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绯闻女皇 > 11 十一章
    果然头疼的时候不要写文比较好/(ㄒoㄒ)/~~

    终于把草稿撸完了~现在是修改后的,多了差不多1500多字,大家可以重新看一看

    (改口口,内/幕竟然也被口口了=_=)下午皮皮跟我在酒店会和,我拿了行李就自己回了房间,并且吸取中午的教训换了一双好跑步的鞋子,多拿了一副墨镜,还拿了一个可伸缩的警棍放进包里,然后才出门。

    这一次谁要是还敢欺负我……我就用警棍抽死他,抽不死他我也抽得他下半辈子不能人道!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一打开房间门就见到沈唐站在我房间门口。

    “还真是阴魂不散……”我无奈地说道。

    沈唐笑了起来,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墨镜,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双白手套戴上,然后双手交叉放在身前道:“我想应该需要一个司机跟一个保镖。”

    =_=泥垢了。

    “沈前辈,忘记我说的话了么?我不希望别人把我跟联系在一起。”

    沈唐指了指自己的墨镜跟手套道:“所以我变装了。”

    摔!变装完只是单纯的让自己变得更加打眼了而已好不好!

    “沈前辈,我有车!”说着我用自己的警棍在他眼前晃了两圈道:“看,我也有保镖。”

    我头也不回地就往电梯走,沈唐也死皮赖脸的钻了进来,我瞪他,他就当是没看见。到了酒店门口,服务生就将我租的车子开了过来,我正想拿了钥匙上车却被沈唐拦住了。

    “稍微等我一下。”

    我疑惑地看着沈唐,见到沈唐跑到他自己的车上,不知道拿了什么过来,我皱着眉问道:“想做什么?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是说有车也有保镖么?”沈唐微笑着看着我道。

    沈唐一露出这样势在必得的笑容,我就觉得毛骨悚然,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人,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有想象力的方式来挑战我脆弱的下限。

    我还没有揣测完,就见到沈唐拿出一个大铁钩重重地就往我的车上砸去,只见车门一下子就被砸凹了。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又砸了第二下,把车窗也砸烂了。

    酒店的司机人都傻了,目瞪口呆地站在车边,手还保持着给我钥匙的姿势。

    “记在我账上。”沈唐拍拍司机的肩膀道。

    我站在酒店门口绝望地看着被砸烂的车,只觉得我还是高估了沈唐的下限,并且低估了他的想象力。

    沈唐走到我面前,用完美的微笑冲我笑,然后不急不缓地开口说道:“林恩,现在没有车了。”

    说着沈唐的眼睛又瞟向了我的包,我立马护住包,大声叫道:“别打我警棍的注意,我上车还不行么!”

    “行。”沈唐终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走到他的车前替我打开了车门。

    @#¥%a;*!@#

    我在心里把能骂的词都骂了个便……

    待我们坐上车之后,沈唐又不知道哪里变出一顶帽子戴在头上,简直就跟专业司机的打扮一模一样。

    见我一脸便秘地看着他,沈唐竟然扁了扁嘴,瞪大了眼睛,理直气壮地说道:“最好的变装就是将自己融入到场景里!”

    他这样像军官比像司机多一点好吧,他确定不是为了更加的惹人注目么?!

    我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沈唐,然后无奈地转过头默默地给自己系上了安带。

    他这一身打扮槽点太多,以至于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起才比较好,干脆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算了。

    等我们到粉丝住的小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沈唐将车子拐到一个角落里停下,正好被一颗大树挡住,不会被人发现。

    “我就在这里等。”沈唐道:“但是我怕有聪明的狗仔到这里堵,所以要是一个小时不出来,我就进去找。”

    我点点头,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可以,下了车趁着夜色溜进了这座小区。

    这个小区很老了,里面的房子像是几十年前流行的那种红色砖房,小区上牵着乱七八糟的网线、有线电视线,都交杂在半空中,显得这里更加破旧和脏乱。

    我的粉丝会副会长莫默就住在这里,她也是这一次慈善基金的统筹人。

    楼道里没有灯,很黑,我只能摸着墙壁慢慢往上走,还好我家从小也是住的这种破房子,倒没什么不习惯的。

    看来,莫默并不是生活得很好的女孩子,而这些我原来竟然都不知道。

    我敲了敲铁门,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来了,谁啊?”

    是莫默家没错了。

    莫默打开门见到是我,愣了愣,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慌,可是马上就又冷了下来,作势就要关门。

    我立

    刻伸出手拦,结果好死不死正好被门个夹住了手,还刚好就是上午受伤的那只手,疼得我嚎叫了起来。

    莫默这下子吓到了,拉开门脱口而出道:“没事儿吧!”

    时不可待!

    见莫默来开门我迅速地闪身进去,死皮赖脸地说道:“这下子不能把我关在门外了吧?”

    莫默无可奈何地关上了门,坐到沙发上也不看我,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要说赶快说完就走。”

    我不是没有料想过莫默会对我很冷淡,可是真当她这样冷淡地对待我时,我发觉自己还是会觉得心凉。

    莫默是我最早的一批粉丝,在我还在综艺节目里扮小丑、还在游戏里被砸蛋糕、喷干冰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我的粉丝了。

    这些年,我被人贬低的时候,被冤枉的时候她都一定是跑到最前边替我呐喊为我战斗的人,虽然她看起来是个温温吞吞的女孩子,可是只要是关于我的事情,她随时都能够被点着。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她还有粉丝会里与我接触较多的骨干们,都跟我的亲人似的,有的时候甚至像是我的保护者。

    我从没有想过,她们也会背叛我。

    年少时的激情容易褪去,可是时光积攒起来的信任与亲密并不是那样容易被毁损的。然而,今天我却见到从前我相信的东西在我面前毁损了。

    “没有话要说,就赶快走。”莫默脸上有一种慌张的神色,她急于打发我道:“别在这里呆太久,要是引来什么记者,我会很难处理的。”

    “我来之前看过,没有记者跟来,到底在慌什么?”

    莫默皱了皱眉,一副被戳破心事的样子,撇过头干脆不去看我。

    虽然莫默没邀请我坐下,但是我还是自己坐了下来。

    我知道现在也没什么可以同她寒暄的了,她估计也不愿意跟我多说话,我便干脆开门见山地问道:“莫默,是慈善基金的统筹人,一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是不是?可是为什么选择不开口,为什么会站出来冤枉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莫默几乎是脱口而出。

    “是统筹人,不知道谁会知道?”

    见莫默咬着嘴唇不说话,我便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莫默,从我还是个三流小歌星的时候便是我的粉丝了,这么多年了,我不想为了这件事毁掉了我们之间的情谊。那些明星们、媒体们、娱乐评论员们诋毁我一万句,也不及带着另外几个老粉丝在电视里指证我、冤枉我时说的话让我觉得万箭穿心。到底是为了什么,值得这样害我?”

    莫默的眼泪几乎就要出来了,她摇着头道:“林恩,我求不要这样逼我。”

    “我才是被们逼到绝路的那一个!我不明白为什么原来支持我帮助我与我最亲的那群人,会这么残酷的就把什么都毁了,我从前的努力、我的未来、我的一切都被毁了,这就是希望看到的么?”

    “不是的……”莫默几乎哭出来,她摇着头道:“林恩,我不想害的。”

    “既然不想害我,为什么不说出真相来!”我的兴许也有些激动起来,抓住莫默的手道:“莫默,知道我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是慈善基金的发起人,从集资开始就一直是在统筹这件事情,我相信一定知道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内/幕,告诉我好不好?”

    可是莫默只是摇头,拼了命的摇头。

    “到底是什么事情,又或者是什么人让连说句真话都不敢说!”

    莫默抽回自己的手,抹了一把泪,紧捏的拳头看向我,强支着有些颤抖的身体对我说道:“林恩,我很对不起,这件事我感到最抱歉的人就是了。但是对不起,我的确是一路看着走过来的,可是当初支持是我的选择,现在放弃也是我的选择。我知道是我害了,有的困境,可是现在我管不了的死活,就像不是也没管过我的死活一样么?”

    莫默忽然的冷淡以及这样强势的态度,让我更加疑惑了。

    “莫默,是不是出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不会说一个不字,可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与事业,我不可能时时都关注我的粉丝正在经历什么事情。不是我不管的死活,是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被人抓到了把柄?”

    “走吧。”莫默冷淡地撇过头去不再看我,指着门口道:“林恩,求赶快走吧,再不走我就打电话叫狗仔来。”

    “莫……”

    “走啊!”

    莫默几乎是在向我哭号,我知道自己是非走不可了,莫默若是真的不愿意再向我透露别的消息,我在这里呆下去也是徒然。

    我无可奈何地往门口走去,走之前我看着莫默背对着我的身影说道:“我还是相信,我知道不是真的想害我的。

    但是如果现在不能对我坦白,我不知道当我查出真相的那一天还能不能保住。”

    莫默的背影有些颤抖,却还是没有回头看我。

    我带上门,往小区外走。

    虽然莫默拒绝了我,但是我看得出她应该是有苦衷的,如果我能找到是什么事情让她有口难言,兴许就能让她说出真相来。

    正这么想着,我却忽然听到了我身后有动静。

    多年来躲狗仔的经历,已经让我对跟踪这种事情极其敏感了,我猛地转过身,见到一个人影消失在了不远处的房子后面。

    虽然没看清他的脸,但是我看得出那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我拿出我的警棍,正想追上去看一看,却忽然感觉到闪光灯一闪,我回过头去一看,见到了今天中午踩我手掌的那个狗仔。

    哼,他的样子,化成灰我也认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看姑奶奶不先打得不能人道,再打得一辈子不举!

    警棍貌似还有电击的功能,今天我终于有机会试一试了。

    待我回到车上时,沈唐发现我的头发有点乱,问我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刚刚有些激动而已。对了,我觉得有人跟踪我,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这个小区?”

    “什么样子?”沈唐问道。

    “应该是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

    沈唐沉默不语,皱着眉像是在思考什么,我问他怎么回事儿他却只是摇摇头道:“还只是个想法,等我证实了再告诉。现在我们先去医院吧。”

    “去医院,为什么?医生不是说下个星期再换药么?”

    沈唐得意地笑了起来,问道:“又没说给换药。刚刚没从莫默那里问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吧?没有消息,但是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