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轻狂 > 第55章
    “去,去,没个样子,多大人了还整日缠着妹妹,也不怕人笑话。”任老爷子虽是如此说,可眼底却是含着笑意,对于兄妹和睦这样情况,他是乐于看见。

    “爷爷,您那是嫉妒我,我跟轻狂感情您眼红了不成。”任轻繁笑嘻嘻说道,伸手拉过任轻狂道:“走,轻狂,咱不在这杵着了。”

    这话一旁任老太太却是不喜听了,也一把拉过任轻狂道:“我都多久没见着轻狂了,把拉过去做什么,还是在奶奶这呆着好。”

    任轻繁摆了摆手:“得,我不跟您抢人,我去那边了。”说完,任轻繁朝不远处几名年轻男子群走去。

    一直看着自家女儿任森,眉头一直微蹙着,他是知道轻狂跟他感情不亲近,可却没有想到她会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样作为父亲自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轻狂,看见我怎么都不叫人?”任森沉声说道。

    任轻狂目光淡漠,轻描淡写看了任森一眼,唇边带着一抹浅笑,却似嘲讽一般:“抱歉,父亲,我没有注意到您。”

    任森微微蹙眉,对于女儿态度他心中有些不悦,却也知道自己亏欠了这女儿太多,把心中火压了下来:“怎么才来?不知道爷爷等许久了吗?”

    任轻狂淡淡一笑,却是没有理会任森,只是冲任老爷子道:“爷爷,我给您弹上一曲祝寿吧!”说完,任轻狂就提步而去,走到正坐在钢琴面前钢琴手旁低语几句。

    那女钢琴手惊异看了一眼任轻狂,之后让开了位置。

    任轻狂大大方方坐了下来,对着架在钢琴上麦克风道:“各位,今日是我爷爷七十五大寿,{奇}作为孙女我,{书}想为爷爷献上一曲,{网}希望爷爷可以喜欢。”

    如凝脂似手指在黑白肩键上优雅跳跃着,一曲优美而动听旋律便随着手指肥飞动缓缓响起。

    在旁人眼中,那白衣少女此时显得极为娴静,半低着头,露出粉嫩脸颊,侧望过去,只有那红唇娇嫩,微微一笑,露出贝齿如玉拌晶莹洁白。

    任轻狂抬眸一笑,寻找着凌宇轩所在,之后勾出一抹娇美笑容,如艳阳天下雨荷,濯清涟而不妖。

    倚在任轻繁身旁男子微笑着看着任轻狂,笑而低语:“轻繁,这妹妹不错,有人家了没有?我弟弟可是单身着呢!”

    任轻繁淡淡一笑,目光隐含骄傲:“有没有人家也轮不上弟弟。”他妹妹,他定要为她寻一个世间最好男子来匹配。

    “哈,樊城,碰钉子了吧!那弟弟可是有名风流大少,轻繁怎么可能会把他那宝贝妹妹交给。”任轻繁身旁另一个俊美男子扬声笑道。

    “滚犊子。”樊城笑骂一句,之后不语,只是静静看着钢琴那美好少女,若是他在小个几岁,这样一个女孩子他一定不会放手。

    这样想法不止是樊城有,在场许多人都存在着这样想法,老一辈人会想自家孙子把这个漂亮娃娃娶回家,年轻一辈更是蠢蠢欲动。

    好家世,好模样,这样一个女孩子,谁会不动心呢!

    御皓与莫萧然来比较晚,入门后还没等跟任轻狂打声招呼,就见任轻狂走向了琴台,他一直静静看着任轻狂,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火热。

    “萧然,这妹妹留给我可好?”御皓勾唇一笑,目光中满是势在必得。

    莫萧然一愣,惊疑看向御皓,微微蹙眉道:“喜欢轻狂?”

    御皓淡淡一笑,目光没有转移,只挑唇道:“不可以吗?”

    “们不适合。”莫萧然撂下了这句话,御皓作为是没得说,可若是配轻狂,那便是极为不适合,只凭他风流史自己就不会同意。

    莫萧然想法御皓自然是知晓,他没有解释,他会以行动来证明自己决心。

    任轻衽倒是没有在意旁人目光,只是淡淡笑看身旁凌宇轩,轻描淡写撂下一句话来:“认为配得上轻狂吗?”说完,任轻衽便举步走向任轻狂。

    任轻狂侧脸看向坐在身旁任轻衽,勾出一抹淡笑,而任轻衽极有默契与任轻狂四手联弹。

    少年如玉,少女无瑕,这样美好画面如同一副绝美景致,让所有人都无法插入。

    凌宇轩再一次体会到了他与任轻狂之间距离,原来最远距离不是我爱而却不知道,而是,我爱,却无法跨越那贫富之见。

    重生之轻狂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痛

    任老爷子生日宴会一结束任狂就迫不及待离开了随行自然有对这个很不放心任衽和萧然了。

    任衽看来他这个宝贝哪哪都好就是有候拎不清楚状况说她心狠不?她心狠整人候下手是绝对不留情面可往往关键刻给掉链子就拿现来说任狂能不清楚跟凌宇轩没有未来可言?可她呢!偏偏跟较上劲一样就是死活不承认也不晓是贪些什么这般没头没脑任衽绝对不承认是随了他们任家肯定是家基因。

    任狂双腿蜷一起就跟一个受伤小兽独自疗伤一般她凌宇轩家门口已经不知多久了也许是三个小也许是五个小也许更久她由原本站立到了蜷曲。

    任衽跟萧然了车内他们注视着任狂也由着她性子有些情总是要她看清楚好只有痛彻心扉疼才会让她明白什么是现实。

    萧然表情有些不忍他自小走过路还没有坐车行驶路多她是娇养着长大可为了她日后他必须要狠下心来。

    任衽表情是淡漠着可若仔细探究着他底也会发现那心疼狂疼他心也疼手中夹着香烟任衽狠狠抽了一口表情有些躁就他越发不耐候电话响了起来。

    也不知电话那头人究竟跟任衽说了些什么只见他脸色慢慢沉了下来整个人散发出阴郁之。

    萧然惊疑看着任衽出声怎么了?”

    绝惹祸了。”任衽淡淡说。

    这一说萧然倒是不以为意那任绝何不惹祸便是惹了天大祸任家也能护到底可抬眸一看萧然倒是不解了这任绝究竟是惹了什么祸能让任衽都了脸。

    任衽声一叹本来这是自家情他不应很萧然说可偏偏这其中牵扯到狂。

    凌宇轩有个是知吧!”任衽淡声说。

    就这么一句话立马让萧然明白过来他惊疑看向任衽绝把凌宇轩怎么了?”

    任衽紧紧抿着唇双眉紧蹙沉声不太清楚只是知绝去警了她一下具体情况还要绝自己说清楚。”

    那现?”萧然扭头看了一凌宇轩家门处任狂。

    任衽倒是出乎意料勾唇笑了淡声也许绝正是帮了我们忙凌宇轩应很乎他吧!这样一个警我想他不会听不进去了。”

    萧然微微蹙了下眉宇虽然他也对凌宇轩撂下了狠话可那仅仅是于语言上面若是真让他伤害一个无辜小女孩他怕是真下不了那个手。

    任衽到不乎萧然反应对于家处论他打从心底藐视着推开车门任衽走了下车来到了任狂边。

    狂天都要亮了先跟回去。”任衽一把拉起任狂。

    任狂凤眸微抬看见任衽候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我想一会。”任狂低声说因为长久卷曲着而导致双腿微微颤抖。

    任衽微微眯了下眸不任狂反应过来直接拦腰把她抱了起来?他生来可不是人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么凌宇轩都不应不跟狂打声招呼就走了不冲别就为了他心中狂永远不会是第一位他也绝对会让那个凌宇轩远离狂。

    。”任狂惊呼一声因为体腾空让她没有安。

    任衽淡淡一笑径直把任狂抱上了车去交给了萧然后沉声先跟回家有什么一会再说。”

    任狂聪明小脑袋瓜子这个候起了作用她凤眸一眯黑瞳闪过一精光淡声是不是宇轩出了什么情?”可惜任狂猜错了。

    任衽恨恨看了一任狂冷声他没出出是他他现正医照顾着呢!。”

    任狂一听出是凌宇轩倒是松了一口气别怪她心凉薄她跟紫萱不过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就算日后她跟凌宇轩真结婚了也很难把紫萱当成自己亲来看她们只能算是熟悉陌生人相对她也不会如此来要求凌宇轩。

    她哪家医?我想过去看看。”任狂知凌宇轩极为重视他也许自己过去可以帮上什么忙也说不一定。

    任衽沉默了半响回头看了一萧然二人对望后任衽应一声调转了方向朝医开去。

    ※

    来到了医任狂率先下了车跟医护士询问了凌紫萱所住病房后径直朝那走去。

    敲下门后任狂推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八人床病房可以称上简陋铁质病床旁有一个木柜子上面放着一些水果看到这些任狂不由微微蹙了下眉这才想到看病人应带东西来刚才她实是太过匆忙了。

    越过二个病床任狂走向紫萱所位置只见紫萱瘦小子隐藏白色被子中脸色苍白极了。

    紫萱怎么样了?”任狂放柔声音声询问着。

    哪知紫萱看见任狂后本就苍白脸色瞬间有些发青神情惊恐子更是不由自主颤动着。

    这一转让任狂心中不解她更是放软了声线柔声紫萱我是狂姐别怕出了什么情?”

    别……不要。”紫萱摇着头中满是惊吓之色似乎前任狂是一个恶鬼一般。

    任狂微微蹙眉不明白紫萱到底是怎么了正想走向前仔细询问就被后来人一把给拉开了。

    任狂心中一怒抬眸一看却是凌宇轩把心中怒火压了下去任狂深呼一口气挑唇我有点情要问什么候方便出来一下?”

    凌宇轩用从未有过冷漠看着任狂甚至没有理会任狂话语他柔声安抚着紫萱紫萱别怕是是。”

    ……紫萱…怕。”紫萱窝凌宇轩怀中如同一只受了惊吓小兔子一般神情更是戒备看着任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