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 第463章 联手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安排吧,你和这件事扯上了不好,若是我猜得没错,追云十有八九会被发现的,我知道怎样应对,你就不能掺和进来了。”

    李四喜安抚两句,压根没打算让其他人动手。

    她心里明白,这次追云仍旧不是真心实意要对付淮安,不过是怕坐牢才故意答应下来。

    说不定追云到了淮安面前,会如实说出这件事,继而待在这个男人身边,彻底和秦府作对。

    秦若寒点点头,对她的话没有任何意见,“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管了。”

    “好。”

    李四喜终于松了口气,跟他说着别的事回去睡觉。

    过了两个时辰,天已经蒙蒙亮。

    她起来去到柴房,居高临下看着还在昏昏欲睡的追云,“看来你一点都不害怕和担心,哪怕知道即将要去对付太子,也没有当回事。”

    “奴婢,奴婢是觉着养精蓄锐才能够好好做事,夫人尽管放心,奴婢定然会不负众望,把太子杀之后快!”追云擦擦口水,连忙站起来说尽好话。

    李四喜却完没把她的这番话放在眼里,只是嗤笑道:“不管你怎么说,今日你都非去不可,从现在开始就准备准备出发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此处。

    看着她的背影,追云一下子没有了恭恭敬敬的想法,眼神也渐渐变得有些冰冷。

    不过多时,一辆马车在王府门口备好。

    她上了马车,就见李四喜也坐在里面。

    “夫人,今日你也进宫吗?”追云愣了愣,像是没想到她会跟着。

    李四喜勾唇,“我不进宫怎么帮你对付太子?再说你是个无名无分的人,不可能随意进出皇宫,必须我来带着才行。”

    “难为夫人了,这回奴婢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追云咬紧牙关,神色很是郑重。

    李四喜没有再理会她,只是低下头闭目养神。

    她根本不想搭理追云,这种人不到紧要关头,是绝对不会露出真面目的。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皇宫门口。

    李四喜下了马车,第一眼就看到了早就等待在皇宫门口的赵福。

    她带着追云上前,“这就是要进宫的宫女,你把她带到淮安身边,其他的就什么都不要管了,若是淮安出事,无论如何都要护送她从小路离开。”

    “是。”赵福答应一声,伸出做出请的手势。

    追云迟疑片刻,忍不住问道:“夫人,你不跟奴婢一起走?”

    “我就不过去了。”李四喜摆摆手,“我去了容易惹人注目,你直接去找淮安就是,我在御花园等着消息,记住一定要谨慎行事,别被人抓住了把柄。”

    “是。”

    追云答应一声,回过头看了看赵福。

    她不知道这个太监是谁,但看穿着打扮是宫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来李四喜还真是有能耐,在她去江南不到半年的时候就拉拢了这么多人。

    等着追云进皇宫以后,李四喜才缓缓收起笑意,

    她已经提醒追云了,要是淮安真的出事,她必定会想办法让人互送追云平安离开,从今以后好好对待她。

    现在到底要不要帮着她对付淮安,就看追云接下来是怎么考虑的了。

    思及此,李四喜忍不住有些想笑。

    她倒是要看看,淮安和追云见面之后,两人能商量出来什么反将一军的办法。

    想到这里,李四喜就不急不慌去拜见徐皇后了。

    看她出现在这里,徐皇后很是热情的摆摆手,“行了行了,不用这么行礼,快过来坐吧,尝尝本宫让人从内务府拿来的月荷,最适合泡茶了。”

    “多谢皇后娘娘。”

    李四喜眼神微闪,坐下来笑道:“最近忙着很多事,还没有来得及去郡主府里看看,青梅她怎么样?”

    “青梅好多了,最近能够慢慢说话,太医说不过两个月就能够完恢复,还有淮扬最近也很能干,不断帮皇上做了很多事,皇上对他赞赏有加,连在芳华殿祈福的淮安都很少过问,本宫主动提起的时候,他也很不耐烦。”

    说到此处,徐皇后的笑容越发灿烂,“再这样下去,太子之位很快就是淮扬的了,不管淮安之前有多能干,现在他屡次做让皇上不高兴的事,就注定会失去他父皇的信任。”

    “娘娘说的是,不过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甚至还要帮着小皇子殿下才行,朝廷很多人都觉得小皇子殿下无能,这种偏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在改变之前,很多人都支持淮安继位,因此必须要不断加把劲。”李四喜低声提醒,心里有些担忧。

    太得意会对敌人掉以轻心,她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

    徐皇后听了她的话,并不觉着她是在教训自己,“好,就听你的,秦夫人你出谋划策肯定会好起来的。”

    “多谢皇后娘娘信任。”

    李四喜扬起灿烂笑容,终于松了口气。

    她跟徐皇后说了一会儿话,便迫不及待去御花园赴约。

    李四喜还没进去,就远远看到赵福正慌里慌张的来回走动着,仿佛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大事。

    看出他的不对劲,她并没有慌乱,反而径直问道:“是不是芳华殿那边出事了?”

    赵福惊讶道:“夫人怎么知道?”

    “我既然带人过来,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就直说吧,到底怎么了?”李四喜理了理衣襟坐在石亭里,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赵福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带来的那个丫鬟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接近太子之后,两人撺掇着说了一会话,丫鬟就直接带着太子去了御书房,一炷香的功夫还没出来,这也就算了,皇上却突然让奴才出来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还真是有意思,这两人演戏演到皇上面前去了,也不怕揭穿了会有不好的下场。”李四喜嗤笑,却并不惊讶。

    她确实让追云去刺杀淮安,但并不是真的想要有个替罪羊帮自己报仇,而是知道追云怕死,不想直接去坐牢,所以才选择接下这个任务。

    只不过追云现在应该明白,她要是杀了淮安自己也活不成,再说她已经背叛,在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索性用她被派来刺杀的这件事告诉淮安,试图待在淮安身边,

    虽然淮安自私自利,但不吝啬,对身边女子该花的银子一文都不会少。

    她要是追云,思虑以后肯定也会毫不犹豫选择反水。

    两人一路上不停说着话,很快就来到了御书房。

    看到皇帝正背着手站在书案边,一旁的淮安和追云俱都低着头,很是害怕忌惮的样子。

    李四喜迅速收回目光,对现在的情况隐隐猜到了几分,“皇上,您这个时候叫臣妇过来,所为何事?”

    “这个女子你认不认识?”皇帝径直指了指旁边的追云,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李四喜依言看了一眼,“认识,这是追云,从前在府里伺候的。”

    “她说你逼迫她来暗杀淮安,可有此事?”皇帝继续追问,语气里才带了一丝怒火。

    淮安也连忙上前两步,“父皇,儿臣从来没和秦大人作对,就算从前多有不快,在芳华殿禁足的这些日子,儿臣也已经平心静气对谁都不在意了,可没想到秦夫人竟然穷追不舍,一直以来都想置我于死地,儿臣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完这番话,李四喜没有吭声,只是径直看向皇帝,“臣妇从来没有派人暗杀太子殿下,反而是殿下在臣妇和秦若寒刚进京城的时候,就故意安排追云来我们身边当眼线,交代追云下毒害死若寒。”

    “竟然有此事?”皇帝当即皱眉,脸色也阴沉下来。

    李四喜点了点头,看到追云心虚的脸色,更是冷笑道:“臣妇那时候不想惹是生非,暗地里给追云一些银两让她去江南生活,不知为何前两日突然回来了,不仅仅要伺候臣妇,今日还要臣妇带着她进宫看看,臣妇正巧也想看望皇后娘娘,就把她带过来了。”

    她顿了顿,神色黯然,“可臣妇真的没想到,追云竟然会和太子殿下联合起来污蔑臣妇。”

    皇帝紧紧皱着眉,看她红着眼低下头的伤心模样,心里不免有些沉重。

    他再看向淮安,脸色也随之肃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皇,儿臣不知道秦夫人在说什么……”

    “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李四喜眯起双眸,缓缓上前,“你若是不知道,为何会那么巧和追云来到这里告状?现在也可以把追云的家人找过来,问问他们是否知道你用他们家人性命威胁追云做眼线。”

    一听这话,淮安瞬间没了声音。

    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追云的家人们看到他父皇,必定会吓得什么都说。

    看出他和追云的脸色都古怪,皇帝心里瞬间起怒,眼里也隐隐划过一分厉然,“追云,朕问你,你从江南回来,处心积虑来到秦府,再想办法跟着秦夫人进宫,到底是不是为了和太子联合起来陷害秦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