扔下车!

    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到了之前定下的酒店,我估计皮皮应该也快到了,我们说好的,要是不小心失散了,就在酒店见,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摆脱狗仔队的跟踪。

    司机看了看计价表道:“三十块。”

    我伸手去大衣里掏我的钱包,可是第一次却没有掏到。

    难不成在另外一个荷包里?

    我掏右边的口袋,却还是没有掏到。

    =_=不是吧……

    我钱包不会掉了吧!

    我左掏掏,右掏掏,然后反复的左掏右掏,却还是找不到我的钱包……

    “小姐,不会没钱吧?”司机大叔的脸色已经非常非常难看了……

    /(ㄒoㄒ)/~~

    “师父,要不您给我留个电话?”见到司机师父的脸上已经开始冒青筋了,我便又谄媚地笑着,解释道:“我钱包掉了,上车前我真不知道!要不我把大衣压在您这儿?我这大衣绝对值30块钱!”

    “值三千老子也不要!”司机怒瞪着我道:“我一大老爷们儿要女装干什么!怎么,讽刺我没老婆,老光棍是不是!”

    “我没有那个意思啊!”

    /(ㄒoㄒ)/~~

    师父您也太会神展开了吧?!

    我感觉师父马上就要发飙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扣了一下车窗。司机大叔摇下玻璃,不耐烦地问站在车外的人:“敲什么敲!干什么!”

    只见一只修长的手伸进了车窗,将一张红彤彤的RMB递到了师父面前。

    “不用找了。”那个人说道。

    靠!沈唐绝壁知道我钱包掉了!

    我是说他怎么那么容易就让我走了,敢情在这里等着我呢!

    我气呼呼地下了车,见到沈唐正靠在他的黑色跑车前忍着笑看我,看到我瞪他,他干脆就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两年不见,我差一点就忘记了沈唐是一个性格多么恶劣的人!人人都以为他温润如玉,其实都是被他装出来的样子骗了!

    演技派就是演技派……

    沈唐笑眯眯地向我伸出手,晃了晃他手里的钱包。

    我大步走过去作势就要拿回我的钱包,可是我刚一伸手钱包就不见了。

    沈唐像是逗小猫似的抬起了手,只要我一伸手去拿他就抬抬手,诚心欺负我比他矮!

    =_=幼稚!

    “沈唐,真的要跟我玩儿这么无聊的游戏吗?”

    沈唐摇摇头,将手伸到了身后,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双短靴来。

    “把这双鞋子穿上,我就把钱包还给。”

    我接过鞋子迅速地穿上,伸出手要回了我的钱包。

    虽然穿上鞋子之后,脚真的立刻就暖和多了,不过沈唐别想用这么点小恩小惠收买我。

    “哪里来的鞋子?”我问道。

    “刚刚去买的。”

    他是怎么办到又买鞋子又能跟上计程车的?

    沈唐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我有问苑姐在哪里落脚,定的是哪家酒店。另外我开车又比较快,所以刚刚好赶到帮付车钱。”

    哪壶不开提哪壶!

    心中的疑问得到解答之后,我也不跟沈唐多废话,礼貌地点点头道:“谢谢沈前辈今天的帮助,再见。”

    我走进酒店,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可是没想到沈唐也跟了过来,他不是巨星么,怎么这么闲?!

    “不要跟着我。”

    沈唐好心情地轻笑了一声,然后拿出一张卡道:“刚好,我也要办入住手续。”

    =_=

    当沈唐靠在墙边,微笑着看着我开门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了。

    “沈巨星,请跟我保持距离,我不想被狗仔拍到跟一起出现的画面。所以从今天开始请您不要如此高调的出现在我旁边,不要用这种神情看着我,不要老是对着我笑!我不希望被误会跟您有什么关系。”

    沈唐笑了笑道:“中午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被狗仔拍到了吗?”

    我被噎住,干脆无视沈唐的笑容直接刷卡进门。

    可是我刚打开门,一只手就从我身后伸了过来,抓住门把砰地一声就又将门关上了,我正准备说话,就感觉身后的人贴了上来。

    沈唐站在我背后,两手支着门将我圈住,阻断了我的去路。

    “沈前辈,请不要这个样子。”

    沈唐无视我的要求,叹了口气道:“林恩,我是回来找的。”

    我转过身,瞪着他讽刺道:“沈巨星回来找我能做什么?”

    沈唐也有些急了,说道:“大家都说沈唐是回来寻找唯一的爱的,林恩,觉得我唯一的爱除了还能有谁!”

    我愣住,一时间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因为从前的沈唐从不会给我这样明确的答案。

    他从不敢说爱,他怕草率的爱情会害人害己,就像他曾经做的那样。

    我回过神来,冷笑一声,故意用讽刺的口吻说道:“怎么,想明白了?但是我现在的名声很臭,小心我会害死。”

    “被害死也不错,”沈唐笑了笑道:“况且我并不觉得事情毫无转圜的地步,不是正在解决么?”

    我撇过头去,这么些天第一次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可是我还是皱着眉头道:“能不能解决还不一定呢,兴许我一辈子都这个样子了……”

    沈唐沉默了一阵,然后用非常严肃地口吻说道:“林恩,若是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向媒体宣布我们的关系,最快今天晚上就能安排记者会。”

    “绝对不要!”我连忙阻止沈唐道:“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想宣布什么?!”

    沈唐失笑道:“宣布我单也可以,只要不介意。”

    “那也不成!”

    沈唐非常不解地看着我,因为他跟我都知道,如果沈唐能站在我这一边,又或者我能够跟沈唐这样形象正面的明星扯上关系,对于我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吃亏的只有他而已。

    我可以说我跟沈唐这样的大款在一起怎么会贪那区区五百万,这样子不合逻辑。我还可以说是有人嫉妒我的成就又嫉妒我跟沈唐的关系才故意阴我。

    媒体和那些小明星们见到沈唐这样有话语权的人站在我身后一定会立马见风使舵,舆论的导向就会改变。

    不仅如此,沈唐良好的正面形象无形中是对我品格的一种担保。

    只要再适时的拿出一点证据,让人相信我的清白会容易得多。

    当然,这都是正面的影响。但是,那些负面的影响并不会过多的加之在我身上,我顶多被沈唐的粉丝骂几句配不上沈唐,而真正承担消极影响,会被质疑的,会被人一齐泼脏水的人是沈唐。

    比较起来,我一点点都不吃亏。

    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我若是同意了沈唐的建议,我就要一辈子当“天王嫂”。

    我也不是没有借着别的明星的名气给自己铺过路,两年前跟李哲宁炒绯闻不就是为了大家能看到我么?

    但是我从来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到我才做这一切。我一切的努力与忍受,也不是为了让自己出现在报纸上的头版头条,被人封为绯闻女皇而已。

    从我离开家乡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在反复提醒着自己,问我自己,我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能迷失了方向,不能被名利与欲望迷住了眼睛。

    我要的从来不是成名,我要的是让所有人都能听到我的音乐。

    我想让这个世界听听林恩的声音,让他们人知道,在这个纷纷扰扰的圈子里,在这个娱乐至上,音乐与艺术都已没落的唱片业大萧条时代里,有一个人从没有放弃过做出好的音乐。

    我要帮听众们洗洗耳朵。

    两年了,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摆脱掉“李哲宁绯闻女友”的名字,终于让人记住了“林恩”的名字。

    虽然我知道要达成我的目标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事要做,很多的槛要跨,沈唐可以帮我一把,但是我绝对不要在这个时候再被冠上别的标签。

    天王嫂什么的我不稀罕,我只做自己的女皇。

    所以我抬起头,非常认真地对沈唐说道:“沈唐,答应我,在我解决好自己的事情之前,什么都不要跟媒体说。不要让人觉得我们有什么关系,即便是今天中午的事情,我也希望能对媒体搪塞掉,找个别

    的理由解释清楚。我自己的人生问题,请让我自己来解决。”

    “是让我继续迷惑媒体的视线么?”

    “是!”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沈唐像是很了然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似的,并不觉得惊讶,叹了口气,开口准备说服我。

    “林恩,……”

    见状我忙捂住他的嘴巴,说道:“沈唐,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是请让我保持这最后一点的骄傲。”

    沈唐笑了笑,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从来不屑于依靠我的力量,从前是,现在是,估计以后也是这样,刚刚的问题,我的确不该问。”

    “我不是不屑于……”我解释道:“我只是不想用一个依附者的身份站在任何人身边。因为将一切依靠在另一个人的力量、声明、担保之下的人生是非常脆弱的人生,这样的感情也是脆弱的感情。如果有一天我选择一个人,我一定是要能和他并肩而站的。他不能依附我,我也绝不仰视他。我们是平等的,互相扶持,但是绝不依存。我林恩这辈子都不会做菟丝草,也不会做凌霄花。”

    我必须是一只近旁的木棉,作为树的形象跟站在一起。

    沈唐愣了愣,微微睁大了眼睛,眼神忽然变得很温柔。

    “林恩……”

    “忽然叫我做什么?”我皱了皱眉道。

    沈唐轻笑起来,柔声道:“这样好……”

    沈唐还是温柔地注视着我,那眼里的光芒,让我想起傍晚的哀水河,想起那流动的淡淡的柔光,想起九月时河边芦苇荡里的微风,很轻柔又很舒适。

    这样的眼神,让我有些心醉神迷。

    沈唐伸出手,握住了我放在他唇上的那只手,安心地笑了起来,就像是得到了什么永恒的承诺似的。

    当沈唐的嘴唇轻轻碰到我的掌心时,我才感觉到心脏一阵紧缩,立刻回过神来,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忙解释道:“我是说我如果选择了一个人,可没说那个人就是,别露出这种表情来!”

    沈唐还是温柔地微笑着,安静地注视着我,像是完不信我说的话似的。

    我有些难堪,低下头不去看他,半响才开口道:“沈唐,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

    “谢我什么?”沈唐失笑道:“什么都不让我为做。”

    “谢谢还相信我,的信任对我来说很重要,是唯一一个到了现在还相信我能靠自己力量站起来的人。”

    沈唐的笑容更加温柔了,他含笑低头看向我,不急不缓地说道:“我相信,是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身上就有一股劲,人们把压得越低就会弹得越高。”

    我瘪瘪嘴道:“这么久了,我也没见到自己弹起来。”

    沈唐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脑袋道:“会的。因为无论什么事情,只要认定了,即便前面是悬崖也敢冲一冲,从不后悔,也不怕受伤害。所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的脚步,没有什么能够真的让一蹶不振。”

    那倒是,当初我明知道沈唐是个悬崖,还不是一头栽了进去,怪不得他深有体会……

    “林恩,有一颗赤子之心,从不曾改变。我很高兴两年之后见到时,还是从前的那个林恩,还是那么耀眼。”

    我被沈唐夸得有些脸红,没想到我在他心里这么好呀,让我一时间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从前我就很喜欢这一点,现在也是。”

    听沈唐这么说,我笑眯眯地说道:“谢谢的夸奖,不过,虽然说我没变,但是……”

    沈唐从容不迫地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倒是老了不少啊!”

    趁沈唐愣住的当口,我迅速地开门进屋,然后把一脸震惊的沈唐关在了门外。

    两年前他甩下我的仇我还没报呢!

    “林恩!”隔着门板我听见了沈唐气急败坏的叫声。

    沈唐的软肋就是臭美!

    哈哈哈,我大笑几声,锁上门,靠在门板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两年前沈唐走的时候,我恨不得把他那张立体的脸孔一巴掌拍成平面的,虽然我现在还是很想把他那张立体的脸拍成平面的。但是我知道无论何时,他都是相信我的。

    而且我坚信,这一点无论是在两年前,还是在两年后,或者是以后的所有日子里,都是不会改变的。

    因为我跟沈唐有相同的梦想,有一样的坚持,我们即便不能做人,也一定是知己。

    他从不像别人一样觉得我幼稚、冲动、无视规则、为所欲为,他也从没有想过要让我改变,要让我屈服,要让我跟其他人一样。

    因此,就算我不能跟沈唐在一起,又无论他爱不爱我,我爱不爱他,这一点都会让我们比别人更亲近。

    我走到房间心情舒畅地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笑眯眯地换着频道,忽然就见到陆碧雨的新闻了。

    “我没有想过圈子里会有这样的人,我觉得粉丝是艺人这辈子最珍贵的财富,是亲人、是朋友,而不是赚钱的工具!”

    陆圣母又在发表她对娱乐圈某些欺骗粉丝、败坏职业道德、玷污演艺圈纯洁的女明星痛心疾首的鄙视以及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了……

    陈词滥调……

    不过现在姐姐我心情好,不想跟她计较,也并不觉得生气,便迅速关掉电视,愉快地说了句:“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