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网游小说 > 妖孽足球 > 第2章 重生也有遗憾,重来也有心痛!
    努力地摇头!再摇头!李拜天象吃了******一样,试图摆脱眼前飞舞的各种猎人技能图标。让自己失焦的双眼恢复正常的焦距。当眼前除了飞舞的图标,开始出现模糊地景象时。李拜天暗暗发狠,自己应该找“羊叫兽”电电自己了。

    因为自己满眼睛图标的幻觉,明显是精神失常的先兆呀!看来“羊叫兽”还是诚实的人,“羊叫兽”诚不欺我呀。只是自己这样的大龄成年人,不知道“羊叫兽”收是不收!

    当面前的景象渐渐清晰地时候。那些吓得李拜天半死的图标,再也起不到吓唬他的作用了。因为面前的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让李拜天完忽略了眼前隐约的图标飞舞。整个人傻呆呆的坐在那里。

    面前的老式三星台式显示器,电脑桌上自己高中的毕业照片。让李拜天有了一种时空错乱的荒谬感和一份不安的心情。因为在李拜天的记忆中,这个显示器在零三年就被自己换成液晶的了。而桌上的照片,更是在零二年秋天自己搬出老房子后就丢掉了。后来自己遇到孙迪后,还彻底的翻过自己的所有物品都没有找到。当时孙迪还埋怨了自己好多天。

    闭上眼睛再睁开,狠狠的在自己的腿上掐一把。都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面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整整五分钟的思维混乱后。李拜天手中的鼠标开始颤抖着移向屏幕的右下角。

    李拜天已经确定了自己绝不是在2009年6月。而且他已经确定,自己绝对是在2002年之前。同时孙迪分手电话的刺痛,依旧在心头徘徊。更让他确定了,自己的记忆是真实的,不是黄粱一梦。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穿越”了!

    确定了自己穿越的李拜天,看着移向电脑日历的光标。心中巨浪滔天,因为他对于那个时间太期待了。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串数字,一串让他终生难忘,流干所有眼泪的数字。那数字就是2000.05.30。就是这串数字,让一场车祸带走了李拜天至亲的父母。也一下子带走了世间对李拜天所有的爱。这种爱,这种依,即便是孙迪也不能取代。

    光标!蜗牛般的移动,因为它拖动着李拜天一生最大期待。就在光标即将触及电脑日历的时候,在抖动中停了下来。因为尽管李拜天的牙齿咬破了嘴唇,可是疼痛带来的勇气,还是没有心中压力成长得快。因为李拜天实在承受不了2000.05.30以后的任何结果。尤其是在确定自己穿越后。

    缓缓的转动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脖子。带着期待,带着恐惧,李拜天的目光投向了左手边的窗外。还好,心中没有破碎声传来!因为2002年初因为动迁推dao的平房,还排列得参差不齐的出现在李拜天的视线中。这个事实告诉李拜天,自己身处2001年或2001年以前。这离自己的期待已经很近,十分的近了!

    再次将目光凝固在光标上,颤抖的手也在鼠标的上方抖动。勇气不断地翻涌,和压力一次次的对撞。李拜天承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煎熬,一种近乡情却放大N倍后的痛苦煎熬。最终,沉重得如同泰山的鼠标还是没有移动那最后的几公分距离。

    随着凉凉的泪水滑落。李拜天咬着牙决定,还是让事实来告诉自己答案吧!因为这煎熬,实在是他无法承受之重。李拜天一推电脑桌,在那个老式三星大脑袋显示器的摇头晃脑中,李拜天从椅子站了起来。艰难的移动到房间的门口。一边满脸泪水的大喊:“爸爸!妈妈!”一边一用颤抖的手将房门拉开。

    客厅展现在李拜天的眼前。李拜天就像突然被抽空了部力气一样,扑到在地板上。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客厅墙上的电子钟,清晰地显示着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这天是父母的周年,这是自己最后的一次落泪的一天。这天的一切,他都清晰无比的记得。

    “啊!为什么是零一年五月三十号,为什么不是零零年五月三十号呀!”和记忆中这一天一样,李拜天发出一样的撕心裂肺的悲鸣。可是这个一样的悲鸣,却是完不同的两种心情。

    此时的李拜天已经疯狂。他红着眼睛走回电脑前。一边怒吼:“既然可以回到这里,就让我再穿越一次,回到零零年五月三十号之前吧。”一边毫不犹豫的将头凶猛撞向,大脑袋纯平显示器。

    李拜天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大了很多。“轰!”的一声巨响传进了李拜天的耳朵里。剧烈的疼痛让李拜天本能的缩回插在显示器里的脑袋。看着破碎的的显示器,看着因为漏电保护器启动,断电的机箱。感觉着额头滑落的血液,李拜天知道自己失败。看来大脑袋显示器,明显太落后。除了割坏自己的脑袋和弄焦自己的头发外,没有其他的附带功能了。

    哗哗流着血液,呆呆的坐了足有五分钟。当一阵阵眩晕传来的时候,彻底的承认了自己失败的李拜天。才一手捂着头,一边晕乎乎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衣柜。这种心灰意冷的状态,让李拜天的激情退去的同时。也让他宅男养成的玩世不恭性格泛起。“这样死掉,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和爸爸,妈妈团圆了。要是不能,我就亏大发了。不知道这血能止住不?止不住死掉的话,希望可以见到爸爸,妈妈。”

    就在他叨咕流血死掉的时候,那些本来已经被他忽视的图标突然在眼前浮起。尤其是矮子种族天赋的《石像形态》图标猛闪。“我靠,石像形态?免疫中毒和流血,增加防御的技能?看来我真的精神不好了!别人穿越变聪明,我穿越变神经病的话,笑话就闹大了”被这个图标一闹,满心失落的李拜天。宅男天性又恢复了几分。

    一边神神叨叨的叨咕,李拜天一边拉开立柜门露出穿衣镜。看着一脸的血迹,李拜天的心脏不争气的剧烈抽搐了一下。慢慢的将捂在额头的手一点点挪开,随时准备在看到鲜血喷涌后,立刻将伤口捂住。

    呆呆看着尽管满额头血污,额头的皮肤却光滑无比的诡异景象。如果不是脸上和手上的血,以及还在冒烟的破碎显示器。李拜天绝对以为自己神经病严重了,严重到幻听幻视的地步了。

    看着自己的皮肤缓缓地变白,李拜天才意识到刚刚自己的皮肤貌似有点黑的反常。短暂的脑袋当机过后,李拜天大叫道:“石像形态?”在李拜天的大声呼喊中中,那个《石像形态》的图标再次显现。可是这次图标不是亮闪闪的,而是正在一点点的变亮的过程中。几乎在李拜天想到“冷却时间”这个词的同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李拜天的脑海中响起。“这个技能还没有准备好!”

    本就经历了多年没有父母的岁月,李拜天对于父母的离去已经能够平静的接受。只是穿越的事实,勾起了他心中思念的波澜。流血和疼痛,本就让他清醒了许多。这清醒也唤醒了他心中对于这份悲痛的抗性。

    而自己和之纠缠了多年的猎人技能,被自己在现实中使用出来。再加上使用效果的震撼,更是狠狠的拉了李拜天一把。这个巨大的刺激,不但将李拜天的注意力拉得偏移。更是将李拜天拉回到父母已经去世多年的心理状态。

    尽管愧疚和失望的余痛,无法尽数抹去。但是李拜天已经从那种痛不欲生的状态走出。而痛苦状态中走出,就意味着那个猥琐宅男的回归。这个世界上,能够将李拜天拉出宅男状态的或许只有父母。可是当年父母离他而去了。现在的穿越,又没能还给李拜天父母。

    于是尽管此李拜天已经远非彼李拜天可比。可是彼李拜天的烙印,已经深深的刻在此李拜天的心中。所以无论未来如何,李拜天身上的宅男特性依旧。哪怕来日他成为“妖孽”成为“王”!

    (感激每一个从上本书跟过来的大大。欢迎每一个第一次看绵羊书的读者。当然,留下票票的话就更感激了。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