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绯闻女皇 > 65 番外:一个狗仔的一生
    白露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伟大的战地女记者,乘着军用吉普穿行在战火硝烟弥漫的克什米尔地区,翻过北高加索山区的车臣,在哭嚎中死在耶路撒冷流淌着泪与血的土地上,她都想好等她死了之后十字架上刻什么了,就刻极其简单的十六个字——白露,伟大的战地记者,享年二十五岁!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总编知道了她伟大而浪漫的人生理想之后,竟然直接把她派到了娱乐版!而且拍拍她的肩膀道:“白露,请燃烧着生命当狗仔!”

    白露傻了,她不想当没有下限与节操的狗仔队呀!她的人生理想是高洁的不是龌龊的!但是她没有办法,只得被分配到巨星夫妻沈唐与林恩那一块干起了狗仔队的勾当!

    白露每天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就是蹲在沈家的豪宅外等新闻,偶尔可以拍到一两张人家夫妻亲热的照片,但是主要的工作还是看沈巨星换着花样的给自己的女儿换漂亮衣服,并且抱着她四处闲逛。

    她数过了,自己蹲在这里一个星期,沈巨星已经给自己那不到五岁的小闺女换了四十多套衣服了,早中晚绝对不重样,吃早茶跟逛街绝对要是不同的style!

    资本家!浪费狂!绣花枕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战地的人民在留着血与泪看着!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奶娃要那么多衣服做什么啊!一个月之后就穿不下了呀!

    白露的内心在哀嚎着,为什么她要做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她要采这些没灵魂的娱乐明星的新闻!

    她想到了她人生的结束,那就是在告诉追逐明星的车时车祸而往,死后的墓碑上就极其简单的渴着十六个字——白露,没节操的狗仔队,享年二十三岁!

    不过白露还是是非常有专业素质的,所有当其他狗仔都慌慌张张敢去城市另一头追新晋电影四大小生周梓兴与男友闹分手的新闻时,她还是敬业地蹲在沈巨星与林天后的门口守着她的新闻。

    她看不上这群没追求的狗仔,既然要写出好新闻,自然是不能这样朝三暮四的,白露研究过了,之前关于这对天王天后的新闻写得都很浅,没什么有价值的,虽然看八卦的读者只对爆炸性的新闻感兴趣,但是对深入的、**的消息更感兴趣,不二十四小时盯着,怎么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新闻点呢。

    所以她不走,一面蹲在豪宅对面啃着馒头一面继续研究两位巨星的资料。

    这两个人从没有对外谈过他们的感情,有人怀疑林恩骗沈唐上床,怀了孩子沈唐才不得不娶她,但是又有说法是沈唐故意让林恩坏了孩子,逼着事业高峰期的林恩急流勇退。

    众说纷纭,但是当事人从来都是一笑了之。

    白露看着林恩的履历也觉得非常的惊讶,当年她最当红的时候,单张专辑销量最高达到了千万张,第一个月就卖断货,国各地都在听她的歌,就连国外也流行着她的单曲时,她却选择了退隐在家生孩子。

    最奇怪的事情还是,就连国外的音乐教父steve对她的邀约她都婉拒了,后来很多次steve都在公开场合表达了惋惜。而当事人林恩却也只是笑笑不解释,只说自己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

    她真的满意现在的生活么?白露不觉得。

    因为她看林恩的出道史,知道她奋斗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是非常不容易的,吃了很多苦,而且看她从前的工作量与工作成果,可以看出她是燃烧着生命在工作的啊,怎么就忽然隐退了呢?怎么就说隐退就隐退了呢?

    白露有些不理解,但是同时也觉得非常的好奇,因为她虽然不崇拜偶像,但是还是会听林恩的歌的,尤其是开始专门守她的新闻之后,还专门的研究过,她觉得这个女星跟别人不一样,她是有灵魂的!

    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

    她不应该追逐梦想么!

    怎么可以这样就结婚生孩子了!

    更加微妙的是,结婚之后林恩虽然出了多张专辑,但是反响却是天差地别,她曾经出过一张完没歌词的专辑,那一张只卖了十多万张,虽然比别的歌手好,但是跟她从前的专辑比起来简直就是卖得跟屎一样。

    白露很想知道林恩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玩意儿……

    抬起头,白露见到沈唐又抱着女儿出来散步了,这一回小女儿穿的是一套蓝色的水手服。沈唐脸上又是那种得意洋洋的神情,好像世界的人都在羡慕他似的。

    不就是生了个非常可爱的小闺女么,用得着那么骄傲么?

    白露随随便便地拍了几张照片便又开始看资料了。

    沈唐与林恩的婚礼是在国外的一个海岛上办的,非常简单,沈唐作为国际巨星也很少谈及自己的家庭,别人问他,他也总是闭口不谈,问多了有时候他还会黑脸。所以很多人怀疑沈唐是不是不爱自己的老婆……

    尤其是在孩子生出来之后

    ,沈唐总是抱着女儿出门,却很少见到一家三口一起出来,所以更有很多人说,沈唐只是找个肚子生孩子而已,夫妻俩是没有爱的。

    离婚的传言沸沸扬扬地传了五年多,每个月都有新花样,什么家暴啊,什么林恩被禁足啊,什么林恩被扫地出门啊,什么假装恩爱啊,什么分居啊,什么同床异梦啊,什么玩的我玩我的啊……

    几乎没两个月就有离婚的确切传言,但人家还是好好的坚持到了现在,而且据白露观察,沈唐对自己的这位小妻子还是非常宠爱的,大白天亲亲我我什么的很正常,有一次白露差点就拍到床照了,结果沈巨星很快就把窗帘拉上了……

    虽然白露没有拍到过艳照,但是还是有人拍到过两人在阳台亲热的照片的,虽然比较模糊也没露点,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在干什么。于是最近又有新说法了,说其实沈唐是深爱林恩的,反而是林恩根本就不爱沈唐!

    于是这位时代巨星沈唐便非常没有下限的用婚姻、权势、金钱等力量困住林恩,把她锁在自己身边,把她变成自己的禁脔!

    从而,沈林的婚姻又变成了一个相爱相杀、虐情深并且带有监禁情节的故事……

    白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们这群没下限的狗仔队,太有想象力了吧!新闻难道不应该是追逐真实的么!她白露就算是当狗仔队也绝对不放弃新闻人的尊严,绝对只写真实的新闻!

    想到这里白露有些气馁,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交稿子了……

    她不想写人家都写过的东西,也不想写没有意义的东西,她只想写真实的东西……

    白露大口吃完了最后一口馒头,打了个哈欠顶着黑眼圈继续盯着沈家的豪宅大门,直直地发着呆。

    就在这个时候,白露见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影,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年轻人,高大挺拔,长了一张小白脸,一看就是没经过风雨的人。他疑神疑鬼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才按响了门铃……

    沈唐前脚刚走,这个小白脸后脚就按门铃,白露只想到一个可能性……

    偷情!!!

    白露的八卦魂在燃烧!

    没想到真的被她发现大新闻了!难不成林恩真的是沈唐的禁脔?所以趁他出门就会小白脸?

    白露迅速地拍了几张照片,等那少年进屋之后,她便跑到铁栅栏旁,试图翻进去。

    为了好新闻她可以不要命!

    但是没有想到,她刚爬到顶端的时候就冲过来几只狗对她一阵狂吼!白露吓住一不小心就栽了下去,摔了个狗吃屎,不仅如此还折了腿!

    貌似还流血了……

    几只猎犬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冲着她露出了凶恶的獠牙,白露看着它们的血盆大口,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她隐隐约约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报纸上头版头条是她猎狗分食的惨象,上面写着,白露,写不出新闻的狗仔队,死于狗嘴里,享年二十二岁!

    “我不要这样死啊!!我要死在战火硝烟里!不要死在狗嘴里!”

    就在几只狗要冲过来的时候白露忽然听到一声怒喝,几条狗竟然没有冲过来,但是还是冲着她继续吼。

    白露疑惑地再抬起头来,便见到了刚刚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看着她手里的相机,皱了皱眉头对身后的人说道:“狗仔队诶!”

    白露这才注意道小白脸身后跟着的人……

    这是白露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这位传奇一般的天后,很久很久以后她都会回想起今天的画面,回想起这个改变她人生的画面。

    那是一个打扮很随意的年轻女子,脸上不施粉黛,皮肤却好得像是可以拧出水来,有一双漂亮的笑眼,好像随时都在微笑一样。白露觉得那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双眼睛,难怪她可以让天皇巨星、国女人的梦中情人沈唐如此着迷。这双明亮、夺目、永远笑盈盈的眸子,就连白露作为一个女人都忍不住看得心动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黑她……

    就在白露看林恩看得发呆的时候几声狗叫又把她唤醒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她是来抓奸的好么!

    于是白露也管不了折了的腿,管不了额头正在流血,也管不了周围冲着她狂吠的猎犬,拿起照相机就一顿猛拍。

    “婶婶,要不要我把她扔出去。”小白脸对林恩说道。

    婶婶?

    婶婶……

    婶婶!!!

    白露愣住了……

    擦!搞半天是亲戚啊!白忙活了!白摔了!腿白折了!头白磕破了!

    就在她拿着相机一脸绝望的时候,白露听到了林恩的一阵狂笑。

    “这丫头的表情好喜感!”林恩看着白露笑得前仰后合,然后拍了拍自己小侄子的肩膀道:“把她带进来,我让私人医生给她看看腿。”

    “不是吧,她是狗仔队诶!”

    林恩瞪了自己的小侄子一眼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一会儿不让抱我家小麦子了!”

    沈子流没有办法,蹲下身把白露抱了起来。

    “好重!妹子看起来不胖啊,怎么这么重,的密度也太大了吧!”

    是小白脸没劲儿吧!

    白露本来想骂回去的,最后还是决定恶心他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道:“可能是因为最近吃太多便秘吧……”

    小白脸瞬间就变成了史莱克,绿了……

    白露很悲剧的骨折了,但是她还是觉得老天爷待她不薄啊!

    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进入了这对巨星夫妇的家!而且还能坐着他们的沙发上!她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一点!这是怎样的人生奇遇啊!

    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哪里有这么善良并且平易近人的巨星!

    她很疑惑地问在一旁关心她伤势的林恩道:“我是狗仔队诶,对我这么好做什么?就算这样对我,我还是会蹲在家门口的!”

    “我知道。”林恩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的表情跟我几年前刚出道时的表情很像而已。”

    说完林恩走到一旁的钢琴坐下,回过头对白露说道:“自便,想拍什么就拍,想看什么就去看,希望能写出好新闻来。”

    白露定住,没想到天后的人品竟然这么好!为人竟然这么和善!完跟外界传言的冷艳高贵、目中无人、爱耍大牌的贱人不一样啊!

    林恩又对白露眨眨眼道:“我的小侄子今天给指使哦!”

    白露很惊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她指使着小白脸推着轮椅让她在别墅里逛了一圈,连厕所都没有放过,拍了好多照片。

    不过让白露掉下巴的是那满满一间房小孩子衣服的屋子以及满满一剪小孩子放玩具的屋子……

    太奢侈了好么!

    沈巨星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宠女儿啊!

    回到客厅的时候林恩正在弹琴,才听到第一个音符的时候白露就愣住了。

    她原来总觉得娱乐明星都是一群戏子,就算有好听的歌也跟艺术打不上边,可是这一次不知怎么的,她竟然听得呆住了。

    小白脸在她身后洋洋得意地说道:“很了不起吧!我小婶婶有很多好听的曲子都没有发,有的只在网上提供下载,她是不是很厉害?”

    白露没有回答,只是拿起相机从各个角度都给林恩拍了好多相片。她的摄影技术是被总编表扬过的,就是因为她的相片照得特别的好,所以她一个不是新闻专业科班出身的人才能得到这个工作机会。

    白露发觉自己有些喜欢这位神秘的女星了。

    其实对于狗仔也好,粉丝也好,观众也好,读者也好,这个叫做林恩的美丽女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

    即便她如此的低调,却还是能常年霸占娱乐版的头条,恨不得就是出去买根葱都能得到巨幅的跨页。

    人们对她有很多的猜想,却从没有被验证过。

    她几乎不参加任何颁奖典礼,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不宣传专辑,不接受杂志采访,不上电视节目,每年顶多开两场演唱会而已,拍电影也凭兴趣类似玩票。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年年都是最受欢迎以及最佳女歌手,她生平只演了三部电影,而第一部便帮她拿了影后。

    她的粉丝遍布世界的华人区,她的演唱会永远都是一票难求。而她的专辑销量记录不仅破了自己的丈夫沈唐在十年前创造的记录,而且还超过了两倍之多。

    有人说除了林恩她自己没有人可以再打破她的销售记录。

    白露之前幻想过很多林恩真实的模样,唯独没有想到她是这个样子的——安宁、平和、活泼、生动、充满生命力。

    这一刻这位传奇女星随意套着一件毛线长衣,安静地坐在她的面前弹着钢琴,脸上是平和满足的神色。

    白露觉得林恩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这种美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她觉得林恩最美丽的地方在于她仿佛不知道自己的美,又或者她从没有在乎过自己的美。

    她有种安宁,那是一种从内而外透出来的安宁,仿佛仅仅是看着她,就让人觉得时光安好一般。

    她忽然很好奇,好奇林恩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她身上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她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一个美好得让她找不到缺点的人的。

    白露又给林恩拍了一张照片,她自己很喜欢。

    照片上林恩正

    一脸认真地在曲谱上勾画着,剪碎的齐肩长发有种凌乱随意的美,可是她的脸上却有一种认真至虔诚的表情,尤其是一双眼睛,总像是在给人讲着一个充满生命的诚挚的故事。

    白露觉得林恩仿佛并不是在写歌,而是在朝拜。

    虽然白露不想承认自己这样一个未来的伟大战地记者被这样一个娱乐明星给吸引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一张又一张地给林恩拍照,恨不得把自己的内存都用光了才好。

    这个时候林恩停了下来,对她笑了笑问道:“喜欢现在的工作么?”

    “其实不怎么喜欢,”白露一面拍着照一面说道:“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地记者!然后死在血与泪的城市耶路撒冷!”

    听到白露的话,林恩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白露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一脸不满意地说道:“我知道们会笑话我,大家都笑话我,现在没人追求理想了,都想着挣钱,我的想法跟们不一样们就笑话我!”

    “我并不是笑话,”林恩笑道:“我只是真的觉得跟我原来很想而已。”

    “真的吗?”被说跟林恩相像白露非常的高兴。

    林恩点点头,脸上露出温和的神情,说道:“不过也跟我那个时候一样,误会了自己。”

    “怎么说?”

    “觉得当记者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写出好新闻!”白露迅速地答道。

    “那怎样才算是好新闻?”

    “真实的,能带给人感动的。”

    林恩点点头道:“是啊,真实的,有人文关怀的,展现人类理想终极关怀的,这样的新闻才是好新闻。可是好新闻跟写新闻的人是不是伟大,是不是战地记者,是不是死在耶路撒冷没有关系。妹子,别弄错了的梦想,也别让的梦想变成一个笑话。”

    说着林恩看着石化了的白露,又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脑袋道:“有一天会明白的。”

    这是白露人生中第一次对自己的理想产生了疑惑,她问林恩:“那呢,的梦想是什么?”

    林恩一面弹着钢琴一面漫不经心地答道:“高兴的唱歌,写自己喜欢的音乐啊。”

    “那为什么还要退隐!为什么从来不参加电视节目,不宣传的唱片,也不接受采访?”

    林恩又笑了起来,反问道:“我唱歌、写歌与电视节目,与接受采访,与去不去宣传有什么关系么?”

    白露被问住,默默地不做声了。

    “况且,那些太浪费时间了,与其去虚伪地应付那些人,我倒不如省下点时间陪陪家里人。”

    “不希望更多的人听到的音乐么?”

    “希望啊,所以我免费开放网络下载啊。”

    白露渐渐觉得这位天后跟一般人不一样,观点视角极其奇葩,但是却有一种说服力。仿佛没有什么是林恩在乎的似的,声名她不在乎,金钱她不在乎,专辑卖得好不好她也不在乎,可是偏偏她不在乎的东西,她最后都得到了。

    “那最喜欢自己的专辑是哪一张?”白露问道。

    “没有歌词的那一张。”

    白露愣住,脱口而出道:“卖得跟屎一样的那一张么?”

    林恩又大笑起来,点点头道:“对,就是卖得跟屎的那一张!”

    “怎么说话的呢!”小白脸瞪了白露一眼道:“那一张专辑很棒好不好!”

    她知道很棒啊,白露正想表达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有品位的人的时候,房门却被打开了。

    是沈巨星牵着自己的小女儿回来了,不过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白露越看越觉得沈唐身后的那个人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刚好在路上梦到了卢凯威,我们就一起回来了。”

    卢凯威!

    白露知道为什么他眼熟了,他不就是自己的偶像,拿了新闻界最高奖项的战地记者卢凯威么!

    沈唐见到屋子里忽然出现的坐在轮椅上还拿着相机冲自己拍的女孩子愣了愣,皱了皱眉头问自己的小侄子道:“朋友?”

    “才不是!”

    沈子流忍不住腹诽道:自己才不跟这种一肚子隔夜屎的人做朋友呢!

    “是我的小友!”林恩笑着向沈唐介绍道:“刚刚认识的,狗仔队,叫做……”

    “白露!”白露立刻笑眯眯地向沈唐伸出手,激动地说道:。“我们家女性除了我之外都很崇拜!是我姐姐、我妹妹、我妈妈、我奶奶的梦中情人!”

    沈唐脸上的表情僵了僵,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他老婆还要二的存在……

    卢凯威见到白露也笑了起来,指着林

    恩道:“怎么老是跟狗仔队交朋友!”

    白露这才记起卢凯威原来也是狗仔队出身的,后来才转去了社会版……

    原来卢凯威是想给林恩写一个深入报道,这人白露很惊讶,因为她原来一直以为像卢凯威这样高端洋气、气质高贵的记者是不屑于写娱乐圈的新闻的,没想到他竟然还会专门花时间给林恩写深入报道,并且已经断断续续地跟踪拍摄长达几年时间了……

    在交谈了几句之后,白露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可是卢凯威只是笑了笑道:“等看到我的报道就明白了……”

    说完卢凯威要了白露的照相机,翻了一阵子他点点头道:“拍得还不错,不过等了解了这一家人就可以拍出神韵来了。”

    神韵?白露并不是非常的明白。

    眼前这位满脸沧桑的战地记者看着白露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看到就想起我原来做狗仔队的时光,想起来真的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经历。”

    很快卢凯威就开始了工作,他什么都不问,只是去观察,去拍摄,白露非常虔诚地看着自己的偶像工作,想弄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唐与女儿都换好了居家的衣服,他拍拍女儿小麦子的脑袋,这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安琪儿便跑到钢琴边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妈妈,我要弹一闪一闪亮晶晶!”

    沈唐脱下大衣也走到母女身边,一家三口便一起弹起那首一闪一闪亮晶晶来,这还是白露第一次见到人六手联弹……

    小女儿的目光一直放在眼前的黑白琴键上,林恩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的小女儿身上,而沈唐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的妻子身上,白露想无论是谁看到了这一幕,都不会再猜疑这一家人不是相爱的。

    白露忽然发现,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状态了,很多人一辈子不过追寻的就是这样的状态。内心是安宁的,家人朋友都在身边,健康、快乐、独立、还能有梦。

    没有比这更好的人生了。

    回去之后白露一直都在想今天的这一幕,一个月之后她的脚伤好了,出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杂志,看卢凯威写的那个专访。

    这一则专访有大概几十页,可是白露只看了封面上的那张照片就彻底被吸引住了。

    这是一张黑白照。

    白露觉得林恩的照片的确应该用黑白照,因为别的色彩会妨碍了她的颜色……

    照片上林恩穿着款式平常的衬衣与牛仔裤,衬得本就年轻的身姿更加饱满而青春,她正蹲在工作台前,面前的桌子上是凌乱的曲谱,她大笑着看着镜头,一双笑眼还是那样充满了生命力,她一只手拿着一杯咖啡,而另一只手正冲着镜头比着中指。

    标题是五个大字——去的完美!

    不知道为什么,白露一点也不觉得这张照片粗俗,只觉得率性,明艳、美好,而且明明是一张黑白照,却让人看到了无数的色彩。

    白露接着往后翻,第一节写的是小时候的林恩,那是一个极端的、愤怒的、自卑的小女孩儿。被人欺负,被撕破了裙子,得不到母亲的爱,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唱歌。旁边的配图是林恩六岁时的照片,照片上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却有着一点都不温和的表情,一脸的倔强,像是与这个世界有仇。

    再后来是中学时候的林恩,穿着校服裙子,笑得没心没肺,抱着一把吉他,身后是自己组建的略显窘迫的个人乐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露觉得十几岁的林恩有种同龄人没有的敏感,就像是卢凯威写的那样——那个倔强的女童终于变成了敏感坚强的少女。

    白露更喜欢第二张照片,应该是中学的篮球队,林恩被推到在地上,腿磕破了,目光却一直看着不远处。白露喜欢这种愤怒的目光,就好像她马上就要从照片里冲出来然后狠狠揍一顿似的。

    再后来就是林恩进入演艺圈的照片了,后期的林恩有许多非常美丽照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露最喜欢的还是一**恩被砸奶油的照片。

    那应该是林恩刚入行时当助理主持时拍下的。

    照片上她正在被人用塑料做的锤子打头,她一面跑一面咧着嘴笑,满脸的奶油几乎遮住了她的五官,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才能看清楚她的眼神。

    亮晶晶的、充满活力的、青春的、不屈服的眼神……

    这一个时期卢凯威写的是林恩人生中最不得志的时期,唱片卖不出去,没钱也没有名气,住在不见天日的小黑屋子里,三餐泡面。但是这是一个不屈服的女孩子,元气满满,也不喜欢抱怨人生,然后她遇到了人生的转机。

    绯闻女皇时期的林恩更加有意思,外界都觉得那个时候的小天后林恩有些飞扬跋扈有些目中无人,卢凯威选的两张照片也很特别:其中有一张是在机场,林恩戴着墨

    镜正在踹一个狗仔队;另一张则是狗仔队在机场踩林恩的手,林恩好像正在破口大骂。

    两张照片放在一起非常的微妙,也间接告诉了大家那个时期林恩与媒体之间的关系——水火不容、剑拔弩张。

    卢凯威在这里写道:“我问林恩,为什么那段时期她当红,却几乎被所有媒体讨厌。林恩的回答很有趣,她说,原来觉得那是因为自己与众不同,因为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后来人更大了一点才知道也并不是是别人的错。我太较真了,可是有些事情明明就知道是假的,又何必那么当真呢,这一点我后来才明白。”

    后面的一张是林恩被砸鸡蛋的照片,那个是林恩从未有过的低谷,丑闻缠身,几乎就要一蹶不振。

    对于这一段林恩生命中重要的经历之一,她自己是这么说的:“那个时候觉得天要塌了,觉得自己的人生要完了,如果不是沈唐一直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真的走出来。不过,有些事情一定要经历之后才能通透,这件事情虽然几乎打击得我一蹶不振,不过倒是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与粉丝、媒体之间的关系。现在想起来,倒真的是一件好事,兴许人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它的意义的。”

    卢凯威又问林恩:“有人说起这件事,都说这是娱乐圈最无耻的冤案之一,如果是的话,要怎么总结?”

    林恩总结得很特别,她说:“不过是被几个无关紧要的人砸了几颗无关紧要的鸡蛋而已。”

    再后来的林恩事业越来越好,却选择在最当红的时候激流勇退,卢凯威问沈唐怎么看待自己妻子的选择,沈唐说:“她的任何选择我都尊重与支持,无论是对的是错的,只要是她最想要的选择,我都会站在她这一边。但是林恩从来不会让我失望,她总是做最合适的也最让我出乎意料的选择。”

    林恩生小麦子的时候难产,本来是想顺产的,可是熬了一夜也没有生出来,只得临时剖腹,林恩大出血,差一点就没能撑下来。

    那一天的照片也是卢凯威在场亲自拍的。

    沈唐在急救室外痛哭,甚至不愿意看一眼自己刚出生的女儿。

    这张照片是第一次公开,白露很震惊,因为照片里的沈唐不像一个天皇巨星,真的只像是一位深爱着自己的妻子的丈夫而已……

    这也是后来他们一直没有再要孩子的原因,沈唐说那是他人生最糟糕的一天,之后想起来总是会后怕,有的时候夜里还会做噩梦吓醒,然后整夜地看着身边的妻子不敢入睡。

    沈唐说:“每个人一生都会遇见那么一个彩虹一样的人,带给的生命梦幻般的色彩,遇见她之后,才知道,从前的种种都不重要也什么都不是,只有她的泪眼、她的笑容、她肌肤的温度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真实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林恩就是这唯一的真实。”

    卢凯威又问沈唐:“是爱妻子多一点,还是爱女儿多一点?”

    沈唐大笑,然后才回答说:“这两种爱是不一样的,失去女儿我兴许会不想再活下去,而为了林恩无论人生多么艰难,我都愿意努力地活下去。如果是来判断,会说我爱谁更多一点?”

    卢凯威没有回答。

    最后的一张照片,是白露在的那一天拍的,一家三口六手联弹,沈唐看着林恩,林恩看着女儿,女儿看着黑白琴键。

    对于这一张照片,卢凯威是这样描述的:

    “我与林恩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那个时候我默默地喜欢着她。没想到这么多年一下子就过去了,现在我记忆那个倔强、不屈,还有些愤世嫉俗的小女孩儿,终于抚平了心中所有的褶皱,变得这般祥和而美丽。我想我会在心中永远为她留一个位置——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初,纪念每个女孩子心中都有的那一个林恩。”

    看完这篇报道白露哭了,因为她也看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个林恩。卢凯威说得对,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个林恩。

    我们曾经都是倔强的小丫头,也许有一两次误入歧途,也许有一两次做了错误的决定,也许有一两次被命运抛弃,也许还会被伤害、被误解、被定性、被看不起!我们心力交瘁,我们充满怨恨,我们放声哭泣,我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然后有一天,我们跌跌撞撞地经历了这一切,终于那些没有杀死我们的东西让我们变得更加的强壮。

    再后来,我们终于原谅也放过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终于看清楚人生最单纯的模样,我们变成了画家、歌手、记者、律师、医生、会计、作家、厨师、设计师、翻译官、工程师、建筑师、糕点师、餐馆老板……

    我们还变成了母亲。

    终于我们成熟了,面对那些伤害、误解、定性、面对那些看不起的目光,面对那些怀疑的论调,面对那些世俗的评判标准,无论我们是否外表美丽,无论我们贫穷或富有,无论我们是不是依旧满身的缺点,我们都可

    以冲着命运竖起我们的中指说:“我喜欢现在的我,去的完美!”

    白露合上书,第一次觉得,她与林恩是性命相知的,每一个女孩子与林恩都是性命相知的……

    总编见到白露的时候,她的眼圈红红的。总编问她:“怎么,这么不想当狗仔啊?”

    白露摇摇头道:“不,我会当好狗仔的,即便是狗仔我也要写出感人的、真实的好报道!”

    总编愣住,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这个戏剧化甚至神经质的小丫头,问道:“不去当战地记者,不死在耶路撒冷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想成长,我不想变得多完美,但是我想变成更好的人。”白露站了起来对总编鞠了一个躬道:“谢谢您安排我去采林恩与沈唐的新闻!我会认真的工作的!”

    “等一下!”总编笑了起来,将一个信封推到白露面前道:“本来我还在考虑让不让去,现在想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

    白露疑惑地打开信封,发现竟然是一张机票。

    “卢凯威想要一个助理跟他一起去克什米尔,他蛮中意的照片,我想了想也觉得挺合适的。不过也看到了,这是一张单程机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考虑看看,要不要去。”

    话说完,总编抬起头对白露笑了笑,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是,白露这个假小子竟然抱着机票嚎啕大哭了起来,还一面哭一面反反复复地说着谢谢。

    “谢谢您!谢谢您!”

    总编无奈地笑了起来,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白露离开后,总编想起白露死在耶路撒冷的父亲,叹了口气。

    “老白,生了个好女儿。”

    尾声:

    两年后白露出了自己的第一本战地行记。回国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那间漂亮的大别墅看一看,依旧蹲在两年前她蹲过的那个树丛里。

    她看见沈唐跟女儿一起走出了门,女儿牵着一只大丹狗,正哼着歌。

    忽然两人停住了脚步,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白露也看过去,发现原来是林恩叫住了父女俩。

    林恩跑出来给沈唐披上了一件大衣,沈唐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跟她说了句什么。林恩笑了笑,然后牵起了沈唐的手,一家三口还有那只大丹狗便一起往路的另一头走过去。

    白露拍了一张照片——夕阳下林恩与沈唐正相视而笑,小女儿牵着大丹狗碰碰跳跳地在前面走,黄昏的余辉洒在三个人笑意盈盈的脸上,让人相信,人世间没有比这更加美好的场面。

    很多年以后,白露依旧觉得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