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轻狂 > 第23章
    任轻绝低着头不说话,那模样委屈不得了,满眼控诉,似乎再说我都伤成这样了,咋还能让我一个回去呢!其实任轻绝伤不重,就那几下子还没有任轻狂给一巴掌来列害。

    “先出去等我,马上就要上课。”任轻狂下颚一样,极为不耐烦说道。

    任轻绝却是眼睛一亮,极乖点着头,笑那瞬间点亮了整个容颜。

    冷清韵看着那魔怪被任轻狂跟训儿子一样弄了出去,乍舌不已,悄声问道:“他咋了?不是嗑药了吧!”不怪冷清韵会如此问,虽说她跟这任轻绝不是顶熟悉,可她老跟轻狂混在一起,每年也见过这小子几次,可哪次又这么乖顺,他不对轻狂冷言冷语就很不错了。

    任轻狂勾唇笑了一下,神情似笑非笑看着乖乖蹲在门口,像一个被人丢弃小狗一般任轻绝,淡声道:“怎么可能,他每次出门都人跟着,哪有机会接触那些东西。”

    “那咋那奇怪?”冷清韵挑了挑眉,看向任轻绝目光带着防备。

    “任家人哪个不奇怪。”任轻狂淡淡笑了。

    “轻狂。”冷清韵摇着下唇,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任家,轻狂心中永远痛啊!

    任轻狂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给任轻衽:轻绝在我学校了,出了点事情,快来。

    然而就这么简简单单一条短信,却惹来一群精怪,这是任轻狂做梦都没有想到。

    说短信发了过去,任轻狂也放了心,虽然没有多专注听课,可至少心思不在混乱了,眼看着一节课过去了,任轻绝还在那蹲着,任轻狂蹙了蹙眉,又掏出了手机,也没有短息,也没有电话,任轻衽怎么回事啊?

    按照往常,只要任轻狂一个信息过去,任轻衽绝对不管不顾去个电话,甭管当时有天大事情,那也绝对拦不住他,可此时,竟然连个消息都没有,任轻狂有些疑惑了。

    可这疑惑不一会就被解开了,任轻衽没有来,来是总跟莫萧然混在一起御皓、端夜、音炎,至于他们是怎来,那就有说了。

    莫萧然经过一晚上思考,总是怕任轻狂出事,也不是他是太多操心,可是御皓小子性格实在霸道,关于他终身性福问题,他能不着急,又岂是自己一句话就可以打消?

    想来想去,他也顾不得莫家与任家紧张关系,给任轻衽打了个电话,电话也他也没有细说,只是说找他出来吃顿饭,然后又给御皓、端夜、音炎去了电话,本来这事他也不想弄得太大,可御皓这性子,只有端夜治得了,反正一个人知道了也是知道,二个人知道也是那么回事,索性,把能治得住御皓人都弄来。

    饭桌上,莫萧然先是跟他们吃吃喝喝,也没立马提起这事,任轻衽有些不耐烦了,这饭都吃了二个钟头了,莫萧然不是真找自己出来吃饭,屁,他才不信,若说早些年还有可能,可现在,就凭着任家跟莫家关系,他们那情分早就淡了。

    “我上一趟洗手间。”任轻衽给莫萧然时间组织一下话语,自己起身出去,却不想,电话留在了饭桌上,就在他出了屋子时候,短信铃声响了。

    本来任轻衽电话他们也没有兴趣碰,可御皓偏偏好奇瞥了一眼,这眼可好了,来短信人正是他心心念念想找来治病任轻狂啊!

    “我艹,现在这垃圾短信怎么这么多,前个我收了一条短信,说我弟弟在外地出事了,让我汇钱过去,鬼知道我哪来弟弟。”御皓眼睛一转,动起了心思。

    莫萧然也没有当一回事,是漫不经心说道:“把陌生人设置了啊!”

    御皓笑了一下:“那多没劲啊!我无聊时就指望这陌生短信逗趣呢!”说着,御皓倒是极其自己拿起了任轻衽手机:“看看,又是怎么忽悠人。”

    莫萧然也没在意,不过是条垃圾短信罢了,反正不是他手机,至于任轻衽电话里有什么见不得人东西,就不是自己了解了。

    御皓一看短信,不得了,出事了,短信里任轻狂也没说得太清楚,因为她以为任轻衽明白啊!可她了解晓得这担心不是任轻衽看呢!

    “轻绝在我学校了,出了点事情,快来。”

    谁出了事情?御皓心里一惊,不怕意外,就怕万一啊!要是任轻狂那祖宗可咋办,当下,不着痕迹把短信删了。

    然后跟着莫萧然贫了一会,就说自己家里有事,先走了。

    端夜是谁?跟御皓那是铁磁,他找这个借口他能不晓得?当下,就拉着音炎说去找御皓,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不。

    这下好了,莫萧然要谈话对象走了,他留下来还有个屁用,等任轻衽从外面回来以后,这局就这么散了。

    而任轻衽也错过了这个极为重要短信,以至于让他后来知晓了内情,恨不得扒了御皓那身鬼皮。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三人行

    御皓、端夜、音炎三人具是一水漂亮人,精致、大气、豪爽、一一在三个人身上体现了,若是一个美男子站在那里,也不会引得班同学,包括讲台上老师瞩目,可现在是三个漂亮人,那还是相当轰动。

    御皓一身简单休闲服,白衬衣,黑裤子,极为潇洒对着教室里任轻狂挥着手,端夜一身休闲西装,衬得人模人样,温雅如玉,音炎更是玩上了制服诱惑,一身军装,穿笔挺极了,唇边含着淡淡笑容,端是诱人心魂。

    “那……那个,请问找谁?”饶是老师已经年近四十可面对美男子也红了脸,再者,这三人志气已经凌驾于容颜本身了,只要往那一站,绝对比偶像来震撼。

    “报告老师,我找任轻狂同学。”御皓像模像样说道,还对着任轻狂眨了眨眼睛。

    “们是她?”老师疑惑看着这三个人,他们说找任轻狂她还不算吃惊,毕竟这样漂亮人能找他们班里,也只有那个另类独行任轻狂,因为他们身上有相近气息。

    “老……。”御皓想起了那日冷清韵请假时戏言,刚想开口说老公,就被一旁端夜夺了话,只见他笑温润:“我们是她哥哥。”

    老师转头看向任轻狂,问道:“他们是哥哥?”这家人也太漂亮了吧!

    任轻狂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

    “屁。”冷清韵是不知道这三只狼是怎么来,不过看他们撒谎眼睛都不眨,不由吐槽了一声。

    任轻狂抿唇一笑,小动作推了冷清韵一下,在纸上写道:不想出去玩了?

    冷清韵一愣,之后扬起灿烂笑容,极为热情门外三人,扬声唤道:“端夜哥哥,不是我哥哥又出了什么事情了吧?我知道他身体不好,可也不能总住院啊!”

    听了这话,端夜哭笑不得,这丫头在说什么呢!

    御皓却是知道冷清韵话里意思,轻声一笑,又连忙正了脸色,张口道:“不错。”看向老师,御皓脸色有着担忧:“老师,冷清韵哥哥又住院了,所以我们想给他们请个假。”

    “冷清韵哥哥?”老师皱起了眉来,他们是任轻狂哥哥,可病是冷清韵哥哥,他们找又是任轻狂,这是什么事情啊!

    “是给谁来请假?”老师疑惑开口问道。

    “任轻狂跟冷清韵。”御皓开口回道。

    “不是冷清韵哥哥住院了吗?”老师目光掠过他们身上,总觉得这事情里透着一些猫腻,让她有些糊涂了。

    不等御皓回答,冷清韵已经站起身来,回道:“老师,是这样,轻狂是我哥哥……。”

    “妹妹。”任轻狂把话截了过去,她可一点也不想跟冷清寒扯上关系。

    任轻狂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却没有逃开端夜目光,眯了眯眼睛,端夜记得清寒曾经说过,冷清韵是极为爱粘着他,曾经他们也见过小时候任轻狂确实是对清寒缠不得了,可何时起她居然会厌恶清寒?端夜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因为那厌恶是那般明显,甚至带着极力掩饰恨意。

    “我有点糊涂了,任轻狂跟冷清韵之间有亲戚关系?”老师打量着任轻狂与冷清韵,猜测着其中可能性,毕竟在班级中这二人似乎是形影不离,也不与旁人交好。

    “老师,是这样,轻狂哥哥跟阿韵哥哥是兄弟,所以连带也有着亲戚关系。”端夜说模糊。

    “任轻狂,到底有几个哥哥啊?”老师明显不信了。

    任轻狂露出无辜笑容,张嘴说道:“老师,我哥哥很多,我要好好数一数了。”

    “……。”老师明显以为任轻狂在跟她开玩笑,不由有些恼怒。

    “老师,课还上吗?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第五排座位上,一个俊秀男生站起身来,淡淡问道。

    “凌宇轩,先坐下,马上就上课。”老师对着凌宇轩明显有着极好脾气,也是,这么一个学习苗子,是个老师都会当成宝,相比起任轻狂与冷清韵,还是给他上课重要多了,虽然任轻狂学习成绩也很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女老师都对这个学生喜欢不起来。

    “好了,们出去了,记得,下午回来上课。”老师淡淡看了任轻狂一眼,挥了挥手后又清了清嗓子,扬声道:“同学们,我们继续上课。”

    拉着一脸得逞笑容冷清韵出了教室,任轻狂美目轻扫,看着御皓三人,问道:“们怎么来了?有事情?”

    “姐,管他们做什么,我们走吧!”这个时候可不能忽略了像个小狐狸一样蹲在地上任轻绝,只见他抬起灵动眼眸,直勾勾看着任轻狂,眼中满是依赖。

    任轻狂着实把任轻绝忘了,在一看自己弟弟跟个受伤小猫一样蹲在那里,可怜极了,尤其是脸上还肿那么高,不由有几分急了,推开挡在她面前御皓,赶忙把任轻绝拉了起来:“我不是说让先回去嘛,看不听,这脸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