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六十一章 逃出生天
    谢小渔站在窗边仔细研究着楼下的地形,想看看自己从哪里跳下去才不会被摔成一滩烂泥。

    她满面愁容,好兄弟现在还在医院里受罪,今天就是无论如何她都要尝试能不能出去。

    她特地跑了很多个房间,就连厉廷川的房间也不放过。

    终于找到了一个保镖相对薄弱的地方,她拿出来这些天在别墅里自己制造的绳子。

    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她先是去看了看在房间里熟睡的厉子轩,然后才放心的找到了一处没有人居住的房间。

    先把绳子抛出窗外,趁着保镖不注意顺势滑落下去。

    绳子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她只好跳了下去。

    幸好她的体重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响动。

    趁着保镖不注意她隐藏在花花草草后面,一路跑到了正门处。

    保镖不知道是猜测她肯定会走东侧门,大部分保镖都集中在那里。

    以至于谢小渔大摇大摆走出了大门口居然无一人发现。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谢小渔兴奋地跑了一段路,实在是跑不动了才停下。

    又走了一段路程,来到了闹市区,她随手打了辆出租车。

    “师傅,去市中心的医院,快点。”她边说边往后看。

    幸亏厉廷川的保镖没有追过来,她松了口气,仰躺在座椅上。

    “好嘞,坐稳了。”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出租车的速度陡然增加。

    谢小渔被吓了一跳,这司机师傅也太实在了,她也没说要那么快啊。

    不过反正她也赶时间,就没跟他计较那么多。

    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只走了二十分钟。

    谢小渔还是打心底佩服这个司机的业务能力。

    她一刻都不敢耽误往梁怀州的病房内跑去,直到看到梁怀州完好无损的躺在病床上。

    她才切切实实松了口气。

    “我说来就来,一点都没有耽误的。”谢小渔喘着粗气关上房门。

    上次保镖怎么都没有调出来监控,现在就希望这个监控再坏一次,不要被厉廷川知道她来医院了。

    不然那个男人说不定又要想些什么没用的惩罚。

    梁怀州也跟着笑笑,再次扯到了伤口,“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

    谢小渔总觉得他这话说的自己可怜巴巴。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一辈子的好兄弟。”谢小渔给自己接了杯水,一饮而尽。

    又给梁怀州接了杯水放到了床头。

    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床头,“不好意思,来的太急了,都忘记给你买束花了。”

    不过谢小渔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你父亲也没有来看望过你吗?”

    看着这根本没什么人气的病房,想来也没什么人看过他。

    梁怀州摇摇头,“没有,这点小伤我还不想告诉他,唠叨就算了,一把年纪还要跟着操心我的事情。”

    谢小渔点头,确实如此。

    “那就没什么人来看望过你吗?”

    如果这两天都没什么人来看望过他,那他还就真的算是惨兮兮了。

    梁怀州的气色比之前离开的时候好了不少,想来这几天医院里也没有亏待他。

    梁怀州自己反而没什么伤感的情绪,知道这件事情的就这么几个人,其他人不知道就算了。

    “除了黄毛这几天回来看看我,顺便帮我请了个义工,其他就没什么人来过了。”梁怀州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现在的身体很是虚弱,就连医生都让他多加休息,可是看到谢小渔,他还是不舍得休息的太久。

    谢小渔照顾他吃完了午饭,又看着他入睡。

    直到了傍晚时分,谢小渔坐在出租车内,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

    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回去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留个后路。

    现在到底怎么样才能在那些保镖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

    这个问题足足困扰了她一路,已经离别墅没剩多远的距离。

    她还是没想出什么两其美的办法,就让司机把车停在了离别墅一段距离的地方。

    自己徒步走了回去,围着别墅转了一圈,连个狗洞都没有,看来还是得走正门进去。

    正当她站在门口犹豫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的汽车鸣笛的声音。

    差点把她的魂都给吓出来。

    厉廷川喜好安静,所以这栋别墅远离市区,根本就没有第二户人家的出现。

    可是现在厉廷川已经在国外,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回来。

    就算是他愿意,温清灵那个女人也会使劲浑身解数把他留下。

    就算她在心里如此劝慰自己,也无法磨灭内心的恐慌。

    见她久久没有回身,身后的汽车再次鸣笛两声。

    谢小渔不知道为什么从中听出了他的怒气。

    强打起胆子回头,就看到厉廷川那张五官俊逸的脸上饱含怒气。

    谢小渔突然就意识到厉廷川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早!

    肯定是那群没人性的保镖通风报信。

    谢小渔一阵头皮发麻,在厉廷川似笑非笑的眼神中缩了缩脖子。

    退到了一边,厉廷川也不做停留,直接驾驶者跑车进了车库。

    此时此刻,谢小渔已经不想跟进去了,她只想逃离这个男人身边。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周围的几个保镖强行请她进了客厅。

    她刚回到客厅,就看到了风尘仆仆的男人还穿着带有褶皱的西服。

    脸上是谢小渔不敢直视的怒意,她扭扭捏捏走到了厉廷川的面前。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想起来我的画还没画完,突然就有灵感了!我先回去了。”

    她刚要抬腿,就在厉廷川危险的目光中放下了。

    “我离开了这么久你都没时间画?偏偏要这个时候画?”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起伏。

    越是这样越让谢小渔更想离他远点。

    “画画是讲究灵感的,我这不是才有的灵感,现在就去。”说完,她撒腿就想开溜。

    却感觉跑了几步都在原地踏步,只觉勃颈处有些喘不过气来。

    回头就看到了男人面无表情的抓住了她的后衣领。

    “厉廷川,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快放开我!”谢小渔自以为理直气壮的怒吼道,实则心虚的不成样子。

    “你说我是为什么?”厉廷川的声音极近,她感觉到耳后传来一阵阵暖和,皮肤都忍不住起了层层战栗。

    “死变态!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谢小渔挣扎着扭动身子。

    她感觉自己就是厉廷川手中拎着的一只小鸡仔一样,毫无尊严。

    “谢小渔!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不清楚?还要我讲给你听?”